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十年度一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章 吕赵兵变

十年度一生 未生春 2379 2020.01.14 01:39

  “张杰良,放下你手中的刀,别乱来!”厉丰富随手在路边捡了一根木棍,冲到了张杰良前面。

  “又是你,厉丰富,你真是多管闲事。”张杰良急红了眼,面对厉丰富他有些克制。

  “富哥,你怎么来了。”厉亚看到厉丰富来了,觉得很惊讶。

  “厉丰富,你快救救厉亚,都怪我连累了他被打。”白天雪看到高大威武的厉丰富出现,心中多了一些安全感,厉亚终于有救了。

  厉丰富看了一眼他俩,没有回答。

  “你们两个真想跟他一起犯法啊,弄伤了谁你们都少了干系。除了被学校开除还要坐牢,后果非常严重,你们一定要冷静下来。”

  厉丰富拿着木棍指着赵腊和吕方龙说道。正好说中了他俩的担忧,本来他俩就觉得张杰良这样搞有些过火了,会出大事的,所以此时听了厉丰富的话,虽然心里害怕,但是想着也不能让张杰良胡来,到时候连累了自己。

  这时候,赵腊和吕方龙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更加不犹豫不决,不敢轻举妄动。

  “啊良,今天咱们人也打了,气也消了,这是就这样得了。不要冲动啊。”

  “是啊,阿良,不要冲动,这刀子可不好玩,会出人命的,我们要坐牢的。”赵腊和吕方龙一言我一语,两人就跟西安事变的杨虎城张学良一样,在给蒋介石谏言。

  “闭嘴,你俩听我的还是听他厉丰富的,今天谁来了都没用,必须要给厉亚留点记号,给我把他抓住!”谁知,忠言逆耳啊,张杰良下定了狠心要给厉亚见点血,说着又挥动着手里锋利的匕首,向前进了一步。

  “bie”的一声响,张杰良忽然间愣了一下,感觉胯下可凉快了。“完了完了.......”这一脚加上之前的那一脚,现在裤裆撕开了一个大口子,怎么办啊。”他可尴尬了。他知道现在其他人把注意力都放在了他手上的匕首,只要往下看一眼,就一定能够看到自己红色的底裤。于是他故意把匕首举高,挥舞了几下,把众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了手上。

  “张杰良,你敢乱来,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厉丰富震怒,拿起手中的木棍随时保持攻击状态。

  “你们两个也想跟他一样做犯法的事情吗,你们这是在自毁前途,你们父母也会因为你们的愚蠢行为而感到耻辱。”白天雪知道怎么劝张杰良他都不会听,所以想着从赵腊和吕方龙下手,希望他俩能够听得明白。

  “你给我闭嘴,不要给我在这里蛊惑人心。”张杰良怒斥白天雪。白天雪第一次被张杰良这样怒吼,心里难受,有种失去某样东西的感觉,空空的。

  “啊良,这事情我们再商量看怎么解决吧,别冲动。”

  “嗯,我觉得也是,这事我看就算了吧。”白天雪这话说的吕方龙和赵腊听懂了,不停的劝阻张杰良。

  “你们两个如果怕了就给我滚一边去,看老子怎么教训他,学着点。”张杰良不顾交情的甩了一句脏话,根本没把他俩当兄弟。

  “厉亚,别以为厉丰富在我就能放你一马,我说过今天给你见血,长长记性。”张杰良情绪越来越激动已经快忘了自己曝了光的下档,就要出手。厉亚神经绷紧了,把吉他挡在胸前,死死地盯着张杰良,怕他突然出手。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赵腊和吕方龙相互使了个眼神,然后忽然转身一前一后把张杰良紧紧的按在草地上,厉丰富急忙上前立马夺过他手中闪闪发亮的匕首。

  厉亚和白天雪见状非常的惊讶,天不亡我啊,终于舒了口气。

  “阿良,你可别怪我们,我们都是为你好。”控制了张杰良,吕方龙连忙对他讲道理,希望张杰良过后能够明白他俩的苦心,原谅自己。

  “你们两个废物,放开我,你们这竟然敢这样对我!”张杰良怒斥,万万没想到尽然被自己的左右手给反了,这时只见他两只大腿紧紧的夹着,想要掩饰自己的下档,不让人发现自己的尴尬之处。

  “你们还快走。”吕方龙急忙对着傻站着的厉亚和白天雪说。

  “哦哦,谢谢你们。”厉亚和白天雪收拾好东西,急急忙忙的就要走。

  “哇,你们快看张杰良裤子撕了个大口子,还穿个红内裤,哈哈。”厉丰富眼睛可刁钻了,不小心多看了几眼被紧紧按在地上的张杰良,才发现了这个爆炸性的讯息,这时几个人都齐刷刷的看了过去,捂着嘴巴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看什么看!”张杰良尴尬至极,前一秒那凶狠的劲一下子烟消云散。

  “哈哈,张杰良你出门不检查裤子啊。破这么大个口子都没发现,你瞎啦。”厉丰富说起狠话来,能把张杰良气死。可谁又知道张杰良摔了一大跤。

  这时候赵腊和吕方龙急忙松开手,把张杰良扶了起来。

  “滚!”张杰良甩开他俩的手,自己吃力的站起来。他脱下外套,把它紧紧的绑在腰间,这样总算把下半身都遮挡住了。

  “你们都给我记住了。今天算我倒霉,下次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特别是你,厉亚,你给我离天雪远一点!”

  张杰良恶狠狠的说道,他知道手中没有了匕首,赵腊和吕方龙又军心动摇,而且厉丰富也在呢,接下来再闹,他肯定吃不到便宜,说不定还会吃大亏。于是,他灰溜溜的离开了丹青湖畔,赵腊和吕方龙跟两个奴才一样紧紧的跟在后面。

  赵腊和吕方龙今天的举动让我想起了张学良少帅和杨虎城将军的西安事变。他们虽然阻止了张杰良的违法行为,但是也不至于跟厉亚几个有什么好的交集,毕竟他俩和张杰良是桃源三结义的好兄弟。他们这么做,确实也是为了不让冲动的张杰良犯下不可原谅的罪过。

  危机终于解除了,厉亚三人终于把悬着的心放下了。如果没有赵腊和吕方龙的“丹青湖畔事变”真不知道事情会发展到什么地步。

  “富哥,你怎么也来了?”厉亚可纳闷了。

  “对啊,你怎么来了。”白天雪问道,回想刚才的情况还心有余悸。

  “我......一个人过来走走,没想到就碰到了这事,真是老天保佑。要不然真不保准张杰良会做出些危险的事。”厉丰富说道。哼这个厉丰富可真狡猾。明明一个人闲得无聊,想过来偷看厉亚和白天雪的约会,还竟然把自己说了见义勇为的英雄,太不要脸了。

  “走啦,回去了。张杰良暂时也不会轻举妄动的。”厉丰富表情平静的说道。

  “你们先走吧,我还有点事。”

  厉亚摸着摔坏的木吉他,忽然愁眉不展的说道,这可是跟同学借的吉他。而且价格挺贵的。现在被摔烂了,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办。

  ......

  “厉亚,你不用担心,这事因我而起,我会承担责任的。”白天雪一眼就看出来厉亚的心事。

  “我们明天一起去给你同学换一把新的吧。”白天雪表情自然的说道。有钱人家的孩子,只要是想要的基本上都可以得到。这不到两千块的木吉他,根本不在她白天雪眼里,但是对于厉亚来说,这就是家里一下子也凑不出这么多钱。

  “这......”厉亚有些羞愧难当,一路上什么也没说。

  听着白天雪这话说的,厉亚心里突然感觉到极度的自卑,自己和白天雪的距离似乎非常的遥远。看来真的就像张杰良说的那样,自己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