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十年度一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6章 暴打张杰良

十年度一生 未生春 2619 2020.01.25 21:19

  寄语: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老子今天就废了你!”

  张杰良怒气冲冲跑进教室,挥舞着拳头朝着厉亚打了过来,厉亚刚拿出语文课本准备早读,来不及躲避就挨了一拳,从椅子上摔了下去,把身后的桌子撞的七歪八扭,同学们一下子哗啦啦的往外跑。

  厉亚用手摸了摸嘴角,手上都是血,一颗门牙有些松动。

  这个狗仔大王梁放昨晚没忍住,当晚就在学校的论坛上爆料了白天雪厉亚情定中秋节的爆炸性新闻。一时间弄得是满城风雨,同学们议论纷纷,大多数都表示祝福。张杰良自然也知道了,憋了一个晚上的三昧真火,无处撒。终于等到早上,你说他这一拳憋了一晚上能没有力气吗。

  “靠,死肥仔你找死!动我厉家村的人。”

  厉丰富迟钝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直接翻上桌子秒到张杰良跟前,一脚飞了过去。踢的张杰良人仰马翻,赵腊和吕方龙在身后赶紧把他扶了起来。

  “给我上,打死他们俩村仔......”

  话没说完,厉亚拿起一本数学课本,冲了上去啪啪啪来回几下。

  “以前不还手是怕你脏了我的手。”

  “我看你个肥仔有嚣张,来啊!”

  厉丰富接着又跳下桌子,对着张杰良的肚子一脚踹了过去,赵腊和吕方龙没扶稳,三个人就跟绑在一起的连体人,全部都倒在地上,费了好大的劲才站起身来。

  厉丰富接着扬起巴掌,想着来一记三响炮,张杰良三人怕的忙用手遮挡着脸部,直发抖不敢吭声。

  “行了,哥。”

  “不行!告诉你亚,今天你不把他打怕了,明天他还一样欺负你。”

  ......

  “来啊,我看谁厉害,跟我打!”

  训导主任杨向荣闯进教室,猛地一脚把门边的一张椅子踢飞,撞到讲台上啪的一声,全场肃静,杀气腾腾。

  .......

  “这个张杰良就该狠揍一顿。”

  白天雪推着车,转过头看看厉丰富,又看向嘴角伤口还未愈合的厉亚,有些开心又有些心痛的说。

  “看不出来你还man的嘛。”

  苏芳也停了下来,看着厉丰富忍不住夸了夸一句。

  “那当然,这都是皮毛,你以为我学的散打都是花拳绣腿啊。”

  厉丰富可得意了。

  “亚,你啪啪啪几巴掌打的可真过瘾啊,哈哈。”

  厉丰富拍着厉亚的肩膀,可乐呵了。

  “唉,气倒是撒了。但是明天我爸来了我该怎么说。”

  打架?恋爱?这样的标签从来没有在厉亚身上能占得一席之地。在爸爸眼中,他永远是个成绩优异的乖孩子,他不知道爸爸能不能理解这件事。

  “我都不怕,你怕啥。你放心,这事情我都想好了,我扛着,反正也是他张杰良先动的手,咱们这是自卫,最多也算是自卫过度。罪不至死,你放心吧。”

  厉丰富说的轻巧,他是惯犯了,有经验,父母心里有准备。

  厉亚没说话,大家也都沉默下来,四个人推着车并排走,都快把学校单行线的林荫道给挤满了。

  今天是周五,晚上学生可以自由外出,下个周六就是十大歌手比赛了。好不容易厉亚答应了一起参加比赛,白天雪自然得好好准备准备。他找了学校附近的一个服装出租的店面,想着让厉丰富和苏芳给他和厉亚提点建议,租两套衣服,最好是天仙配的那种。

  ......

  “没事了。”

  爸爸厉勇从训导室出来,中午放学同学都吃饭去了。教室里只有厉亚在等着他,他来到教室坐在厉亚的位置上,伸出手在厉亚肩膀上轻轻的拍了拍,带着些许淡淡的微笑说。

  爸爸从来没有骂过厉亚,这次也没有,厉亚委屈的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假如一根睫毛脱落,那么如洪水般眼泪就一定会倾盆直下。

  “爸,他太欺负人了。每次都嘲笑我是农村来......”

  “好了,爸知道,不怪你。”

  厉亚想解释着自己已经非常努力的克制自己,自己不是坏孩子,但是这次真的忍无可忍。

  爸爸打断了他的话,收回目光低着头,把自己眼中的眼泪强行收了回去。

  拿起桌子上的圆珠笔,打开厉亚的笔记本,行云流水的几下,给厉亚留下几行字。

  “我先回去了,下次保护好自己,小心点别被打着。”

  厉勇起身,从兜里拿出了破旧的钱包,数了数凑了凑两百块递给了厉亚,就走出了教室。

  厉亚没接,厉勇把钱放在了桌子上。

  “爸,对不起。我下次不会了。”

  厉亚终于没忍住,没等睫毛脱落,那如洪水般的眼泪上涨,越过眼眶飞流直下,狠狠地砸在笔记本上的那几行字“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厉勇没有回头,一直低着头穿过操场,走出了校门。跨上摩托车,后视镜不小心提醒着他,停住,你也不能哭。

  越来越接近冬天的秋天,就要结束了。这样的天气渐渐多了些冷。

  如果当年的自己能够争气,现在孩子也不至于如此低声下气的受人欺负......

  “轰轰轰。”

  厉勇突然加大了油门车子冲了出去,他想尽快离开这里,以免被孩子的同学看到,回头又给他增添烦恼。

  “爸,我给您倒杯水。”

  白天雪丢下书包,出奇的乖巧懂事,给白永胜倒了一杯热水。

  “说吧,什么事。”

  白永胜习惯了她这一套,面无表情的继续在笔记本电脑面前翻阅着公司的财务报表。

  “爸。”

  白天雪感觉不受待见,就撒起娇来,走到白永胜身后,双手搭在他肩膀上。

  “爸,我给你揉揉背。”

  “说吧,轻点,可别把我肩膀按坏了。”

  “爸,我和张杰良那娃娃亲还算不算数?”

  “哟呵,闺女,年纪还小呢,别想着这么快嫁人啊。”

  妈妈林双颜带着围裙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有些惊讶,这孩子怎么会问这个问题。

  “妈,你别闹。”

  被妈妈误解了她的意思,白天雪听着很不是滋味。

  “爸,能不能去跟他们张家解除了这个娃娃亲。”

  “什么!”

  白永胜猛地用力拍响着桌子生气的站起来了。双手搭在他肩膀上的白天雪一下子被撑开失去了重力,后退了几步差点没摔倒。白永胜转过头表情严肃的看着白天雪。

  “你能不能轻点,别吓着闺女!”

  林双颜急忙走上前,伸出双手把白天雪抱在怀里。

  “哇哇......”

  “我不喜欢张杰良,他是个坏人。在学校就会欺负同学,到处打人,还到处说我跟他订了娃娃亲,是他张杰良的媳妇......”

  白天雪哭的稀里哗啦就跟倾盆大雨一样,把林双颜和白永胜的心都淋湿了,凉透了。

  “白永胜,我早就跟你说了。张家这个小的就跟他爸一个德行,你还不快点处理这事,是想让我闺女的清誉毁在他手里是吗。”

  林双颜顿时来了气,冲着白永胜破口大骂。

  “好了,别说了!”

  张杰良这人的作风和品行确实不行,白家张家是世交,这十几年他也是看着张杰良长大,跟自己儿子一样,他再熟悉不过了。

  心想着这娃娃亲虽然不能当儿戏,但也不能道德绑架着孩子,弄不好把闺女的下半辈子往火坑里推。但是碍于情面这事一直没好意思跟张家提起。

  现在倒好了,这张杰良居然过分到这个地步。看来这事情不能再拖了,孩子准备高考了,可不能因此影响了学习。

  白永胜心中憋屈,加上户外有些微冷,他独自饮了一斤二锅头,脸色通红多了些许胆气,想也没想便推开门,朝张家走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