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千王之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千王

千王之王 九头鼠 3534 2005.07.21 10:23

    “千王”

  “称千王的人多了,就连我管的赌场里就有好几个千王。”许枫林又是一笑。

  “我说的千王和你讲的千王不一样,你说那种千王怎么可能摆上台面,站出来都丢人”老人面色有些鄙夷。

  许枫林突然想起一个人来。

  “你说的难道就是三十年前。。。。。。。。。。。。。”许枫林心头剧震,暗道,也许世界上也只有他可以称的上当之无愧的千王了。

  在三十年前突然之间就出现了一个身穿道袍的神秘蒙面人,天诞节(玉皇大帝诞辰纪念日)在报纸上发布了一条消息:赌迷心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人间正道,污烟四起,念上天有好生之德,拯万民于水火,于天诞吉时,一战赌界之精英,还人间之净土。

  署名:鬼道人

  此消息一出,震惊赌界,不过大多数人都认为此人是疯子,不必理会。

  事隔三日,澳门最大赌场的赌王何丹龙发布新闻发布会澄清此事情是真,并公布了包括他在内的澳门四大赌王均败在其手下,一时之间引起哗然风波,人们奔走向告,也引的一些成名赌界精英跃跃欲试。

  四大赌王都是输在自己成名的绝技下的,有点像金老先生武侠中的慕容家的绝技‘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味道。

  这四大赌王是麻雀飞手——何丹龙;牌九王——朱雍;多一点——戴岳;同花使者——毕北。

  麻雀飞手何丹龙以打麻将著称于世,曾经连做八百一十四次庄,可是这次变成了鬼道人连坐三十四把庄赢光了牌面上的钱,何丹龙告败。

  牌九王朱雍,牌九出神入化,无人能敌,这次他一把好牌都没摸过。

  多一点戴岳以摇色子著称,此次他做好了准备,为了杜绝鬼道出千,使用的是钢制色子,木制色盅,自己摇了个六个六,结果鬼道人轻轻晃了三下,六个精钢制作的色子变成了六个钢球,以零点数胜出。

  同花使者毕北输的更惨,他的袖中乾坤的换牌手法,自称无人能及,这次牌还没换就被当场揭穿。

  四大赌王公开讲述鬼道人之所以能赢,是因为他懂得如何出千,至于他是怎么样出千的,竟然没有看出来。

  连续一个月世界赌场成名的赌王、千王都被其挫败,不得已,世界赌协协会请出了,已经百岁高龄的赌王——上官一败。

  上官一败一生赌局无数,竟无一次败北,堪称真正的赌王。

  那一战被意为真正的王者之站。

  许枫林虽说没有亲身经历那一战,在事后别人津津乐道的谈论中也可以感受到那一战的壮观。

  “可惜的是他还没有战胜上官一败,从那以后他便踪迹不见,成了昙花一现的传奇人物,后来听说他是神经失常自尽死的,不知是真是假。”许枫林惋惜的说。

  了缘哈哈一笑。

  许枫林不知道他是何意?

  “你认为他真的败了吗?”

  “当然,现场直播,他不敌上官一败,举手认输,这有有什么疑问?”

  “我问你,上官一败和鬼道人所打败的那些赌王,千王差距有多大?”老头问他。

  “被他打败的那些人都是成名二十年以上的人物,也都是占据一方的枭雄,和上官一败比起来有差距,应该不会太大。”

  “这就对了,上官一败坐在赌王的位置并不表示他的赌术是真正的不败,而是他的资格,他的资历,再说他已经百岁了,从人的器官结构上来分析,他的脑力,手脚的反应灵活程度都不会比鬼道人强,而这些恰恰是一个赌徒所必备的,你知道上官一败最大的弱点在那里吗?”老人问。

  “他也有弱点,他可是从来没有败过的啊”许枫林觉得有些好笑。

  “你已经说出了他的弱点了?”

  “我什么也没有说啊?”

  “就是因为他一生都没有败过,所以他更怕被人打败,别看他叫上官一败,他的内心是最恐惧失败的,他败了一生的荣誉便毁于一旦,这就上盛名所累啊,他自己根本没有信心可以打败鬼道人,可是他还是赢了?这说明什么呢?”

  “你的意思是说,鬼道人故意让给上官一败,这对他有什么好处,丢脸又输钱”许枫林不相信,世间哪会有这么蠢的人。

  “我给你算一笔帐,鬼道人一共战败了一百八十七位赌王千王,每次的筹码都是一样——两亿美金,那么就是三百七十四亿,和上官一败那一战是五十亿美金,除去输给上官一败的五十亿,他还剩三百二十四亿,你说他输了吗?”

  “即使他没有输,也不能拱手把到手的钱故意输给别人啊,那不是有病吗?”许枫林理解鬼道人的做法。

  “千者并不一定要在赌桌上赢,真正的千术高手是用一个连环局,甚至舍小得大,这才是千者。”

  “你是说真正的赢家是鬼道人,他就赢了三百二十四亿美金却输了得之不易的名声。”许枫林觉得他得小输大了。

  “这年就大错特错了,一切的名声皆上虚幻的,而世人却都在苦苦追寻,却不知积累的名声需要几十年,毁坏他却是一瞬间的事情,被鬼道人打败的那些赌王、千王那个不是苦守几十年得来的,鬼道人的出现让他们一切都没有了,要知一山总比一山高的道理,适可而止方为上策,你知道上官一败和鬼道人一战黑市的筹码是多吗?”

  “不知道”许枫林似乎明白了什么。

  “因为鬼道人先前的表现人们都毫不意外的选择鬼道人会赢,所以赌外围的人压注比例为1:20,而鬼道人把余下的三百二十四亿都买了上官一败赢,你说他上赢了还是输了?”

  “二十倍那就是。。。。。。”许枫林用手计算着。

  “天哪,要六千多亿啊,还是美金,这得多少钱啊”许枫林顿时面容失色。

  “准确的说是六千四百八十亿,就是这个结果让很多人破产,有些破产的人没有办法就用固定资产——房子,来低压还债。”

  “啊!”

  “上官一败和鬼道人一战后不久,鬼道人因精神失常自尽身亡于昆山,在场的还有鬼道人约来赌牌的新兴赌王,后来有人拿出鬼道人在赌局中暂停在休息室中换衣服时摘下面具被暗中的监视系统摄下的相片,经证实和死亡的鬼道人为同一个人。”许枫林表现出不相信的样子,发出疑问,但是他心里已经相信了,只是他还有一些东西没有搞清楚而已。

  了缘哈哈一声长笑。

  “你骗不了我,你已经相信了,只是不知道里面的一些细节而已,既然你感兴趣,我就都告诉你,是这样的,鬼道人可以说是运用千术的高手,从一开始他就已经设下了一个局,他明面上依次打败赌界的高手来吸引别人的注意力,以至于最后大家都认为他可以赢,认为是个投机的机会,人是贪婪的,他就看准人这个弱点,故意输给上官一败,再利用高比例的外围赌注来赢钱,他同时也知道,被他打败的那一百多个赌界高手同时也是黑白两道都通的人物,事后一定不会放过他,以血之耻,于是他就想好了后路,在休息时把替身的面目故意让埋藏在暗处的监视器看到,又在昆山因为精神失常而自尽身亡,那样他就可以不再有所顾及摇身一变换一个身份就可以了。”了缘解释给他听。

  “那些人为什么不再他休息时动手杀他,一定等他把所有人打败之后再下手呢?”

  “你怎么知道他们没有,是他们根本没有机会下手,据我所知,从他打败澳门四个赌王开始,世界各地一极杀手都涌向澳门,在和四大赌王对战的一周内就有二十三个世界一极杀手丧命”

  “为什么?鬼道人那么厉害?”许枫林大吃一惊。

  “不是他厉害,是他身边有一个人?”

  “谁?”

  “武痴——欧阳破康”

  “就是那个会惊魂术的欧阳破康”

  “不错。”

  “难道,鬼道人也是空门的人。”

  “你猜的不错,可是你知道鬼道人是谁吗?”了缘用眼睛盯着他。

  许枫林是个极其聪明的人,了缘说白啸天的时候他已经猜到几分,后来听到鬼道人在外围又赢了许多用来抵债的房产就更加坚定了他的想法。

  “你的意思是说,白啸天就是鬼道人,鬼道人就是白啸天?”

  “正是。”

  “你又怎么知道这么多事情呢?你又是谁?”

  “我说过,我是空门的人,而鬼道人也是空门的人。”

  “他也是?”

  “当然”

  “你告诉我这些天大的秘密是为了什么呢?”许枫林坚信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里面一定有什么目的。

  “我说过你救我一命,我要报答你,再说阿军遇到的那个人有可能是空门的人,单靠他自己跟本不会是那个人的对手,我告诉你这个秘密,是让你在万不得已的时候去找白啸天,那些被他打败的人知道他还没有死一定会再来找寻命,他为了保命就一定会帮你的。”

  “你们都是空门的人,却出卖白啸天来帮助阿军,不会仅仅是报恩这么简单吧?”

  “哈哈。。。。。你很聪明,当然有目的,哈哈。。。。。。。。。。”了缘目露邪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