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流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黑影

流霞 见客入来 3078 2020.06.30 14:07

  石上木屋,兰兮雨站在门前,居高临下看着交谈的三人。

  见她们红唇开开合合,却由于相处较远,听不出她们说了些什么。

  “既然他不愿与我回月神殿去,我也不会强求,只是把这个给他”苏桐月指尖,寒气指尖缭绕,汇聚成一块水滴形的冰晶,由灵力所编制的蓝色丝线系在上面。“我在上面留了我的灵魂力量,把这给他,如果有一天他改变心意,也可以拿着这个去月神殿找我。”

  “多谢,少殿主通情达理,我们姊妹感激不尽。”李檀拉着荣玲向苏桐月深鞠一躬。

  “我还有要事在身,有缘再见”交代了一切,苏桐月也就走了。

  “她看我了?”兰兮雨脑中回想起,她走时的神色。

  苏桐月临走之时,冲着他的笑意,似乎就是在告诉他,我们以后也会见面。

  苏桐月走后,由于小镇不见踪影,檀姑姑和荣玲住在了这里。

  兮雨回到了屋内,荣玲姐姐行至冲冲的跑了进来。

  “看看这是什么?”荣玲手中拿着的正是那一块冰坠,蓝色的冰晶在两人眼前闪闪发光。“这可是个好东西哦!那人说,只要我们兮雨带着它,不仅可以滋养身体,还是个信物,兮雨要是想拜师学道,都可以去月神殿找她哦!”

  “是,是吗?”兰兮雨眼睛盯着眼前的冰坠,它虽然看上去很漂亮,就像是一个蓝水晶一样,但它依旧只是块冰,不会化吗?

  “兮雨在想什么呢!这个想要带在哪里呢?脖子上好吗?”荣玲一脸兴奋的问到。

  “嗯,啊!”兮雨不知所措的回应。

  “这是?”荣玲刚想要把冰坠给挂在兮雨脖上,却看到了被衣服遮住了另一块玉坠。

  兰兮雨看着脖中的玉坠,通体黑色,呈现出阴阳鱼的样子。

  “这个黑色的阴阳鱼,戴在兮雨的脖上很不好看啊!要不把他给去了,换上这个?”荣玲看着兮雨疑问到。

  兰兮雨的神情瞬间转变,双手死死握住脖中勾玉:“不可以,这是妈妈给我的。”说着声音神情都低落了下来。

  李檀姑姑和荣玲姐姐,其实并不是有着血缘关系的表姐妹。两人只不过是宿命比较相似罢了。

  不过自从兰兮雨记事起,她们两个就一直陪伴在身边。除了母亲,檀姑姑和玲姐姐就是最亲近的人。

  荣玲自幼带着兰兮雨长大,兮雨呢!比较怕生,除了亲人见谁都会躲着,即使是檀姑姑都有些害怕,当然这也是由于李檀对兮雨他太过爱腻。如果问荣玲她最不愿看到的是什么,那一定是兮雨流泪,这也是荣玲她最怕的东西“好好,我们不去它,把这个系在手上好不好。”荣玲慌慌忙忙的将冰坠,系在了兮雨的左手上“好不好看?。

  兰兮雨晃晃左手,冰坠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美丽极了。

  很是奇怪呢!这冰坠即使是在烈阳下面,也没有融化的迹象,反倒时时刻刻都散发出冰冷的气息。

  夜晚的星空,与平时并无两样,只是以前这时母亲都会在身旁陪我看星星,月亮。这时却只剩下自己一个人趴在窗前。

  “兮雨睡了吗?”李檀举着盏油灯,小心翼翼推开了门,但是看到兮雨他还趴在窗前赏星看月,也就不再小心了:“怎么想妈妈了吗?兰她洪福齐天,一定会没事的。兮雨要是不介意的话也可以把姑姑当做妈妈。”说着李檀的脸色有了些红润。

  兰兮雨他想拒绝。

  李檀她慧眼识人,怎么会给他这个机会:“兮雨是害羞了吗?姑姑会比兰还要疼爱你的。”不由分说的就脱了鞋子钻到了被褥当中,将兰兮雨搂到怀里,一顿亲吻比亲生的还要亲密。

  兰兮雨埋没在李檀的身上,脸色通红。即使是母亲,也从来没有和自己如此亲近过呢!最多也不过是忍受不了自己的闹腾,让自己坐到她的怀里,或是亲吻一下额头。

  “快躺进来,热气都要跑了”李檀手指拍了兮雨的小屁股:“姑姑搂着你睡哦!”这其实才是李檀的最终目的吧!

  屁股被人给碰了,如触电一般吓得兰兮雨一激灵,眼神看向窗外,微风瑟瑟,林木颤动,隐约间似乎看到了一个黑影,转瞬就又消失不见“兔子?”兮雨未去多想,关上了窗户躺了下来。

  在李檀的怀里,渐渐感觉到了类似母亲的关爱,睡的比平时还要安详一些。说起来当然也是,兰若很少搂着自己睡觉。

  “好热”已是深夜,沉睡的兰兮雨,满头大汗,实难想先,竟然有人在二月天下,热的大汗淋漓。

  “这是什么?”焦灼的热气让兰兮雨隐约清醒了些,感受着周身的压力两只手抱着自己的肚子“是姑姑吗?不”还有一只手搭在自己的肩上“是谁?”

  漆黑的夜里,闪出一点亮光“姐姐。”荣玲正昏睡在兰兮雨面前。两人将兰兮雨他挤在中间,柔软贴前靠后。不过一张小小的木床,竟然挤下了三个人,即使兰兮雨他身材瘦小,但毕竟是三个人挤在一起,又是在中间怎么会不热呢?

  清晨初阳洒入。

  荣玲大大的伸了个懒腰:“睡的好舒服啊!”

  兰兮雨渐渐睁开了两只疲惫的眼球,昨夜挤在两人中间热的喘不过气来,以至于一夜都没有睡好。

  “兮雨也醒了吗?怎么看起来好没精神啊!是没睡好吗?”荣玲摸摸兰兮雨的脸颊。

  “玲玲,醒了的话就带着兮雨洗漱,吃过饭我还有事要办。”

  房间内,李檀收拾了包裹。

  “这个金镯子也要当了吗?”荣玲看着躲在包裹里的一个金光闪闪的镯子。

  其实李檀她并不是山野间的妇人,他本也是官宦之家,自幼习得四书五经,十二三岁,就已提笔能文,落笔为章,是不可多得的奇女子。

  只可惜是偏房所生,母亲陈氏由于家境贫寒不过十三四岁就下嫁到了官家,由于生的美丽,甚得其父喜欢。可惜贫家女子多生性懦弱,不善言辞,被旁人所看不起。正室吕氏平日里多刁难于她,好在李檀识文断字,有过人之胆识,经常能护住母亲,与正室纠缠。

  本来一直这样下去,生活也还过的下去。可惜一切都在李檀十三岁那年变了,母亲陈氏有了身孕,本来这应该是皆大欢喜的事。可是奇怪的是,这些年来陈氏已经不是第一次有了身孕。离奇的是他们全部都没有,活着落地。这些事没少让陈氏流泪。

  李檀觉得蹊跷,就暗中排查了母亲的衣食住行。麝香,李檀不仅在母亲的香囊,衣物中找到了这种东西。还见到了正室的侍女暗中在母亲的菜食里添了药物。李檀将这些偷偷换掉,几个月来也都相安无事。

  其实李檀本不想做的如此偷摸,可惜母亲不让告诉父亲。不然凭着一纸休书,他吕氏再无翻身之日。日日期盼着母亲肚子里的孩子,快些长大,想着落了地,任他吕氏有通天本领也奈何不了。

  只可惜吕氏也不是省油的灯,几个月来陈氏肚子里的孩子都没有滑落,想来定时哪里出了问题,若是等陈氏肚子里的孩子落了地,要还是个男孩,她的风头还不盖过了我?等老爷百年之后,这府中家财岂不都落入了她陈氏手中。

  谎言拆穿之日,已是十月怀胎临终之日。李檀和吕氏当面对质。李檀不惧于人,三寸不烂之舌能说会道,那吕氏不是对手。可惜兔子急了尚会咬人,更何况是一只发了疯的小人,岂不比猛虎还要狂暴。挥爪便爪,摸刀便砍。

  正是此,本沉默寡言的陈氏,这次无惧于吕氏威仪,哪怕面迎刀枪替儿女挡了刀枪。

  后来听说,吕氏害人性命落了牢狱,这已经是在告示前看到的了。李檀已经不是官宦家的千金小姐,而是流落街头的孤儿。

  寡母何在。

  “没事的,等以后有钱了,再赎回来就好”李檀强挤出一个笑脸,脸上虽笑,心却在痛,这可是母亲留给的唯一了啊!

  “这一去没有马匹,还不知要多久才能回来啊!”荣玲担心的说道。

  “放心吧!我办完事就回来,尽量赶在一旬之内。在这期间你要好好照顾兮雨”李檀将包裹中放了件衣服进去,包了几块烧饼。

  姑姑是要去哪?兰兮雨陪荣玲站在门前目送了李檀远去。

  “一路小心。”

  “放心吧!”

  直到李檀消失了身影,二人才回到了屋内。

  “姑姑是要去哪?”兰兮雨天真的瞪着双眼,再次发问。

  荣玲露出个笑脸:“姐姐她,要去给我们兮雨买好吃的哦!”

  “可是小镇不是已经没有了吗?”

  “哈哈”荣玲笑道:“所以姐姐才要去城里嘛!兮雨想要什么?哪里都有哦!”

  “不要,不要,我想要姑姑回来陪我”兰兮雨似乎很不高兴李檀的远去,明明才感觉到了温度,却又要走。

  三个人住在这里,每日都要不少的粮食,小镇已经没了,要想买到柴米油盐只能去到更远的地方,况且此地发生的异事,如果不上报给官府的话,到时不知会卷入到什么样的漩涡之中。

  山林中矮小的灌木丛中,发出一阵晃动,逐渐露出一张漆黑的人脸:“呵呵。”

  转眼已是一旬,李檀赶着马车,奔驰在马路上。

  “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有没有饿着”李檀心中想到:“都怪那群不识时务的官府,竟然把我押在了那里。”

  “吁”李檀将马车拴在石前的围栏上,冲着里面大喊一声“玲玲,我回来了。”声过迟迟没有回响,“蹭蹭”远处的山林发出一声晃动,引得李檀瞩目却是什么都没有看到。“奇怪,明明听到有声音的。”

  李檀不免有些诧异,但也并未多想,欣喜之情充斥着头脑。走在屋内试探性的喊着“玲玲,兮雨......”依旧没有一声回响,将屋内逛了一圈,也没有看到丝毫的踪迹,他们去哪了?是带着兮雨出去玩了吗?

  “真是油瓶倒了都不抚”李檀无奈的看了看缭乱不堪的屋子。收拾着杂乱无章座椅板凳不禁感叹到:“好脏啊!”李檀白皙的手指只是稍微碰触到了桌椅一下,就已经沾染了满手灰尘。这是良久没有人气,才会出现的状况。

  “还是准备一下晚饭吧!他们饿了应该就回来了。”

  转眼已经是深夜,李檀撑着脑袋在桌上泛着迷糊。面前一大桌子的菜肴,已经冒不出热气。

  “怎么还不回来?他们去那了?”李檀心中疑问到。

  干等也不是办法,李檀提着盏油灯,顺着山林间的小路寻找着荣玲兮雨的踪迹。

  天空繁星高照,一点灯火在林木间穿梭。不知过去了多久,油灯的火光已经开始逐渐熄灭。

  “可恶,他们到底去哪了?是不是已经回去了”李檀摸不着头脑,凡是荣玲可能出现的地方,都被李檀找了一遍,却还是没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还是回去看看吧!两只小馋猫,说不定不等自己已经吃了起来。”

  小屋已经近在咫尺,李檀的眼球皱了起来,担心的果然没错,并不是荣玲兮雨他们不回来吃饭,而是已经回不来了。当身后草丛的诡异声响,和屋子久无人住,结合在一起定是出了什么事情。眼前躲在草丛后面的人影,正是证实了李檀的猜想。

  躲在树后的黑色人影,鬼鬼祟祟盯着眼前的木屋:“那个娘们怎么还不回来啊!是不是发现了什么端倪逃走了?”但仔细想过又觉得不会,毕竟马车还在这里呢!

  “你是在找我吗?”李檀站在男子的身后,还不等男子反应,双臂就紧紧勒住了他的脖子。

  只听咔嚓一声,是脖子扭动的声音。

  “啊!好痛,好痛”男子在剧痛下,开始狂乱挣扎。

  李檀并没有竭尽全力的,去扭断他的脖子,毕竟是一个女子,如果可以还是尽可能的限制他的行动比较好些。

  李檀手上的劲力增大了一分,男子瞬间如同脱力了一般,逐渐不再反抗。

  “快说,你都知道些什么,本住在这里的两个人呢?”李檀眼神坚定的质问到,现在只差男子承认他的所作所为。

  “啊!姐姐,姐姐,轻一点,轻一点,要断了,断了。你要问什么,我都说,都说。”男子一个劲的求饶。

  “你叫什么名字?鬼鬼祟祟的躲在这里干什么?”李檀又质问到。

  男子沙哑着嗓子:“我,我叫张琛,是二当家,二当家让我在这监视你的。”

  “监视我?”李檀听到这一句实在是想不通个缘由,李檀平日里处事谨慎,说话委婉,很少得罪别人,况且现在小镇都没有了,还会有什么仇家。

  张琛嘴角漏出抹微笑,刚才那一句让李檀的手劲少了不少。急中生智,毕竟是个男人面对一个女子,只要有一点优势,翻盘如反手般简单。双手猛地抓住李檀的手臂,向前猛摔。

  “啊!”李檀虽然身材在女子中算的上高挑,但腰肢纤细不足一握,整个人也不过八九十斤,要说什么站了分量还是胸前的东西占得多些。

  对于一个山间野汉,只手就有百斤力量,一手提着一个李檀,估计笑道比扛着两袋粮食还要开心。

  李檀猛咳一声,整个人被摔了一个四脚朝天,模糊的眼睛看到的,可是七八个如狼似虎的汉子。

  张琛活动下脖颈,又握了握手腕,看着如烈火骄阳般夺目的李檀,口水止不住的流下“这可比前年几天抓住的,要好的多啊!”

  荣玲生性活泼,虽然长得眉清目秀,但只能算是小家碧玉。在这荒野山林中貌若天仙,但出了这里,到了皇帝的龙床上,却也只能埋没在各种倾城倾国之间,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当然这并不是说荣玲长的不好。

  听了张琛的话,李檀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荣玲:“你说的是人叫荣玲吗?”

  “叫什么关你什么事,到了自然不就知道了吗?”张琛不耐烦的说道:“刚才你弄得我好惨啊!”

  “哈哈”李檀揉揉脑袋,苦笑一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