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千王之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梦境

千王之王 九头鼠 5431 2005.08.10 13:10

    何不去立刻呆在那里。

  东方海接着说:“我冥界找过你的资料,连名字都没有,在幻生石无法影射出你的来历,你的过去,一切都是空的,在乾坤典上记载,只有怨晶转世为人后,他的血滴在怨晶上才可以出现五彩光华,我以前也只是猜测,直到刚才我才确认你就是怨晶转世。”

  “即使是怨晶转世有怎么样?”何不去听东方海的说话口气似乎有些畏惧又有些不屑.

  “怨晶乃是怨恨的凝结物。逆天而生,里面蕴涵着无穷无尽的力量,一旦你恢复了以前的记忆,面对转世后的仇人你将会不惜一切代价去索取,到时天地间又是血腥一片,杀戮重演,人间将生灵涂炭,血流成河。”东方海沉重的说。

  “你少说的恐怖,危言耸听,我不是一个爱杀人的角色,再说如果我不是你所说的什么怨晶重生呢?一切都是你自己在那里猜的,我又没有得到证实,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话又说回来,你说你是监天使,你有证据来证明你自己吗?即使我是怨晶转世,手脚长在我自己的身上,杀什么人做什么事,还不是由我自己控制,我总不会突然之间像疯子一样手里拿把刀,见人就砍吧?”何不去一口说了一大堆。

  东方海的眼里立刻闪出一道寒光,转瞬即逝。

  “当然,这和一个人的意志力有关,只要监守正义,不被心魔蒙昧心头你是不会做出对不起世人的事情的,我这里有一个仙界的至宝,名曰:星石。放在身上有清脑镇神的功效,它是吸收星光所化。他还有一个功效就是辨别人间人的善恶,善者亮白光,恶者红光,罪大恶极者紫光,你我有缘,现赠送与你,无论将来发生什么,你要牢记,为人善者,善在内里而不是外在,世间一切的虚无飘渺都是一场空。

  东方海放在他手里一个凉凉的物件,话音一落,何不去觉的眼前一阵风吹过,东方海飘然而走,远远传来一句话。

  “前世浮沉,今世如烟。”

  何不去闭上眼睛,想着东方海说的话。

  东方海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告诉自己这些?他有什么目的?难道自己真的是逆天而生的怨晶转世吗?

  他摘下脖子上的那块玉,平淡无奇,看不出有什么新奇之处,恍惚中睡去。

  何不去被一阵风吹醒,他睁开眼睛,眼前是一片汪洋大海,海边站立着两个人,一男一女,他们穿的是古装的衣服,何不去看不出那是属于那个朝代的衣服,男子眉目中带着忧郁,女子紧紧握住他的手,充满爱怜的晶莹如水晶般的眼睛注视着他。

  男子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难道真的没有其他的办法吗?”女子问,声音中还带有一丝的渴望。

  男子苦笑了一声,目光转向大海,海面上风浪滔天,一浪追逐一浪,海风伴随着浪花涌向岸边,何不去就横躺在两人身后的一丈的沙滩上,两人的话语清晰入耳。

  海风夹杂着细小的沙砾弥漫在空气中吹得何不去睁不开眼睛,还好他有眼镜,不然早已经成了沙砾的休息之地了,只好转过头,避开迎面吹来的海风,海风还是吹得他衣服猎猎之声不断。

  何不去发现比他还靠近的两个人丝毫没有受到海风的影响,衣服很平静的附在他们身上,就连头发都没有风吹飘扬的迹象,何不去很奇怪,仔细观察后发现,风到了他们面前就向失去了力道,消失的无影无踪。

  男子安静站立一阵,右臂揽过女子的肩头,两个人都面向大海,女子把头偎依在他的胸前,无限的眷恋。

  蓝天白云的静翳和翻滚不停的浪花构成一副完美和谐图画,静中有动。动中有静。

  “九转乾坤阵一经触发便无法停止,你必须离开,届时这里的一切都将化为灰烬,惟一的一个办法是我用七星困海之法,用七星的力量的把此处镇住,可是也只是一时之计,伴随九转乾坤阵的不断运行吸收天地间的灵气,总有一天会脱离七星力量的束缚,所以你离开以后千万不要回头,一直向西行,在西方有一个所在叫无花谷,是我的好朋友水玉山居住的地方,那里很安全,你可以在那里把孩子生下来。”男子的目光柔和的看着怀里的爱人,眼里浓厚的爱意无法掩盖那淡淡的忧郁。

  女子转过身子,何不去看见她小腹微微隆起,看样子已经有了身孕。

  “你呢?你怎么办?”女子的泪水无声的流下来,紧咬嘴唇,用手攥着袖口,擦拭滴下的泪水。

  “我要留下来帮助他们,再说此因为我而起,我必须负责。”男子坚定的说。

  “你一定要来找我,我不希望我们的孩子一出生就没有了父亲,他需要有你的关爱,才可以健康的成长,我也需要你的爱,是你让我明白什么是真爱。”女子强忍着没有泣出声音哽咽的说,惟有眼泪顺着眼角流下。

  男子没有言语,只是用手臂紧紧的搂住女子,生怕下一刻女子就会离她而去。

  天地间骤然变的阴暗,两个人身影在斜阳下变的高大,偶尔海面上飞翔的海鸟传来几声嘶鸣,海的尽头夕阳落下,海水泛着星星点点的光芒,天边红霞一片。

  何不去不知道这是那里,自己怎么会在这里,那两个人又是谁?自己和他们那么近,他们怎么一点察觉都没有呢?自己是不是在梦中的,因为刚才明明是在树上怎么一下子没注意就跑到海边来了。

  何不去用力的掐了自己的腿,钻心的刺痛从着手处传来,何不去又大骂自己蠢,试试是不是梦也用不着那么用力啊。

  原来不是梦,何不去在刺痛中肯定自己的判断。

  何不去正醉心的欣赏这海天一色的美丽景色的时候,一阵非常猛烈的风从他背后袭来,风中似乎还夹杂着沙砾,刮着何不去背上火辣辣的痛,不由的闭上眼睛,把身子尽量紧贴在沙滩上,以减少冽风对脊背的侵蚀,大风过后,何不去睁开眼睛,心里又是一惊,眼前的场景已经大变,不是海滩,是广场。

  这个广场四周是高耸入天的松柏,中间这一片平坦,在这块平坦的平地上突起许多的巨石,这些石头按奇怪的方式摆放,摆放成一个奇怪的图形,像是一种阵势。

  广场中央位置放着一个供桌,供桌上摆着香案,食指粗细的香已经燃烧过半,烟雾在空中袅袅飘散,中间的供品、红烛排列有序,一人站立在离供桌约一丈处。

  后面站立两排共十人,年纪都在过半百,面色严肃,目露焦急之色,齐刷刷的看着最前面的那个人。

  何不去所在的位置是最大的那个石头边上,这里可以清楚的看见场上的一切情况,此时最前面的那个恩背对着何不去,在听他前面的一个人说话。

  何不去奇怪,这又是什么地方,今天自己到底是怎么了?总来这乱七八糟,奇奇怪怪的地方。

  何不去突然听见脚步声,有人走向他这边了,心里就是一惊。

  是不是被人发现了?何不去知道这一定是祭祀天或者祈福之类的,看他们的衣着不像是现代人,有种古人的味道又不全是,也许是一个神秘的部落的祭祀,他在书上看到过,这样的种族在祭祀的时候是不允许外人观看的。

  何不去暗道:最好不会是吃人部落的,不然被发现了会被杀掉的。

  想到这里何不去胆颤心寒的,眼前浮现出一口大锅,锅下架着熊熊烈火,锅里沸水翻滚,自己被人扔进大锅里,瞬间皮开肉烂,不由得吓出一身冷汗。

  何不去一缩脖躲在巨石后面,只露出一双眼睛在外面四下察看。

  声音是从他走边传来的,何不去左边是走进这个广场的小路,声音越来越响,一人出现在何不去的眼里,此人眉毛宽厚,方脸大鼻,气度不凡,只是眼神有些怪,年龄在三十上下,他右手端着托盘,盘上有青色陶壶,旁边是两个小盅,何不去看见那个人走到广场边上时停了下来,四下观望,然后在衣襟里面拿出一颗黑色药丸,打开陶壶放进去,之后又拿起陶壶晃晃再放好,理理衣服正色的向广场走去。

  这家伙要使坏,何不去脑袋里立刻涌现出这个字眼,不知道他要给谁下药,这被我何不去看见了,我可要路见不平一声吼了,至少我也是有正义感的热血青年啊。

  何不去觉得此时出面戳穿他,人们不仅不会相信他的话,而且还会有窥探人家机密的嫌疑,等一下看好他目标是谁也好,出手相救,心中盘算好,他用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个人。

  那个人走进广场,供桌上的香已经快燃尽,站在供桌前的那个人缓缓转过身来来,何不去一见他的容貌不由得‘啊’的一声。

  原来站在的那个人就是刚才在海边拥着美丽女子的男子,他们的对话何不去听的很清楚,难道真的是用那个叫是什么七星困海吗?

  难道端陶壶的人要加害的就是他?

  何不去一直用眼睛盯着端陶壶的人,那个人走到男子面前,一手撑住托盘,从陶壶里倒出茶来,霎时间茶香四溢,沁人肺腑,何不去也不禁为之动容,闭上眼睛深深吸一口。

  这是什么茶这么香?何不去赞道。

  只见男子一手执一个,面对供桌鞠躬敬天,一杯洒在供桌前,一杯放在唇前,准备喝下去。

  何不去心里大惊,大声喊叫,不要喝里面有问题,他本来想说里面有毒,转念一想万一那颗药丸不是毒药呢?那个时候自己可就出丑了,还会让人捉住把柄反咬一口,所以话到嘴边他就改了。

  话说出口身子就向前扑去,欲拦住他喝。

  谁知脚下一软,何不去扑通的一下子跌到在地,双腿酸麻不能自已,何不去大骂怎么这个时候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

  更让他惊异的是,他大声的呼喊已经算是震耳欲聋了,他自信只要不是聋子应该都会听见,可是近在咫尺的男子好象什么都没有听见。

  何不去只有眼睁睁的看着他把那杯茶喝下去,那个人收好茶具退下,临走时表情奇怪,似乎很痛苦。

  袅袅烟雾已经停止,男子手中提剑,开始作法。

  原本晴朗的天空,刹时变的阴暗,西方滚滚黑云翻滚而至,黑云之中还有闪电的霹雳声。

  男子手中的剑随着风轻舞,剑上的锋芒毕现,越来越亮,从剑尖吐出足有一尺的光,黑云之下光芒四下有如银蛇现世,速度渐渐加快,形成一个连绵起伏的光环,看的何不去目瞪口呆。

  一时之间天空中黑云散去,呈现出碧蓝的夜空,夜空中繁星点点,东西南北方向的共有七颗星光芒大震,逐渐靠拢。

  何不去感觉到广场的那些奇怪的石头在抖动,一股极冷之气从四面八方涌向石阵,冷的何不去牙上下打颤。

  男子高呼:“七星困海!”

  庞然霸气从他身上散出。

  剑尖指天,天上星芒聚成六角形状,每角一颗星,中间一颗,六颗星发出淡淡的银丝在最中间的那颗星那里汇成一个巨大的光柱,从天际飞下直奔男子手中宝剑。

  石阵汇聚的阴寒之气涌向石阵中间,在石阵中激荡起伏,构成一个强烈的阴寒力量磁场,构成一个旋涡涌进男子前方巨石上的一块洁白石塔上,石塔高五尺,有七层。

  白塔颤颤抖动,周围都被寒气所笼罩,何不去旁边的树木的叶子似乎被霜降一样,流露着冰霜般的光亮。

  天空中的光芒愈大,地上石阵中的白塔的光芒也越大,最后石塔几乎变成了晶莹透彻的水晶,就要破塔而出。

  男子把宝剑轻斜欲引导天上的力量和白塔的力量融合,突然他躯体剧震,开始摇晃,瞳孔大睁,扑的一口鲜血脱口而出,周围的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情惊呆了,离男子最近的老者嘶声大声叫道:“伯扬,你怎么了?不行就不要勉强”

  说完就要奔向前去,被后面的人拽住。

  是那个药丸的药力发作了,妈的混蛋。何不去大骂。

  此时白塔最上层爆裂,石粉四溅,一个龙形黑气从上面穿出,还带有狂笑的声音。

  “你们不要过来,九转乾坤阵已经发动,七星困海也已经启动了,如果这个时候终止一切都会毁于一旦,我们都会魂飞魄散。”男子痛的弯下了腰,手中的剑却一直挺立,七星的光华源源不断的流进剑身,光芒又变的强烈些。

  “七星归一,万流归终。”

  男子猛的直起腰,紧咬牙关,强忍巨大的痛苦,剑尖回转指向白塔,压向黑气,黑气渐渐汇成人形,悬浮在空中然后霹雳般的吼叫传来:“你们这些贪婪的无耻之徒,还我龙珠,我要毁灭你们,你们都要死亡”

  “黑龙现世,你们后退,”男子大叫。

  只见黑白两股力量在空中相互追赶不分上下,许久黑气渐渐把白气压下,男子高喝一声:“灵魂祭天,七星降魔。”

  “不要啊,伯扬。。。。。。千万不要。。。。。。。。。。。。”

  “你会死的啊。。。。。。。。。。。”

  “伯扬。。。。。。。。。。。。。。。。。”

  “。。。。。。。。。。。。。。。。。。。。”

  “。。。。。。。。。。。。。。。。。。。。”

  众人泣不成声。

  男子把手中剑抛向空中,剑尖朝下,扑的一下从男子头顶百汇穴插入,男子双手环绕呈圆,天上七星瞬间剧亮,强过最烈的阳光,颜色由原来的白色变为七色,每星一色,最后变成一个直立的彩虹从天际飞下,漫天都是五彩霞光,直扑黑色人形。

  “啊,星变。。。。。。。。。”

  “天啊,真的是星变。。。。。”

  古老相传天上有七颗很奇异的星,他们原本是七个兄弟,手足情深。曾经发誓生生世世在一起,后来他们便化成了七颗星,每一颗星都代表一个颜色,只有有真爱的人才可以唤醒天上的七星的本源,而七色本源汇成的彩虹上世间最强的力量,今天居然出现了怎能不令人心惊。

  黑色人形遇到彩虹,顷刻间便瓦解,化成一个淡淡的黑影飞回白塔,男子从怀里拿出一物放在白塔最上层的缺口处。

  一切完毕,男子带着一脸的笑容,口中有语,何不去隐约听到似乎是‘霜儿’,难道就是他女子?何不去猜测。

  男子身躯轰然倒地。

  天上乌云散去,碧蓝天空重现,何不去没有听见旁边的哭泣声,因为他看见白塔上平放的那一物件正是他怀里的那个东方海所说的怨晶。

  何不去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