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千王之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异变

千王之王 九头鼠 3400 2005.09.08 15:12

    今天是何不去和世界极赌王剀正大战的日子,人们终于可以一睹幕后神秘人了,铺天盖地的网络评论已经让小强他们无法用吃惊来形容了。

  上午九时买票进入的豪华赌船的人已经登船完毕,赌船开至海面上,对此孔振飞颇有微词,他认为花了一亿三千万来租用这个艘船有些吃亏,还不如在他的赌场里,一则可以省去一大笔的租赁费用,还有这场赌局过后装修也送给人家了,多划不来,而且何不去还雇佣了五百名俄罗斯的雇佣兵作为这场赌局的保安人员,又是一笔大开销,不过何不去坚持他也不好说什么,毕竟何不去是为他出战的,只好顺从他。这样做何不去有他自己的想法,在摩纳哥设立赌局一则不安全容易混入别有用心的人,再用摩纳哥是小国,只有几万人如果出现了血腥的暴动或是其他意料不到的情况,摩纳哥政府介入就不好处理了,毕竟这是巨额的赌博行为,一旦出了什么事情政府不会帮助的,在海上就好办一些,安全相对稳当,也好控制。

  今天何不去是乘坐一艘小快艇来到船上的,何不去身边是打扮入时别有风情的孔菲菲,今天她穿的是白色的裙子,犹如九天玄女下凡,清新可丽,他的出现给赌船上带来一阵旋风。

  “你看。这就是和赌王剀正作战的年轻人,他好酷啊,你看他的装束,一身黑,好有气质啊。。”

  “你看旁边的女孩子,我要是他该有多好啊。。。。。。。。”

  少男少女尽情倾泄自己的兴奋,孔菲菲嫣然绯红,含笑不语,更显其雍容大度落落不凡,何不去径直走向主席台,特朗笑意满面的叼着雪茄,他后面站着沉稳严肃的中年人,不用问一定是剀正。

  何不去礼貌的和特朗及在场的公正员施礼,握手。

  今天的公正员是国际赌协的五位资深的董事,也是赌界的高手,他们分别是是新加坡赌王李万峰,法国赌王思诺,摩纳哥赌协协会会长韩正明,美国千王海青勒,泰国赌王常林生。

  先由摩纳哥的赌协会长韩正明做简短的开场白,全世界的开场白都一样,感谢这个感谢那个,然后就是规则,这次赌局和以往赌局有所不同,那就是这场赌局器具的限制是零。也就是说可以用任何器具来进行赌,唯一一条限制是不可以用异能,最后韩先生宣布赌局的题目,何不去看到韩正明打开密封的信封后,脸色突变,他猜到这个韩先生也是刚刚知道的,不然不会这么大反应,他很奇怪的是韩正明也是江湖老一辈的人了,见多识广,连他都震惊肯定是非常不一般的题目,他实在想不出到底会是什么题目?

  何不去脸上没有任何的波动,心理却是翻江倒海,他很随意的看着台上台下的人,实际在注意盯着韩正明,只见韩正明一欠身把头伸向右边的剀正,嘀咕几句,声音很小何不去听不见说什么,他可以猜得到一定是在问是不是就是这个?剀正扬眼看一下没有说话,点点头。

  韩正明表情一样的反应不光何不去看见了,其他人也看见了,韩正明在赌界有一个外号叫冷面阎王,他在各种赌局上从来都是是不笑的,而且他对待在赌局中出千的人决不手软,轻则重残,重则丧命,所以人们给他其这么一个外号,也是由于这样国际上很多重要的赌局都由他做裁判,今天连他都失言变色,其条件一定是苛刻及至了。

  站在旁边的孔菲菲可感觉到了这次的非比寻常,就问何不去:“不去,你有把握吗?”从何不去答应这场赌局开始,孔菲菲每天都要问上几遍,有时候看不见何不去就用电话问,烦的何不去死的心都有了,只要孔菲菲一张嘴,何不去马上就会说:“有!”让孔菲菲剩下的几句话咽到肚子里去,再不何不去就很不耐烦跑开了,留下一脸红红花容乱颤的的孔菲菲在跺叫大叫。今天何不去没有反驳他也没有离开,到不是他今天要比赛,他沉吟了一会小声的说:“这艘船的暗仓里我准备了一艘快艇,已经加满了油,你走到船尾。对着船尾一贯红色的救生圈中间位置按下这个机关,快艇就会从船底部的一个暗道里划出来,如果有什么异变,你就乘坐这个小艇先走。”何不去递给一个类似名片一半大小的黑色盒子,盒子是长方形的最前面有一个透明的应该是发射器,孔上面只有一个按钮想来就是何不去说的按钮了,他不明白何不去为什么会偷偷藏个快艇,但他知道何不去这样做一定是有深意的,菲菲连忙收好,然后焦急的问:“那你呢?”

  “别管我,我自己会想办法,你回去等我!记得保密!哥哥也不能说。”何不去严肃的告戒她,何不去的意思很明显,他哥哥都不能说,更不用说小强他们了,她意识到会有事情发生,心里更加担忧何不去。

  孔菲菲还要说话,被何不去用手紧紧握了一下,孔菲菲赶紧闭嘴不语,只是眼睛关切的看着她,何不去笑笑给她一个放心的手势。

  韩正明重新拿好手中的纸继续开始念:“今天的赌局的题目是,这里有两个箱子,把剀正和何不去装进去,第一个出来的就算赢,但是必须在两个小时内完成。”

  韩正明一挥手有人把主席台后面那个大大的广告揭下来,后面露出两个超大的黑色箱子,两个箱子一模一样,何不去用眼睛衡量:高约四米,长宽约两米,通体黑色无法看出是何材料做的,也没有们不知道是在什么地方进去的?

  韩正明说完,台下一片哗然,大家议论纷纷,不知道这算哪门子的赌局?

  韩正明怕在座的人听不明白便重复一遍:“今天的题目就上这两个箱子,赌注底线为十亿美金,上不封顶,两个人在指定时间内出来就算赢,也就是两个小时,如果双方还有异议请马上提出来?”

  “我没有意见!”何不去回答。

  “剀正先生呢?”“没有!”

  “好,既然双方对此没有异议,请压注,然后由我们五人对这两个箱子进行检验!”韩正明等五人走到箱子前,询问他们。

  何不去从怀里拿出一个信封,里面是瑞士银行本票,面额是十亿美金,剀正也拿出一个信封,都一同交给韩正明看了之后又是一楞,他不明白了今天这两个人到底是什么回事像是约好一样,因为他看到的也是一张面额为十亿美金的瑞士银行本票。

  何不去微笑的看着他,剀正也看着他,韩正明叫来身边的核算师来核对本票的真实性。

  十分后,核算师点头示意没有问题。韩正明又问:“二位先生可否追加赌注?”

  何不去和剀正异口同声的说:“不!”

  韩正明在和两人说这些,其他四个人已经开始检验箱子,看箱子有没有作弊的机关,以示公平。

  何不去自己在琢磨,他实在是无法猜到特朗到底在搞什么名堂?他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他实在是想不同这个赌局有何意义,是考验他的开锁能力还是箱子里面另有乾坤呢?按说他没有理由费这么周折来和他比出箱子谁出的快,这也太滑稽了,太可笑了,这里面一定有什么秘密,只是自己没有发现罢了,那他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呢?何不去不懂,他感觉自己的脑袋都快炸了,很痛,就是没有头绪。

  何不去抬头观察剀正的脸,希望可以看出一些端倪,可是剀正就如同一个雕像一般,微笑自如,风雨不露,他身边的特朗也悠然自得,似乎这一切都和他无关,而事实上呢?都是他搞出来的。

  孔菲菲显然也无法相信世界级别的赌博会赌这个,她也无法猜到是何用意,询问的目光奔何不去看来,结果她看到的是何不去迷茫的双眼,正在四处看,显然他也不知道也在寻找答案,她用手在何不去的胳膊上轻轻的捏一下:“不去,这是怎么回事?”

  何不去感觉到胳膊上有异样回头就看见孔菲菲焦急迷茫的眼睛,然后他说:“我也不知道,不过你一定要记得我刚才说的话!”何不去怕她忘记又叮嘱一便。

  “恩,我知道了,可是。。。。。。。。。。。。”孔菲菲心里是十五个吊桶七上八下的。

  “不要着急,我会照顾自己的。”何不去给孔菲菲一个他独特的笑容。

  孔菲菲见状也给他一个笑容然后转身走到台下去。

  何不去看见台下坐着的老大他们也是满脸的问号,正在向他看来,离的太远何不去给他们一个自己也不清楚的手势。

  这时韩正明这边已经检验完毕一致同意没有问题,比赛时间是十时整,还差十分种,,在两个箱子中间有个高大的液晶显示屏,这是一个大的电子钟,目前显示九点五十。

  箱子的入口在后面,韩正明宣布开始,何不去和剀正都走进去,何不去感觉里面漆黑一片,他走进去,身后响起一声门撞击的声音,他知道大箱子已经关上了,他伸出双手在箱子上摸索,猛然觉得后面有一丝冷风,本能的反应告诉他不好有问题,刚要闪身离开,就觉得脑后一股冰冷刺骨的劲气击到头上,立刻昏厥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