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千王之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出山

千王之王 九头鼠 4217 2005.11.05 22:04

    

  两个人都想知道答案,竖起耳朵仔细的听。

  男子说:“从一开始那个年轻的人就准备了这场局,引那个中年人上当,他在前几局里偷了一张牌准备好放在左袖口中,中年人忽视他左手的原因是:那个年轻人的右手一直都有小动作,这些小动作幅度虽然很小,可是却都是为出千做准备,他的右手要调整好角度,袖口的衣袖的放置,以确保万无一失准确无误,这些小动作很细微,不仔细根本无法看见,还以为是很自然的动作,然后就是等待机会,你看他一共退出四把牌,这是心理战术,让别人以为他心浮气躁,没有耐性,这一把更是如此,他在看完最后一张牌时候就已经把袖口中方块八换走了,而且他左手换牌的速度比右手要快得多,目前他所做的可以在二十分之一秒内换完牌,比右手快两倍,与此同时右手却做了一个退牌的动作,中年人根本没有留意他左手的动作,随后就在他压赌注时候,他双手抱钱把一千万推到前面时把原来的牌塞到了钱里面,然后他和中年人对峙,当中年人说话的时候他的右手开始动,只不过他这个动只是吸引中年人上当而已,因为他桌面上的牌以十分之一秒时间迅速进入袖口然后再弹出来,在中年人眼里他是在换牌,实际上那张牌还是那张牌根本没有变,就是这样。”

  “哦,原来是这样,那个人可真够苯的!”女孩子嘻嘻一笑。

  “不是他笨,是他对自己的眼睛太自信了!我相信他现在已经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了!”男子看着屏幕淡淡的说。

  “啊,那个年轻人岂不是要糟糕?”铁鹰已经知道男子为什么这样说了,因为他看见中年人眼里精光四射,一下子站起身来。

  “怎么办?”长发女子有些着急,他对这个古铜色皮肤,一脸阳光气息的泰国男孩子印象很好,不由得替他担心起来。

  “放心,他即使知道也不会说出来,说出来只会自取其辱!”铁鹰和长发女子很奇怪,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说,既然知道别人出千的秘密,戳穿当然对自己有利,又怎么会自取其辱呢?这根本不符常理啊。

  男子嘿嘿一笑:“如果找到的那张扑克牌在那个中年男子扔出的钱里,你说裁判会相信谁呢?”

  “什么?你说那张扑克牌在他的钱里?这又是怎么回事?”铁鹰站在旁边虽然没有说出来,看他的眼神已经知道他也很迫切要在知道答案了,只好借长发女子的嘴说出来。

  “这个简单。最先把一千万推出来的是中年人,这一千万是筹码,本次赌局双方分别是五百万的现金和一千五百筹码,中年人最开始用的是现金,并且在他面前一字排开,变成了高二十五公分的钱堆,而那个年轻人推出的一千万是五百万的现金和一个五百万的筹码,而且年轻人面前的筹码不是一字排开堆砌的,而是分两部分,这样他推出那五百万现金的时候,只要他的左手的动作很细微,且位置在桌面以上十公分范围内,从中年人坐的位置来看被他自己的钱堆挡住了视线,再者年轻人的筹码不是一字排开的,那样他的钱在接触中年人钱堆的时候就可以很容易的把左手里的牌射入中年人的钱堆里,然后他在拿自己的钱赌住中间缺口部分,这样就是中年人说出来了,你说裁判会相信谁呢?”男子笑着说。

  “哦,怪不得一场赌局会使用筹码和现金,原来早有预谋啊。”女子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铁鹰眯着迷胧眼睛,还没有反应过来。

  男子接着用手轻轻拍女子的肩头说:“说你笨,你不相信,这下你该相信了吧,这是一招险招,只要留意一下他所有的动作,就必然被识破,特别是遇到高手的时候千万不要,很危险的”

  这三个人正是失踪了四年之久的何不去,站在他身边的就是他在空门带走的乐儿,另外一个是铁鹰。

  四年前何不去带领乐乐离开了空门,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也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直接回到了他长大的那个村子。

  何不去知道以他现在的能力根本不足以和白啸天抗衡,无论从赌术、金钱还是其他任何一个方面,他都处于下风,如果白啸天真的要他性命,根本不用费吹灰之力,就像碾死一只蟑螂那么简单,换做以前他一定会不顾任何人劝阻去和白啸天讨个说法,就是死也无所畏惧,大不了脖一伸腿一直,十八年后还是一条好汉,可是他现在不行,他身边还有一个乐儿,那是匹夫之勇只会坏事,空门唯一的生存者,他要贸然去的话只会害了乐儿,这个时候他想到了他长大的地方,想起了抚养他在长大的李老头子,他心里还有许多的问号需要老头子解答,正好利用这个时间把空门的秘籍好好参详,用找机会对付白啸天。

  这四年来,他每天都在练习赌术和功夫,和他一起练还有那个铁鹰,铁鹰是老头子没事闲逛是遇到的一个孤儿,当时才八岁,傻楞傻楞的,就是天生一副好身骨,每天都在街上耍刀弄棍的,然后就是缠着街边的赵瞎子讲评书,特别向往评书里嫉恶如仇、杀福贫济、高来飞去的侠客,自称自己是大侠,于是老头子就他把带走了,带给了一个身负绝技的一个朋友,直到何不去下山的第二年,老头子的那个朋友年老病势,老头子才把铁鹰接回来,做这件事情时候,老头子就是一时发善心,事后就忘的一干二净,在何不去面前提都没有提过,突然冒出一个师弟来,这到让何不去很吃惊,不过他也很高兴,至少自己不会寂寞,没事也可以拿他调侃一下,有一点铁鹰很倔强,那就是无论何不去如何诱惑就是不学和赌博有关的任何东西,这到让让何不去大费脑筋,他自己这样想的,如果铁鹰学会两个人可以没事玩玩,铁鹰却是铁了心就是不学,他说那是害人的东西。

  四年中每到深夜何不去就会感到莫名伤感,空门那冲天的火光,空空子那忧虑的眼神,沧桑的面孔就让他忍不住心如刀绞,每一次何不去都会问老头子他和空门到底有什么关系?老头子通常都是递给他一个壶酒,永远都不回答。

  尽管没有答案,可是何不去还是一直不停的问,直到有一天,老头子终于张开了嘴,他给何不去讲一个故事:说有一个山上采茶的姑娘,长的端庄秀丽,楚楚动人,有很多人都对他心怀不轨,只有一个男孩子从来都没有对他有非分之想,就连走路都会和姑娘拉开一定的距离,生怕姑娘误会,有一次姑娘在山里的小河洗澡,小河的另一边是条小路,经常有人走动,男孩子一直在旁边守侯怕别人去偷看,事后别人都笑他上傻冒,多好的机会就这样错过了,可那男孩子说他愿意。他心思没有知道,其实他没有告诉任何人他很喜欢那个姑娘,怕瘦弱平凡的自己配不上他,只有把这份情留在心底,每天远远的看见她就足够了。

  一年过去了,男孩子爱意越来越深,他还是没有勇气表达,直到有一天别人告诉他,茶场的公子强奸了她,他无法相信这一切,疯了一般的奔去,他走到时候正看见她泪流满面慢慢正在穿衣服,外衣散落在地上,那个公子满脸的汗水,一脸的满足,旁边围了很多人在嬉笑,他冲想前痛扁了那个公子,原以为她会感激他,谁知道她却狠狠给他两个耳光,骂他多管闲事,现在木以成舟,生米煮成熟饭了,她愿意跟那个公子一辈子,她还告诉周围的人,当天晚上到她家里吃饭,庆祝她找个好郎君,好警告他不要前去扰了她的好事,她不想再看见他,看着她挽着那个公子扬长而去,他的心都碎了,于是他离开了那个小山村,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伤心地。

  说道这里老头子反问何不去:“如果你是那个男孩子你会恨那个女孩子吗?”

  “当然,我恨不得杀了他!”何不去恶狠狠的说。

  “这就是仇恨的根源,因为你所看到的未必是真相,如同你看到了灾难,可是灾难背后有可能是喜剧,你看到了快乐,可是背后有可能是不尽的泪水,世间有多少事情都是自己的眼睛欺骗了自己,你明白吗?”老头子语重心长的说。

  何不去的心弦无风般的狠狠动了一下,似乎扑捉到了什么,又在手中溜走了,他知道故事还有继续就问:“后来呢?”

  “这个男孩子离开了以后,发奋的学习,什么都学?文治武功,天文地理,就连小偷如何去偷窃他都去研究,他需要时间来忘记,需要太多的事情来麻醉自己的,可是他越这样她的笑容她的样子在他脑海里越清晰,他恨自己不争气,恨女孩子太绝情,如果当时她只要说一声,他什么都会为她做,甚至去死。三十年过去了,男孩子也到了半百之年,心里一直有个波澜在动,他知道是什么,于是他回到了那个山村,才知道事情远远每有他想象的那样,他离开的那个夜晚,女孩子做了一顿很丰盛的晚餐,请当时在场的所有人,要他们为自己的爱情做证,她的家太小,她把晚餐移到一个宽大的山洞里,那顿晚餐吃了整整一夜,所有都醉了,快到凌晨的时候一场大火在山洞里燃烧起来,所有人都葬送火海,她用死捍卫清白,用所有冷漠的人为她陪葬,也就在那个村里永远不会忘记的凌晨,人们都听到那个女孩子撕心裂肺的呼喊,越来越弱,可是一直没有停止,直到死去,呼喊的就是那个男孩子的名字。”老人的声音比较低沉,他尽量使自己自己保持镇静,可是何不去还是听得出那压制语气后面的激动,他抬头望着老人,老人立刻转过身子,何不去分明看见他的眼睛升起一层迷雾。

  何不去听到这里原来心里坚不可破的恨无情般的瓦解了,而且变得空空荡荡的,心也不知道飘到了那里,他猛的往喉咙里灌了一大口酒,才发现脸有些冰凉,用手一抹,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泪流满面。

  “他就是你吗?”何不去已经猜到几分。

  老人没有回答。

  “你要记得无论在你面前发生什么事情,你都要仔细的考虑认真斟酌,因为你的眼睛有可能欺骗你。”老人说完这句话就走了。

  何不去呆在当场,他知道老人在暗示什么,是不是空门的事情?他不明白。

  乐儿只和铁鹰习武,她比较喜欢赌术,可是何不去没有让他学,一点都不让沾,就连他自己练习的时候都躲着她,这使乐儿很不高兴,经常发牢骚,说何不去偏心,人家铁鹰就是不学,你偏偏想尽办法诱惑他,自己想学他却偏偏不让,每当这个时候何不去只有苦笑,何不去有自己的想法,他知道乐儿想学赌术的原因,她是想通过自己的方法去为死去的爷爷,空门死去的众人报仇,可是和别人赌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需要的是丰厚的经验,冷静的头脑,灵活的应变能力,这些乐儿都不具备,要是真的让她学会无疑是害了她,何不去也不想解释,希望她以后慢慢就会理解他的苦心的。

  四年来铁鹰和乐儿不断的习武,乐儿的身手也是一日千丈,何不去的赌术也日渐纯熟,有一天何不去突然对老头子说,他要下山,老头子没有阻拦他,只是告诉他遇事冷静不要意气用事。

  那一天之后中国乃至世界因为何不去的出现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这是何不去所没有想到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