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千王之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无敌必胜手

千王之王 九头鼠 3376 2005.11.06 23:48

    

  九天大厦依然,做顶层的会议室却是灯火通明,九天集团的员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知道今天去挑战去去赌场的人回来后,白云飞宣布紧急开会,连退居幕后的白啸天、新旧五虎上将全部到场,这在九天集团历史上是从来没有发生的事情,因为会议开的比较急,有几个重要人物都在国内,却都相需包机回国,一时之间员工之间议论纷纷,众说纷纭,不过有一点是比较确定的,那就是今天九天集团的人在去去赌场吃了暗亏,至于是什么样的暗亏都不清楚,说什么的都有。

  白啸天坐在他的会议室里已经有四个多小时了,在这四个多小时里,白啸天和他手下的四大金刚一直在看在去去赌场进行的那一场惊人的赌局,这已经是重复播放第十九遍了,做在会议室里的人依旧是一头的雾水,看不出所以然来,这实在是太令人吃惊了,也太不可思议了,简直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却实实在在发生在眼前,在座的各位的心里却很不舒服,这些人终年都和赌打交道,不说每个人的赌术都出类拔萃吧,最少他们的在赌术的见识是别人不具备的,毕竟管理的遍部全国甚至触角都伸到国外的赌场事业为后盾,各式各样的赌术、千术都有所知晓,可是今天他们所看到的一幕却给他们上了生动的一刻,他们看了十九遍了现场赌局竟然一无所获,怎么不令他们心惊。

  白啸天看看坐在那里,一脸迷茫的众人,沉声到:“把播放速度再放慢四倍,再放一遍,大家注意何不去的手!”这也是白啸天第二十次说话,除次之外他什么话的都没有说,大家感到比较压抑,重来没有过的压抑。

  袁正平心里波涛汹涌,他和何不去有过交道,对这个风趣聪明还有些邪气的人很有好感,何不去离开国内后,他还四处打听,后来知道他在摩纳哥出现竟然和剀正豪赌,他本来专程赶去观看的,结果是他有些事情没有登上赌船,却听到了赌船爆炸,何不去失踪的消息,甚至还心情烦躁了还一阵子。

  何不去每次出现都给过他惊喜,第一次出现是捉弄许军,然后是出现在赌场上用另类的方式赢了,再就失踪,四年后出现又用这个神乎其神的千术出现,还自称‘千王之王’,他实在不感想假以时日何不去的发展会到什么程度,也许比现在的白啸天还要强,这就要看何不去有没有百代称雄的伟大志向了,至少他现在的赌术在自己所知道的范围内还没有人可以与他抗衡,可是在赌界称雄不光靠精湛的赌术,灵活的头脑,还要有纵横各个行业的人脉,交织密切的关系网,从目前来看这些他都不具备,可是袁正平心里明白,何不去的将来一定是光明的,这点是不容否认的。

  袁正平心里在想着这些事情,眼睛却依然看着屏幕,他到现在都没有看出何不去究竟是如何出千的,从赌局的进行来看,出千是一定的,就是无法找出原由,相信今天在会议室里的人都没有看出来,至少到现在还没有。

  会议室里静悄悄的,只有巨大的电视屏幕在不停的变换影象,还有就是人们的呼吸声。

  时间在慢慢流逝,本来从何不去进门到赌局结束一共不过是五分钟的事情,可是因为放慢了播放速度,将近两个小时才看完,影视关掉,灯光打开,大家送=松了一口气,都用手轻揉自己的眼睛,不例外的是每个人眼睛都红红的,相信从他们出生到现在还没有这样连续六个小时目不转睛的观看电视屏幕了,眼睛超大负荷的运动又怎么不疲劳?

  白啸天用手指轻敲桌面笑着说:“大家都看完了,谈谈你们的想法吧?”用逼人的目光看了一圈列坐的众人。

  白啸天右手边是他的儿子白云飞,白云辉以下分别是新的五虎上将,袁正平、许军、上官白、仇西北、印征;白啸天左边是了缘、朱藏九、然后是旧五虎上将袁艺山、许枫林、周年、潘万强、李荣。

  最先说话的是许军,许军在新的五虎上将中是最没有实力的,完全是借助与他啊老爸才会晋升到五虎上将,再就是后来白啸天把九天集团很重要的两=一个部门交给他管理,就是之前冒充黑杀的那个情报部,负责收集全世界有用的信息供白啸天参考,这才让他在其他四人中的势力才逐渐上升,说话的语气也开始有分量起来,他又怎么会放弃这个可以表现自己的机会呢!他站起身来先是向在座的各位施礼,然后说:“很明显何不去一定是出千了,胡宕(和小羽对局的那个中年人)的赌术相信大家都知道,我绝对相信他手里原来一定是黑桃A,这一点一定不会错,关键就在何不去进来后的把支票放在桌子以后他用一种我们想不到的方式换走了桌面上的牌,我看见他的手右手曾经很不自然的动过,我自己的看法是整个赌局就是一场早已经安排好的骗局,在裁判、荷官以及在场的各位都有嫌疑,我猜想是裁判中一位,而这个人就是彭海,因为整个过程中只有他离赌桌最近说话最多,也最有机会出千,我想我们应该去调查一下彭海,这是我的观点!”许军说完很有礼貌的看看在座的各位,直到白啸天点头他才坐下。

  在座的人有三个人同意他的看法,这就是许枫林,李荣、印征,上官白,李荣是支持他的原因是因为他知道许军是了缘的徒弟,而他曾经看过了缘的赌术。再者就是李荣向来脾气暴躁,人员不是很好,受到老五虎上将的排斥,而许军为了得到别人的支持,就千方百计的讨他欢心,做了几件让李荣高兴的事情,得到李荣的赞赏,而另外两个印征和上官白则是因为脾气相投甚是交好的原因,还有就是他们两个是不懂赌术的,自然以许军马首是瞻,支持许军的都表示了自己的立场,许军心里很是得意,可是他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一丝的高兴。

  然后是仇西北,仇西北是个管理上的高手,把整个九天集团的管理程序弄得井井有条,甚得白啸天器重,所以第二个问的就是仇西北,仇西北说:“我不会赌术,看不出这局里的关键,不过我不同意许军的看法,大家看在此局后面的时候,对方发完最后一张牌后的绝望表情,根本不是装出来的,再有那个荷官是被我们收买的,这件事情别人根本无法知晓,还有就是何不去进来后小强表现出来的高兴情绪,是发自内心的,如果这次是他们设的局的话,小强和何不去一定见过面,小强没有必要表现出来这样的神情,所以我不同意许军的看法,至于真相上什么,还要大家去寻找了,我不懂这方面。”

  白啸天赞赏的笑着点点头,很明显是支持他的看法的,这让许军心里很不舒服。

  其后大家又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可是都没有明确的说出何不去到底是如何出千的,争论了许久,白啸天看看表,从今天下午两点点开始到现在的凌晨两点,已经过去了十多个小时了,大家都已经疲惫不堪了,于是挥手散会,明天再议。

  大家都走了,了缘留下了。

  白啸天问了缘,今天了缘在众人面前的说的是看不出来问题出在那里,了缘的本事白啸天清楚,知道他没有说实话。

  了缘说:“今天在场的有几个人都没有说实话,其实大家都看到了一些,只是无法得出确切的结论,怕说服不了众人所以才没有说。”

  “那依你的看法呢?”白啸天点头问。

  “在没有解放以前上海滩上有个号称赌神的人,他有十大绝招,最后一招就是无敌必胜手,我看来何不去用的就是这招了。”了缘说。

  “你说的这个人就是在一天之内赢了上海最大的赌坊‘万家乐’,然后第二天赢了上海前赌协会会长董放的儿子董浩天名下大小赌场四十三个逼得董浩天当场饮弹自杀的赌神——龙四,龙四爷?”白啸天对这个人很是推崇,特别上待人的风度更令人心仪。

  “不错,正是他,相传他的最后一局用的就是这一招,情景和今天的赌局比较相似,这一招他一生中只用过三回,每次都帮他度过最危险的一关,这一招就是在对方把牌放到桌面的那十分之一秒出手,呈弧形曲线在人的视线平行位置垂落,把原来扑克牌顶到桌子的夹缝里,这一招所要求的力量,精准都是十分苛刻的,万分之一的马虎都不允许,我观看了二十遍居然看不出他是什么时候出手的,画面上居然没有留下痕迹,看来他的功夫比龙四爷还要高。”了缘探口气赞赏说到。

  白啸天没有回答,许久他轻轻的说:“将来赌界有可能就是他的天下了,真如他自己所说,他是千王之王,不过我还是对他有怀疑,明天让老鬼去试探一下他,我到要看看他是不是他自己所说的那样,真正的千王之王。”

  “什么老鬼?他还活着,就是那个号称赌鬼的老鬼?”了缘倒吸了一口冷气,号称赌鬼的老鬼是赌界的噩梦,他从四岁就开始接触赌具,一辈子就喜欢戳穿别人的千术,以此为乐,今年已经有一百多岁了,没有想到他还活着。

  “除了他谁还敢称做老鬼啊!”白啸天轻声说,他望着窗外,似乎已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