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千王之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千王之王

千王之王 九头鼠 4658 2005.11.05 22:05

    

  何不去下山的第一件事就是给白啸天一个下马威,他这么做有两个用意,一则是看看自己这四年来的进步如何,二则,到白啸天的赌场探探虚实,他的这两个想法简单,却在赌界掀起了轩然大波。

  两个月来,何不去带领乐儿和铁鹰奔走于白啸天的各个赌场变着法的赌,每次带走一千万,第一次带走一千万时铁鹰和乐儿脸都白了,整个晚上他们两个都没有睡觉,嘀咕一个晚上,后来变的铁鹰搬钱都嫌累了,居然发牢骚:说这么多的烂纸片真******重!乐儿拎个皮鞭在后面追着扁他。

  两个月过去了,何不去躺在床上看报纸才知道,白啸天要和去去赌场对战,去去赌场?没有听说过,一打听居然是小强开的,看着这个名字,何不去眼睛湿润了,下山两个月了,每天就是忙着赌,再者就是躲着那些白啸天派出来的暗探,根本没有想其他的事情,于是他带着乐儿和铁鹰就来了。

  现在已经是最后一局了,一共三个贵宾室同时开始的,只有中间的还在继续,其他两个已经结束了,何不去看的很清楚,另外两个贵宾室开始的时候白啸天一方就提出上限是一个亿,赌局可以在这一一亿胜负出来后自由决定是否继续,小强同意了,毕竟去去赌场的资金有限资金在分散了对全局不利,现在两个贵宾室一个赢了一亿四千万,一个赢了一亿八千万,然后退出赌局。

  何不去也不明白为什么,因为他看得出那两个贵宾室的人赌术明显高于中间贵宾室的人,赌下去一定会赢,这明明是一个千载难逢好机会,换成谁都不会放弃,可是他们两个偏偏都放弃了,这个结果只有两个解释,那就是还有比他们更好的机会在等他们,观看了中间贵宾室几把赌局后,何不去才明白他们是在为中间贵宾室赢得时间和资金,何不去看见中间贵宾室的那个人的赌术一般,可是还是在苦苦支撑,他是白啸天换下来的第三个人,第一个输给了朝正,第二个不费力气的就赢了一个亿,正当小强和大家都紧张的时候,把他换上来了,这到让大家很奇怪,摸不清他们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这次和九天集团对阵的是小强的一张王牌,名字很普通叫小羽,赌术可以说是出神入化,最厉害的是他可以在每秒二十张的洗牌过程中可以清楚的看清每张牌的位置,而且他头脑灵活,思维缜密,甚至可以计算出发给每个人的牌,把他放在最后一局实是上上之选。

  之前小羽和他已经进行了五局,输赢不大,对方的虚实也已经摸的很清楚,这局是第六局,不算底牌已经发了三张牌了,小羽是红心9、黑桃K、方块2、他的底牌是红心K,对方是红心A、红心Q、红心J、底牌是红心10;他已经算的很清楚,剩下的一张牌他的是梅花K,对方是梅花A,A一对和三条K,这局他稳赢,所以他开始就是两千万,翻倍压注,跟到现在他单方赌资已经是一亿两千万,他知道每发一张,对方离同花顺就近一点,那么对方一定不会放弃要同花的机会,就一定可以跟下去,最后一张他就会输的很惨,想到这里他心里美滋滋的。

  何不去站在大厅里越看眉头皱的越紧,越看越觉得不对劲,旁边的乐儿也发现了何不去的异常,就问他:“你怎么了?皱个眉头像谁欠你多少钱似的?”

  何不去一边摇头一边叹气嘴里还嘟囔着;“不对,不对,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什么不对?你说什么呢?”乐儿奇怪的问,他很少看见何不去会有什么事情想不开。

  “你看大屏幕那个荷官?”

  “荷官?他怎么了?”

  “我观察了很久,他洗牌的手很稳,牌和牌之间的间距都很均匀,速度也很快,特别是他把两沓牌交错洗的时候,几乎都是一张压一张。”何不去缓缓的说。

  “这有什么问题吗?”乐儿还是不明白他说的意思,就连在旁边一直目不转睛看着的铁鹰也凑过脑袋听。

  “问题就在这里,按说他的现在的水平根本不用做荷官,做巡监都绰绰有余,(巡监是在赌场里面专门来巡视,捉那些出老千的人的官职,通常一个巡监可以看管四个牌桌),如果你是当将军的才能,你愿意做士兵吗?”何不去反问乐儿。

  “我当然不愿意,除非给我比将军待遇还高,我才愿意做!”乐儿很有见解的说,说完立刻就明白了何不去的意思,这个荷官有问题。

  他们在台下小声的议论,贵宾室里已经发了牌,对方第四张牌是红心A,先发牌,果然不出小羽的预料,果然是梅花A,对方马上脸色突变,不过马上就恢复正常了,他把桌上剩余的八千万全部推上去了,原来另外的两个人此时正坐在旁边的观看席上,他们站了起来,把刚赢的三亿二千万都压上了,他们的赌资已经达到五亿二千万,这到让小羽大吃一惊,他没有这么大权利,他向小强望去,右手在桌子下面做了一个手势意思是说一定会赢。

  小强心里也是很矛盾,不知道对方是何意图。

  这个时候对方说话了:“我已经压了五个多亿了,我就不相信我的三条A会赢不了你,我看你趁早退了算了,不然你要再扔上来四个亿才可以,不过我看你们也没有那么多的钱了,嘿嘿。。。。。。。。。。”

  小强心里也很忐忑不安,对方牌面上是两个A,只有三种情况,一是他的底牌是个A,这样他才无所畏惧,二则,他准备出千换牌,他这么有信心的跟牌,说明他要换牌一定很有把握才不至于不被人发现,才会有恃无恐;三他根本不是A,这样做是虚招,可是无论究竟怎么样都是要担风险的,钱不是问题,只是以后就不能再开赌场了,因为在双方对决的时候就有约定,一方输就退出赌坛,小羽的是手势他明白,小羽的能力他也知道,他不是不相信小羽,毕竟这关系到赌场的生死存亡问题,他不能不认真考虑,对方这个做法实在太蹊跷了,不能不防,可是究竟玄机在那里呢?

  最后小强还是决定跟,他要赌一次,大不了回家种田去,他把所有赌场的产权书拿出来,还有他在银行的存款,经过会计师现场计算,价值五亿多一点,看来对方是有准而来,一心要小强破产,计算的金额才会如此贴近,小羽把五亿的产权书和银行本票放在桌面上的时候,小强心里有种很冷的感觉,那种冷是发自内心深处的冷,让人不寒而栗,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在小强身上。

  台下的何不去看的清楚,小羽把赌注扔到桌子上的时候他大叫一声:“不好!”就跑了出去,乐儿和铁鹰连忙跟过去。

  对方看着小羽嘿嘿笑,坚定的说:“你可不要后悔啊。”

  小羽的心里压力也很大,他知道去去赌场明天是否生存全在乎这小小一张扑克牌,不由得也紧张起来,他咬紧牙,他坚信自己没有看错,也没有计算错,这个结果他在脑子里至少计算了有二十遍,沉声道:“发牌!”

  荷官缓缓的把最后一张牌送到小羽的面前,小羽颤抖着手掀起牌的一角,他心几乎要跳了出来:“居然不是梅花K,是梅花七,这怎么可能?这个时候他感觉天突然塌了,犹如一个巨大的洪炉一下子砸到他的头上,让他窒息,让他无法呼吸,他台起头看见荷官的眼睛很微妙的和对方对视了一下,他瞬间什么都明白了,是荷官和对方勾结换走了他的牌,不用问对方一定是A了,他如泄气的气球瘫坐在椅子上。

  那个瞬间大家都明白了,小强也明白了,这个时候就是大罗真仙也无力回天了。

  对方哈哈大笑:“看牌吗?怎么?有勇气跟就没有勇气看牌吗?有这个勇气吗?你开啊?哈哈。。。。。。。。。。。。”

  小强死灰的脸瞬间没有了生气,眼前的情况谁都看的出来,无论是什么牌都是输,开与不开都是输,就在这个时候门开了,一个人走进来,从怀里摸出一物扔到桌子上:“我压十亿,唆哈!”

  小强定睛一看居然会是失踪四年之久的何不去走了进来,压抑不住兴奋的心情,刹那间任何事情都已经不重要了,都抛掷九霄云外,一下子站起来,何不去用手按住小强的肩头轻声的说:“强哥你不用着急,我帮你带钱来了。”

  然后他走到小羽的椅子前,这个时候小羽被人扶到旁边去了,对方一脸的迷胧心里都说:这个人是有病还是怎么的,这不是往火里扔钱吗,是不是钱多的烧的慌啊。

  小强知道何不去来了,知道有救了,面带喜色坐在旁边,对方都奇怪:这谁啊,他们都不认识何不去,不过看小强一脸的笑容,似乎这个人很厉害,可是再厉害两个K也不能和两个甚至是三个A比大小啊。

  何不去笑着说:“怎么?你们不会没有钱了吧?如果你们不跟,桌子上的钱可都是我的了啊,你们先看看我的银行本票是不是真的,再请示一下可不可以跟,我可没有工夫陪你们泡蘑菇,跟与不跟给个痛快话,像个娘们似的。”何不去张口就没有好话。

  对方赶紧打电话,然后验何不去的支票,只十分钟一切搞定,双方各压注十亿唆唆了。

  何不去牌面小,先开牌,何不去慢慢的掀起牌,是红心K,K一对,明显输了,然后他叹了口气,说:“我开完了,我的是K一对,该你了,我就不相信你真的是三条A!”

  对方很兴奋快速掀起扑克牌,重重的摔在桌面上,是一个黑桃A,三条A。

  对方哄堂大笑,这时裁判出来验牌然后由北千王彭海宣布:“去去赌场一方,K一对,九天集团三条A,胜方是。。。。。。。。。。。。。”

  何不去突然站起来大声的说:“请问裁判,如果赌局有出千的,会有什么结果?”

  “这还用问,砍手!”彭海心里不舒服,今天都他妈怎么了,来一个说出千,来一个又说出千,难道出千都选日子不成?

  “是任何人吗?”何不去又问。

  “决不姑息!”彭海肯定的说,他不明白胜负已定,为什么何不去会有此一说呢?

  何不去停顿一会张大眼睛慢慢的说:“我怀疑他们出千!”

  一语出,大家都惊呆了。

  “你有什么证据吗?”彭海有了上次朝正的经验,小心的问。

  何不去嘿嘿一笑,“请裁判把他们的桌子上五张牌翻过来就知道了,当然,我只是怀疑!”何不去顿了顿说。

  “怀疑?你说出千就出千,万一没有怎么办?”对方一个瘦小的年轻男子走到近前说。

  “那你说怎么办?”何不去笑笑的问。

  对方无论如何也无法相信明明自己一方是赢的,对方却冒出一个人来说出千,这要换成其他事情都可以忍受,惟独作为一个职业赌徒被人在公堂之上指着鼻子手出千是如何也不能让步的,双方争执愈演愈烈。

  何不去的冷静态度让五个裁判意识到问题不简单,立刻请对方的人离开桌子,在众目睽睽下掀开了那五张牌,对方目视下如遭雷击,因为这场赌局使用的扑克牌背面是灰色暗格子的,可是这五张里面居然有一张是黑色的,在一排灰色里,很是耀眼,彭海再翻过来,是底牌黑桃A。

  何不去带有讽刺的说:“我就不明白,从牌面上看你已经赢了,你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呢?非要弄出三条A才甘心,还有就是你的出千水平也太差了,至少也要弄一张一模一样的牌啊,果然是黑桃A,通体都是黑的。”

  对方无法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在他没有掀牌的时候明明是灰色底面图案的,整个过程不过一分钟:他自己根本没有离开过桌子,而且自己一直留意桌子上的牌,也没有人看见有人动过这怎么可能难到世界上真的有鬼不由得立刻毛发悚然,从头顶凉到脚底,他不知道除了鬼神谁还会有这个本事在眼前把牌换走:“这。。。。。。。。。。。这。。。。。。。。。”激动的再也说不出话来。

  对方三个思考了一会都明白了,今天遇到高手了,其中一个大声的问:“你是谁?”

  “千王之王”何不去仰首沉声道。

  “千王之王。。。。。。。。。。千王之王。。。。。。。千王中的王,王中的皇帝。。。。。。。。。。。。。”三个人默念悻悻而走。

  一时间,千王之王传遍大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