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十年度一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章 生活费

十年度一生 未生春 2332 2020.01.02 15:27

  寄语:我也想给你最好的,你想要的,但是请原谅现在的我如此的无能为力。

  招生考试的事情就此告一段落。

  厉亚由此名声大震,成了丹兰县的明星。张杰良之后也没了动静,变得低调了一些,“叫你一声大哥”的狠话也不了了之。

  厉亚也从文科生转成了美术特长生,好长一段时间,厉亚像是着了魔一样痴迷美术,每天泡在画室里很少露面,他开始系统学习美术的基本功。

  他知道绘画如果只凭天分而没有扎实的基础功底是难成大器的,天分总会消耗殆尽,作品创意也会黔驴穷技。

  “高三年级的厉亚同学,请到学校门口,有人找。”

  中午厉亚正吃着饭,广播站就传来白天雪儒雅的声音,厉亚急忙放下碗筷赶到了学校门口。

  “爸。”

  厉亚和保安示意这是他的爸爸,得到同意后便领着爸爸穿过操场,来到了宿舍楼下。

  爸爸穿的很干净,发型也亮泽,应该特地打扮过才来的。但衣着看起来非常的陈旧,褐红色的衬衫有好些年头,长年累月的洗涤,已经褪色到分不出原本的颜色,领子也褶皱不平整。爸爸左胸口的口袋里装着一包青竹香烟和一个红色打火机,显得胸口鼓鼓的。

  爸爸身高一米六八,因为长期在矿里干活的原因,皮肤有些暗了下来。但从他的五官和厉亚的模样,依然可以断定爸爸年轻时候非常的帅气。

  黑色皮带,黑色西裤,仔细看会发现裤子上有些黑色针线缝补的补丁,就在屁股右边的位置,这是长年累月的磨损导致的破洞。爸爸穿着一双当时比较潮流,但已经很陈旧了的棕色凉鞋,这双鞋子厉亚记得是哥哥穿旧的。

  小时候家里穷,厉亚印象中自己经常穿着一件蓝色线条的休闲衬衫和一条蓝色的喇叭裤。因为没鞋子穿所以经常光着脚丫。喇叭裤和衣服都是哥哥穿过传下来,大的穿完小的穿,今后家里再添丁那么小的继续穿。

  爸爸出门时候梳的是四六开的分头,因为骑着车奔波几十里的原因,发型有些凌乱但亮泽依然。

  “爸,这边。”

  厉亚引着站在宿舍大门的爸爸往里边走。宿舍门口人多眼杂,是老师同学去教室的必经之路。

  “嗯。”

  爸爸跟着厉亚进了宿舍前庭,站在门卫室死角的位置,他满脸笑容。

  爸爸不慌不忙的从裤兜里掏出了破旧的黑色钱包,可能是过于破旧,那屈指可数的纸币露出了来,还有身份证之类的证件。

  爸爸拿出了所有的钱,零的整的,数了数,把两百多块递给了厉亚。

  “今天到城里买点配件,顺路过来看看你,呐,现在就这么多,先用着,后面的再补上。”爸爸看着俊俏优秀的儿子满意的说道。

  “爸,我还有够着呢。”

  厉亚不经意朝着爸爸另外的一只手看了看,他零零散散的留了一小部分,估计不到五十块钱。

  “拿着吧,我过几天就拿到工钱了。”爸爸把钱塞到他手里,面带微笑的说道。

  厉亚不好意思的接过了爸爸给的钱,心中很不是滋味,鼻子酸酸的忍住了没哭。

  “今晚还赶的回去吗?”

  厉亚有些担忧的问,厉家村距离丹兰县城有着四五十公里的路程,而且每天的大巴车班次有限。厉亚每次回去都要早早的先去车站排队买票才能坐上一趟。车子开在绵延崎岖的山路上,就跟坐在公园里的过山车一样紧张刺激。

  “来得及的,我开摩托车来,准备打谷子了,家里打谷机坏了。我要去买点零部件回去修理一下。”

  说道摩托车爸爸难掩自豪的说。

  初中那时候村上就陆陆续续普及了摩托车,爸爸算是比较早的一批摩托车车主,他买的是一辆红色的鸿达摩托车,车头是尖的,跟雅马哈的一样像跑车可炫酷了。

  因为有了骑摩托车交通、拉货也方便了许多,所以骑摩托车也成了农村孩子的一项基本技能,厉亚刚上初一那会就半桶水的学会了骑摩托车。

  那天是开学报名的日子,收拾好行李,爸爸故意的问道:“你开还是我开?”

  “我开!”

  厉亚意想不到的兴奋,难道上了初中爸爸终于认可我是大人了?这么放心爽快。

  这是厉亚第一次真正意义的骑摩托车,车后座绑着住宿用的木箱,爸爸坐在后面双脚点地,紧紧的护住他。

  “慢点,慢点,油门别抓得太紧了。”厉亚在爸爸紧张的指导下摇摇晃晃的上路了,那是厉家村唯一一条通往外界的山路,窄窄的不过两米宽,路面泥沙碎石,路边杂草丛生。

  “慢点,前面来了一辆小型的泥头车,看到了吗?要不我来。”

  爸爸指着两百米开外迎面而来的喷着绿漆面的大车紧张的说道。

  “看到了,我开慢点就好了。”

  厉亚虽然紧张到手心冒汗,但是他还是带着第一次骑车的兴奋毫不推让的继续前进。

  两辆车越来越接近,能会车的路面也越来越窄......

  “慢点慢点慢点!”

  “哎,哎,哎......”

  “啪”的一声响。

  “啊......”

  “没事吧,儿子。”

  爸爸赶紧爬起身来,把厉亚从摔倒在地的摩托车下拉了出来。

  “没事,被排气管烫了一下。”

  厉亚坚韧的边说便撩开裤脚,只见一大片被灼伤的红印。

  “爸,你没事吧?”

  “我没事,来涂点口水润一下伤口。”说完把爸爸用手指在嘴唇间一划,把一泡清澈透明的口水往厉亚泛红伤口上抹去。

  “箱子摔烂了。”

  厉亚回过头望去,只见路面上一道五六米长的划痕触目惊心,箱子摔落在划痕的那头,衣服裤子,短裤袜子之类的东西凌乱的掉在地上。

  “下次注意了,看到大车别慌,别急着开车,最好是停下来紧紧的靠着路边别动......”

  爸爸没有呵斥和责怪厉亚,但是厉亚看到他脸上凝重不已,或许爸爸知道他也太大意了吧。

  接下来的路程,自然爸爸亲自驾驶他那辆车头被摔得四分五裂的红色鸿达摩托车继续前进。

  厉亚坐在背后惊魂未定,心想着真是命大,刚刚眼看着摩托车就要摔倒泥头车的车底下了......

  往后的日子里,每当厉亚想起这事的时候都会起一身鸡皮疙瘩。

  “那我就先回去了。你好好读书。”爸爸突然打断了厉亚的思绪,拍拍他的肩膀满意的说道。

  “嗯,爸你开车慢点。”

  厉亚送走了爸爸,回到宿舍换了衣服便上课去了。

  爸爸每个月的工钱有多有少,挣得多就给厉亚多点,挣得少那也不低于标准。有时候学习紧张需要补课一两个月没能回家,爸爸就会给厉亚送来生活费。每次来都是广播站通知的,每次通知都是白天雪播报的。

  厉亚想着从这个月起自己的生活费从原来的四百块增加到了八百块。他就有些后悔自己从文科生转向美术特长生。因为专业课的费用和材料费是不小的开支。

  但爸爸却骄傲自信的说:“没事,就算是砸锅卖铁都会把你供着,上了大学就好了,我儿子大学学费学校都免了了。”

  “爸......”每当想起爸爸的话,厉亚就感觉到羞愧不已。自从厉亚破格考试获得第一名以后,他就变得有一些些虚荣,毕竟他成了丹兰县家喻户晓的状元。但越是受人关注,厉亚心里就觉得越落空,他怕别人嘲笑自己是农村的,笑他们家穷。这样的出身似乎这跟他状元的身份格格不入。

  下午的课厉亚不由自主的陷入自卑,他满脑子都是那副爸爸寒酸的模样,还有志愿申请表上户口栏写着的“农业”“务农”的字样。

  厉亚做直了身子,拿起笔在空白的草稿纸上写满了“改变命运”“努力学习”“赚钱赚钱”的关键词语。

  “亚。”

  “亚。”

  “亚,有好事找你!”

  厉丰富挑眉毛咧着嘴走了过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