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少年派的沧海桑田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棒打鸳鸯

少年派的沧海桑田 未生春 3243 2020.01.12 12:19

  “哟,我的天雪妹妹,不是说去学校吗?怎么跑这来和这小子约会啊。”

  张杰良克制自己内心的不悦,盘问着白天雪,这白天雪竟然欺骗自己。

  “你管我呢,我找厉亚请他教我唱歌,他写的原创歌曲,我要参加十大歌手比赛。”

  毕竟骗人在先,白天雪这时候语气并没有以往的那般强硬。

  “什么?他教你唱歌?哟,厉亚你还会写情歌啊。我看写的是自作多情的情书吧,哈哈。”

  张杰良先是有些惊讶然后又哈哈大笑,赵腊和吕方龙也跟着哈哈大笑。这怎么可能,电视剧里的男主角该具备的才华都被你一个农村来的厉亚具备了,那我张杰良这角色搁哪放。

  “张杰良,请你搞清楚状况。别在这胡说八道。”

  厉亚这时候可不能认怂,人家都找上门棒打鸳鸯了,如此过分,自己不能没有一点男子气概。

  “我胡说八道,哈哈我就胡说八道你怎么了。你还真当我傻啊。”张杰良看着她俩男才女貌的站在一起就觉得不舒服。

  “你真是以为自己会点画画,写两首歌,就可以到处出来招摇撞骗勾搭女孩子啊。哎,天雪,我可跟你说这小子想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可别上当啊。”

  “你说谁招摇撞骗,张杰良,你不要以为我好欺负。你别忘了,上次比赛你输了,还没有叫我一声爷呢!”

  厉亚忽然有些得意,哼。

  “呵,叫你爷爷,就你这样你不看看自己那穷酸样,侥幸赢了一局还以为飞天了。今天我倒是想听听你叫我一声爷。”

  张杰良你这简直就是老赖啊,说话不算数,还翻脸不认人,就会人多欺负人少,真是没出息。

  “你......”

  厉亚紧握着拳头,非常的生气。

  “张杰良,你到底想干嘛。如果没有别的事请你离开,我们还要练歌。”

  白天雪担心张杰良会胡来,就想着尽快打发他。

  “呵,天雪,这事你别管。我俩的事情回头再跟你算。”张杰良对白天雪也多了些不满,毕竟定了娃娃亲的,一只脚已经踏进我张家的大门了。现在竟然私底下约会情人。这事情很严重,我不跟你斗,回去了我让大人们来定夺。

  “厉亚,我就欺负你,你能把我怎么样。来,兄弟们把他的情书拿过来我看看。我看看这个农村仔的文采有多肉麻。”

  张杰良下了狠心,对吕方龙和赵腊使了使颜色。这时候三个人就把厉亚团团围住,就跟上次在教室里的场景一样。厉亚左顾右盼,防不胜防。

  “张杰良,你要干嘛,别胡来!”白天雪见状冲了进来,站在厉亚前面双手伸张,想要保护着厉亚。毕竟这事情因自己而起,而且张杰良这个混蛋的手段,她可是知道的。

  “天雪,你别管我。他们不敢对我怎么样。”厉亚说着把白天雪推开,拿起木吉他挡在了自己身前,手中紧紧的握着歌谱。他领教过张杰良的手段,这次他知道免不了受皮肉之苦,心里面不免非常的紧张。

  “农村仔,你真的该打,你可知道天雪是谁?”张杰良嚣张的看着厉亚,三个人围着厉亚,转着圈。

  “我们张家和白家是世交,我和天雪从小就定下娃娃亲,她算是我张家半个媳妇。你给我出来凑什么热闹,装什么文艺青年,阳光男孩。找死!”

  张杰良得意的显摆着自己和白天雪的关系。

  “什么......”厉亚猜的出他俩关系不错,但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他俩竟然是世交而且定了娃娃亲。自己贸然答应了白天雪的邀约,怪不得张杰良会如此气愤,可是......可是毕竟只是娃娃亲,现在恋爱自由,每个人都有重新选择的权利。

  “张杰良,你别在这胡说八道。厉亚,你别听他瞎说。我一直来就把他当成哥哥,没想过什么娃娃亲。那都是大人们的玩笑话,我回去就让我爸收回这玩笑话。”白天雪说到自己爸爸,声音有些大,似乎在警告张杰良。

  “什么,玩笑话?白天雪这是你逼我的。”张杰良心都凉透了。没想到我张杰良从小到大疼爱有加的照顾着你,你竟然对我说我是你哥哥,把这娃娃亲说成玩笑话。

  “给我打。”张杰良没有多说什么,他只能把所有的怨气都撒在厉亚身上。赵腊和吕方龙两人,故技重施,一下子就把厉亚的左右手给紧紧的控制着,张杰良说着上前就是一脚踢了过去。

  “啊!”厉亚疼痛的瘫在地上,捂着下档,表情痛苦难受。张杰良这一脚差点没把厉亚的枪给报废。赵腊和吕方龙见势有些惊慌,紧忙把手松开,大哥你这一脚也太没有分寸了吧。

  厉亚疼痛难忍,瘫在地上不停的转动。

  “张杰良,你不要乱打人,你这是违法的。”白天雪看着厉亚,急忙凑了了上去。

  “厉亚,厉亚你没事吧,对不起都怪我害了你。”白天雪看着难受的厉亚显得非常的害怕,都怪自己把厉亚害惨了,这个张杰良太狠了。

  张杰良对这一脚不以为然,抢过厉亚手上的吉他和歌曲。高高举起吉他然后重重的摔在草坪的石板路上。

  “啪”的一声,吉他摔得稀巴烂。

  “你干嘛!”厉亚抬起头一看,这可是自己跟同学借的吉他,摔了自己要赔的,怎么样也要一两千块钱一把。这么多钱,自己怎么赔。

  “呵,《影子》啊,我来到你曾经最喜欢的城市,都是为了你为了寻找你的足迹。呵呵这写的啥玩意,乱七八糟。”张杰良拿着歌谱看了前面两句就觉得恶心,写的啥玩意,居然也能把白天雪这样的刁蛮公主的魂都给勾了,看来白天雪也太肤浅了。

  张杰良虽然从小接受良好的文化教育,但是在写作方面却是个粗人,啥温柔浪漫都不会。说白了,学个画画就跟个机器人一样循规蹈矩,手法僵硬,缺乏创意。所以在考试中才会落败。

  “什么,我选择了放弃,因为我爱你......”张杰良一眼不小心看到了歌词的后半段。

  “草,农村仔,表白的手段可真绝啊,欲擒故纵,你都选择了放弃,你还来跟我家天雪约会,你这不是说一套做一套吗。真是欠揍。”张杰良自以为是的解读着歌曲的含义,心中瞬间觉得这个家伙泡妞可真有一套,如果不是敌人那非得好好的学习学习。可是没办法,谁让你跟我的天雪搭上了,我注定学不到你这泡妞手法了。

  “呲呲呲呲。”张杰良两只手来回的呲呲,把歌谱撕成无数小碎片,对着厉亚撒了过去。

  “张杰良!你给我记着,我厉亚跟你势不两立。”厉亚咬牙切齿,瞪大眼睛看着张杰良。心中立誓,今天我受尽了这般侮辱,有朝一日一定会让你张杰良加倍奉还。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厉亚知道今天如果自己来硬的,真说不定被打死,不能鸡蛋碰石头,再加上刚刚张杰良这一脚,是要我断子绝孙啊,现在还痛着,那种蛋蛋被踢的感觉我想每个男人都应该懂的。

  “啪!”唉,人啊你越软弱别人就对你越狠。张杰良走上厉亚跟前,示意赵腊把白天雪拉扯到一边,然后突然对着厉亚就是一巴掌甩了过去。

  “跟我势不两立,就凭你这样。今天对你算是客气了,你要是再敢骚扰我在家天雪,我让你见血。”

  “张杰良!你要是再敢动厉亚一根汗毛,我白天雪跟你绝交!”白天雪就算是白公主。如果失去了追谁者的拥护,那也是再普通不过的一个女孩,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白天雪使出这一招狠话,希望能够阻止张杰良。

  “啊!我跟你们拼了!”

  厉亚终于忍无可忍,无需再忍,忽然使劲挣脱开吕方龙的束缚,猛地站起身来捡起摔在地上的木吉他,对着张杰良就是一阵猛砸,赵腊和吕方龙急忙想要上前帮忙,刚想凑近了,厉亚拿着吉他对着他俩不停的挥舞着,这阵势就跟个手持刀剑的高手,张杰良三人不敢靠近半步。

  “行啊,还敢还手。天雪,你可看到了,接下来你可别怪我啊。”张杰良一只手轻柔着被爆打的屁股和一只手摸着头。接着忽然从兜里拿出早已准备好的一把小匕首,顿时脸上挂出了凶狠的面容。

  “阿良,这样会出人命的。”

  “是啊,教训一下就可以了。别动刀子。”吕方龙和赵腊看着张杰良露出了刀子,感觉到事情现在非常的糟糕。

  “别吵!”

  张杰良就像斗牛场上被惹怒的那头公牛,谁也阻挡不了他的横冲直撞。

  “张杰良你别乱来,冷静点!”

  白天雪被张杰良吓得快晕过去,自己真不明白他怎么会找到这地方,而且会做出如此危险的行为。

  “来啊!我不怕你!来啊!”厉亚额头直冒汗,紧紧的盯着张杰良手中的匕首,不敢有半点大意。

  “张杰良!你要干什嘛!放下手中的刀!”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厉丰富就跟飞奔的野马,出现在一百米开外的地方,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