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千王之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珍宝是垃圾

千王之王 九头鼠 2823 2005.08.29 17:51

    何不去想起那个女孩子的临走时的眼神就后怕,深情中带着无限柔情,柔情外还带有挑逗,让何不去不寒而栗,拉起哥几个跑到赌场的另一面,抓紧时间赌钱,然后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除了何不去以外这哥几个除了看热闹还是看热闹,小强为了表现自己比别人老成比别人成熟比别人能够吃的开,手里攥着自己的私房钱拉着老四去赌博,他扬言:让老四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赌术。

  而老大则继续装他的公子爷,有了先前的一番折腾,老大也没有了以前的拘束了,举手投足之间确实有那么一点纨绔子弟的样子了,咋一看还真像。

  何不去和老大转了一圈又回到女孩子玩骰子的地方,有两个原因,玩这个的人流动大,都是过来碰碰运气无论输赢几把牌就走了,再有这个效果比较明显赢的也比较快。

  何不去和老大并排坐好,老大做主位置,何不去坐旁边,他右手边提的大箱子最显眼了。他们压的不多,赢多输少,十几把牌下来赢了十五万左右,赢的时候老大手舞足蹈,输的时候垂头沮丧,也没有看出端倪来,可是何不去却发现一个问题,有两个人一直坐在那里陪何不去玩,老大压大他肯定压小,老大压小他肯定压大,每次都和何不去作对,几轮下来何不去觉察到不对,老大只顾做他的表演这个他一无所知。

  何不去用眼角的余光细细的打量他们,两人都是一身黑西装,一个戴金丝眼睛,面带微笑,一个红脸一个白脸,红脸面色红润,容光焕发;白脸皮肤细腻,柳剑弯眉,沉稳冷静,相比之下白脸应该是主要人物,这到底是什么人物 ?他们有何目的?

  何不去决定试他一试验,何不去在赌术常用的就是扑克牌和骰子,扑克牌主要得益一他十年来苦练的手法加上超强的记忆力、敏锐的眼光,庄家洗一遍牌何不去可以牢记每张牌的位置,还有就是用快如闪电的手法换自己所需要的牌,在赌界上到处吹嘘说可以利用听出扑克牌的点数,这纯粹是胡吹,因为每副扑克牌印刷的材料不同,震动所产生的声音也不同,而且差别也极其的微小,以人的听力在嘈杂的赌场去分辨这些细微之处是绝对不可能的,唯一点就是利用各种辅助工具,各种方法来出千,只有出千的高手才可以稳操胜券,再有一种就是异能,像透视眼,超能力等,拥有这些能力的人大都是修行之人,他们很少介入纸醉金迷的现代社会里,多是隐居山林与世无争。

  至于骰子,何不去自小就拥有一股不同与常人的能力,这种能力随年龄的增长越来越强,当他意念专心于骰子时,骰子清晰的影象就会映于他的脑海里,特别是上次他用自己的鲜血滴入脖子上那块怨晶上时,他的这个能力突飞猛进的飞跃了好几个层次,至此他才可以有信心来执行他的疯狂计划。

  何不去坐在老大旁边小声对老大讲:“一会我让你压注的时候,你要翻倍压注。”

  老大恩了一声,他们在坐之前就商量过,何不去单手我啤酒就是压注,双手握啤酒就是退出,老大心领神会。

  庄家开始摇骰盅,何不去用意念了解是豹子四个五,也就是说压大压小都输,除非你压到豹子上。

  何不去右手我啤酒罐,老大明白:“十万!我压大!”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白脸的点点头,也扔到桌子上十万,他老样子选择的是小。

  何不去已经看得出,他们似乎也知道里面的是豹子,因为何不去看见他在压注时候犹豫了一下,显然他不明白老大的做法。

  何不去心里嘀咕难道他也会什么超能力,不然他怎么知道底牌呢?

  两个人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两人起身,白脸的说话了:“两位朋友,我们是否可以到贵宾室一谈?”

  何不去立马明白了,原来是个托,靠!

  “好啊!”老大得到何不去的指点答应了,老大走在前面,何不去拉着个大箱子走在后面,一行四人进了最高级豪华的贵宾室。

  “二位请坐,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孔振飞,他是我助手,叫齐名!”孔振飞

  “我叫何不去,他叫田永”何不去说,然后他继续说。

  “孔振飞,男,三十一岁,大通国际实业集团副董事长,主要负责大通集团在娱乐领域的发展,三年前成功进入世界第二小的国家摩纳哥,并且入股蒙特卡罗赌城建立世界唯一一个华人参与的摩纳哥赌场,号称微笑教父,在摩纳哥是举足轻重的名人。”

  “听说最近和蒙特卡罗的头号人物雷傲的爱女丝丝产生情愫,不知道何时候喝你的喜酒啊?”何不去歪个脖子看着孔振飞。

  老大可不知道这些,何不去说这些他业不觉得怎样,可是孔振飞的反应可不一般,心里是大大的惊讶,今天来这里纯粹是消遣,刚才他妹妹告诉自己说这里有个很有趣的年轻人,身手不一般,自己一时好奇便和何不去对上了,最后一把他知道是豹子,不想把钱就这么扔进去才提议来贵宾室玩一下,自己的这些情况就被人家脱口而出,自己仅仅知道他的名字,还是人家主动告诉自己的,对这个年轻人已经不敢轻视,心里的震惊只是一瞬间而已,孔振飞哈哈一笑恢复正常状态。

  “何兄说笑了,我今天只是想玩玩,不知道何兄弟有兴趣吗?”孔振飞把玩着像艺术品一样摆列在屋子四周的各式赌具。

  “好啊,想玩什么?”何不去把啤酒喝完扔掉空罐子。

  “不过我先声明,我只有刚才赢来的二十几万其他的我没有。”

  “没有关系”

  “这里的每一样赌具你可以随意选择,只要你喜欢就可以,我无所谓。你看如何?”孔振飞笑容里带着另外一种因素。

  何不去拿起一个骰盅眉毛一挑:“这些都是你精心选的吗?价格可都不菲啊。这个麻将是镶了钻石的,这个牌九是上等象牙雕制的,这个骰盅是镶了金边的,哦,还是白金的。。。。。。。。”

  何不去一边看一边说,说者随意听者有心,越听越心惊,老大那边手都已经开始颤抖了,天啊,有人既然用这么珍贵的东西做赌具。

  孔振飞却是另一个感觉,他的这些东西都是纯手工工艺制做的,不要说是赌具,就上作成花瓶,盆碗,从工艺的精细,所花费的工夫和国际最高级的设计师设计的样式和颜色的搭配,本身已经比所用的材料不知高出了多少倍,有很多人看了之后都被深深的吸引,可是在何不去眼里似乎和破铜烂铁没什么分别。

  “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有多少人用这些东西和你进行豪赌?”

  “你为什么这样问?”

  “从这些赌具的磨损程度上来看,应该是经过了很多人之手才会有这个的痕迹,从保养和这些东西的珍贵程度上来说,用这些赌具进行赌博的人身份和地位一定都很高,赌博的赌注都很大,对吗?”何不去手里拿了两个黄金骰子,一边玩一边说。

  “你是如何猜到的呢?”孔振飞没有正面回答反问他。

  “还有更重要的是参与赌博的人都无一例外的输了?对吗?”

  “你知道他们在我眼里是什么吗?”

  “不知道!”

  “也许在别人眼里这些都是价值连城无比珍贵的珍品,可是我告诉你这些在欧文眼里是垃圾!”何不去正色的说。

  啊!众人都大吃一惊,不知道是何意?

  只有何不去和孔振飞在微笑的互相看。

  老大骂道:胡说,这是垃圾,你有多少,我都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