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少年派的沧海桑田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厉亚陷入自卑

少年派的沧海桑田 未生春 2223 2020.01.08 16:20

  “厉亚,对不起,今天都怪我。”发生这样的事情白天雪感到非常的自责。而且厉亚三番两次的被张杰良欺负,都是因为自己。她想了想,自己应该找个时间和父母说清楚,解除娃娃亲的约定,要不然张杰良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这不关你的事。”厉亚蛋蛋被踢了一脚,现在总算没那么难受。但他心里想着,这件事他不会就这么算了的。张杰良我都记住了,有朝一日我一定要你加倍奉还。

  “吉他的事情我自己想办法解决吧,你就不用管了。”厉亚想着这事还是要自己解决,不能让白天雪破费,她也未必有能力解决。但是自己该怎么解决,他一时没有想到好的办法。家里面肯定没钱,要张杰良赔偿那也是不可能的,而且事情传出去那就更不好了。越想越乱,越想越头疼。

  “不,厉亚。我说了,明天就去给你同学买个新的,你听我的这不是你的责任。”白天雪对于厉亚家庭经济情况她是知道的,她只能拼命的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样或许厉亚比较容易接受。

  厉亚心中五味杂全,一路上没有再说一句话。

  秋天的深夜,繁星点点。白天雪坐在闺房的阳台上,看着天空发呆。少男少女都避免不了情窦初开的那一刻,这一刻犹如一颗种子在白天雪的心中发了芽,只要浇上水,这种子就很快开花,而这水就是表白。

  今天的事情虽然被张杰良搞砸了,但是白天雪发现自己已无法自拔的喜欢上这个会画画,会写歌弹吉他,有些呆傻帅的少年厉亚。

  “厉亚会不会也在想我呢,他肯定也喜欢我的。她会向我表白吗?”

  “我觉得他不会,傻傻的样子。就算喜欢也不会的。”

  “那我要主动一些吗?”

  “再等等,从他在丹青湖畔的眼神,我知道他喜欢我的。”

  “他一路回来都不怎么开心,这是为什么呢?”

  白天雪自言自语,他非常有自信,但有些按捺不住自己的喜欢,喜欢就勇敢说出来,白公主就是这样的性格。

  ......第二天。

  今天是星期天,白天雪昨天约好了要厉亚一起去买吉他。大清早她就骑着自行车在男生宿舍楼下等着厉亚,引起了男生宿舍一阵骚动,女神这到底在等谁呢?

  “女神,女神,我爱你。”

  “女神等谁呢?”

  “女神我可以坐你的自行车吗?”

  “女神,到家里来坐坐啊。”

  周末的时间总是自由而又轻松的,同学们透过阳台表达着对白天雪的喜欢,白天雪感到害羞的微微低头。

  “厉丰富,白天雪来找你了。”

  上次白天雪到教室找了厉丰富,大家都还以为他俩有戏,所以有同学就喊了起来。

  “谁啊?”厉丰富被吵醒,双眼朦胧,刚想一探究竟。

  “不对啊你看,是厉亚。”李哲边刷牙边大呼一声。只见厉亚朝着白天雪走去,白天雪扶着车兴奋朝着厉亚挥手。厉亚简单的打了个招呼,继续往前走。白天雪跟个迷妹一样,推着车子追上了厉亚。两人就这样消失在校门口,同学们一阵议论纷纷,最后都欣然接受了,男才女貌嘛。

  “你骑车载我吗?”刚走出校门,白天雪就嘟起嘴吧,眼睛瞪的可爱,看着厉亚说道。

  “嗯,你可坐好了。”

  白天雪侧坐在后座,双手规矩的扶着车子后座,不敢触碰厉亚的腰间,但是整个人开心的像吃了蜜桃一下。

  不一会买好了吉他,事情告一段落。白天雪心里面感觉轻松了好多。但是厉亚却抑郁寡欢,白天雪想着能够逗逗他,但是厉亚始终面无表情,提不起笑容来。

  下午厉亚带把吉他带回了宿舍还给了同学,一个人逛了好几圈,他内心自卑到了极点。他接受不了让白天雪掏钱买吉他还给同学,但是他没有办法拒绝。他喜欢白天雪,但是他想想自己,再想想白天雪,太遥远了,张杰良的话一直在他脑海中漂浮,他更加觉得自己不配。他决定今后要远离白天雪,不能让双方陷入无法自拔的爱情漩涡中,没有结果。

  “哟,村仔,去约会回来。”今天周末,张杰良没来学校,只见赵腊和吕方龙两人迎面走来。

  “别得意忘形,就你这样穷酸样,天雪就是感觉新鲜而已,过了保质期你就被甩了。”赵腊故意说道。

  “哎你说赵腊,会不会是天雪估计想利用他来帮助自己夺得十大歌手比赛冠军,最后完事了就拜拜啊。”吕方龙像个破解迷案的四流侦探一样,在胡说八道,但是此时也能迷乱厉亚的心智。

  “嗯,我猜,有可能。”

  “这年头,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哪有那么容易。你看阿良这么优秀,追了天雪多久还没有着落......”

  赵腊和吕方龙故意对话嘲讽着厉亚,就这样擦肩而过,越走越远。

  “啪”的一声响,只见厉亚一拳头打在了一棵大榕树上,拳头处的关节泛红,他面无表情甩了甩手上冒出来的血滴,朝着画室走去。

  好长一段时间时间,在白天雪的世界里,厉亚就好像人间蒸发一样。厉亚特地告知了厉丰富,所以白天雪在厉丰富那边也没有打听到什么消息。她明白厉亚在躲着他,她心里面感到非常失落,她不明白这是为什么,难道是她不喜欢我吗,还是我哪里做错了?

  又是一个温暖的午后,体育课。白天雪独自一人在校园里转悠,她打开手机,播放着上次在丹青湖畔录音下来的《影子》,她本想着能够和厉亚组成男女组合参加比赛。但是现在比赛临近,厉亚却消失不见,她心中又多了一份忧愁。

  “妈我回来了。”

  只见厉亚背着塞满东西的背包出现在妈妈秦雪莲面前。此时妈妈正在用爸爸编织的竹篱笆把家里的菜园子围起来。刚种的白菜已经长了嫩叶,到处溜达的鸡鸭老是去搞破坏。

  “放假了?”

  妈妈有些开心又疑惑的问了厉亚。孩子高三补课多,而且已经快两个月没回来了,但是因为今天也不是周末,也没提前通知,怎么突然人就回来了,看样子状态不是很好,是不是发生事情了。

  “对啊,放几天假。学校要做消防检查。”厉亚不能说自己装病假回来,只能找了个理由。他这次请假回来是因为他想爸爸妈妈了,他想回来村里透透气,学校太压抑了。

  “放三天,妈我来帮你。”说着厉亚放下包,上前和妈妈抬着竹篱笆到菜园子的边上围起来。

  “爸呢。”

  “你爸去矿里了,还没有回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