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少年派的沧海桑田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没礼貌的孩子?

少年派的沧海桑田 未生春 2623 2020.01.20 20:56

  “难得出来浪漫一次,别失了形象。”

  白永胜有一种我最闪亮的自我满足感。

  “得了,这么大年纪还真臭美。”

  林双颜一身名牌的着装,看起来高贵大气,真是个美人胚,怪不得白天雪生的这般美丽。

  我琢磨着这应该是电影院开业以来最卖座的一次。售票处负责卖爆米花的是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今天第一天上班,长的有一米六五这样,她穿着红色的制服,玫瑰红的口红,胸口的内衫几个扣子随意松开着,楚楚动人的吆喝着“先生,来一桶爆米花吧。”

  白永胜拿了票,转头一看,又靠近了一些,就可以透过小姑娘的内衫看到白皙的肌肤。

  “好嘞,帮我来一大桶。”

  “好的,30元一桶。谢谢。”

  白永胜虽然不喜欢吃零售,但他还是爽快的买了一大桶。

  “你不是不喜欢吃零售吗?”

  “今天的爆米花看起来不错,我想着买给你吃嘛。”

  白永胜面带微笑,转过脸随意敷衍着林双颜。

  小姑娘微微弯着腰,把头探进了装着爆米花的大桶里,使劲的用勺子刮着最底下仅剩的一小部分碎渣,然后用勺子翻弄了手上的爆米花,递给了白永胜。

  “谢谢先生,您慢走。”

  “好的,谢谢。”

  “这年头,爆米花卖的比电影票还贵。”

  林双颜唠叨着,可心疼了。

  今天的电影院就跟春运的车站一样,人山人海。容量三百多人的电影院挤满了差不多四百号人,过道上都挤满了,就跟春运的火车一样,横七竖八的到处都是人。又像是大人们灌腊肠一样,对着漏斗的小孔拼命的往里面塞肉,直到把原本细小的肠子塞满成两根火腿肠大小。头顶的中央空调不停的吹着暖气,影院里就跟蒸笼一样,大家热的把外套脱下,嫣然一个夏天的场景。

  “不好意思。”

  厉亚上完厕所在洗手台洗手,水龙头的阀门就跟顽劣的小孩子一样调皮,管控不住水量的大小,只是轻轻一扭水花就哗哗哗四溅。刚好溅对了穿着西装梳着油头的白永胜身上。

  四十多出头成熟型的大叔白永胜看着十八岁帅气稚嫩的厉亚一眼,忍住了脾气,他用手拍了拍沾水的衣服,又沾了些水,凑近了镜子把零散的碎发拨弄整齐“没事。”说完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现在来看电影院怎么都是些粗鲁的小年轻。像我这样的大人跑哪去了?”

  白永胜喃喃自语。

  “咋了?”

  “没事。”

  “真是受罪,都快闷死了。”

  白永胜站起身四周环望了一圈,此时灯光渐渐暗下,大屏幕上跳出来一段广告。

  “强制推广告,厉丰富你选的电影院真坑。”

  白天雪身子往前倾,转过头看着苏芳旁边的厉丰富抱怨。

  ......

  “咦,好像我们家雪儿的声音?”

  林双颜灵敏的耳朵确认了这就是女儿白天雪的声音。

  “对,像女儿的声音。”

  白永胜趁着电影画面忽明忽暗的灯光,一下子就捕捉到了前面两排一个穿着白色羽绒服的背影。

  “我要吃爆米花。”

  白天雪转过头张着嘴巴,上下咬动,眼睛斜盯着大屏幕。

  厉亚左手抓起几粒爆米花往她嘴里塞了进去。

  “是雪儿,你看看你女儿。”

  此时,借着电影屏幕亮堂的光,白永胜一眼就认出了只露出侧脸的白天雪和刚刚在卫生间让自己觉得好没有礼貌的少年厉亚。

  他激动的用左手拍了拍林双颜,左手指着前方的白天雪。

  “雪.....”

  林双颜刚想叫,白永胜忙的捂住了她的嘴“嘘。”白永胜竖起食指在嘴边轻轻的示意。

  “她旁边还有几个同学,你看那男的,可能是交了男朋友,这人多,回家再说。”

  林双颜点了点头,紧皱眉头,完全没有了高贵的气质,看着前排那小甜蜜的举动,心里面胡思乱想一通,再好看的电影也没心情看下去。

  “你看,你宠出来的好女儿。”

  白永胜指着把头靠在厉亚肩膀上的白天雪,心里面火冒三丈。要不是现场人多眼杂,照他以往的性子,今天这场电影谁也别想看了。

  “我就纳闷了,你说好好的怎么突然想着要解除娃娃亲,原来......”

  “你们别讲了好不好,吵死了,不看就出去。”

  后排一小姑娘实在忍不住,唠叨了一句。刷刷刷,所有人都回过头一阵“啧啧”都是指责的声。

  白天雪转过头,没看清楚是谁。

  “这不是刚在厕所那位叔叔吗。”

  厉亚看认了出来,啥也不说。

  .....

  “你说谁呢!多管闲事。”

  这导火索快速的引爆了白永胜这座火山,就跟冬天里被大雪压着实在受重过度的树枝终于“呀”的一声响,折断了,积雪散成雪花散落在地上,等到太阳出来,它会慢慢融化在地面上留下一种难以比喻的图像。

  就在你一句我一句激烈的争吵中,电影院大屏幕左下方的大门“吱”的一声响,忽然一道细长的白光如同在黑暗之中划出一道鲜明的口子,四个半蹲着身子快速移动的小黑点瞬间消失在白色的缺口之中,忽然又“吱”的一声,闷热的电影院又回到了那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世界。

  ......

  “啪。”

  白永胜一脚把家门踢开,径直的坐在沙发上。

  “白天雪,你给我下来。”

  这声如打雷般响彻整个家里。

  “白永胜,你干什么!你不要把在公司那一套用在孩子身上,把孩子吓着了。”

  林双颜边说边上楼,朝着白天雪的房间走去。

  “孩子还小,需要好好引导,你这样会给孩子造成很大的心理压力。”

  白永胜意识到自己语气有些过了,也跟着上了楼。

  “闺女,我是妈妈,你开开门。”

  林双颜轻轻的敲着房门,语气和蔼。

  “闺女,我是妈妈,你在吗?”

  “雪儿,我是爸爸,你开门。”

  白永胜心急如焚,插了一句。

  “你别说话。”

  “爸妈,你们要干嘛。”

  白天雪原以为她俩在电影院应该没发现自己和厉亚,能侥幸躲过一回。可是没想到白永胜进门那气势直接把她吓的躲在房间,不敢吱声,躲在被子里直发抖。白永胜的脾气可是厉害,小时候她偷了家里面的钱,还被狠狠地揍了一顿,现在心里面还有阴影。这事看来免不了一顿教训,她心里面忐忑不安。

  “女儿,妈妈可以进去跟你聊聊吗。”

  听到女儿声音,林双颜舒了一口气。

  “妈,我爸好凶,我怕,我不敢开门。”

  “你看你,把孩子吓的。你快下楼等着。”

  “什么,做错事了还来这一套。看我不收拾你。”

  白永胜怒了,挽起袖子就想着一脚把门踹开。

  “你干什么,下去!”

  林双颜一把拦住了他,推着他往楼下走。

  “我看你怎么护着她,这就是你宠出来的好女儿,你自己处理。我不管了!”

  白永胜说着甩手就下了楼。

  “我告诉你,白天雪,我是不会同意解除你和小良的婚约的。”

  白永胜坐在沙发上,又甩出来一句狠话,心想着幸好那天晚上没跟张元济把事情说破。

  这话说的大声,关着门白天雪可能听到也可能没听到。

  “闺女,你爸走了。来,开门让妈妈进去陪你聊聊天。”

  林双颜耐心的说着,她心里着急的想了解情况,可是又不能太过于严厉,孩子需要好好的耐心的教育,特别是下个月孩子就要参加南杭艺术学院的招生考试,这对孩子来说是最重要的考试,这时候不能够出什么乱。

  “妈。”

  白天雪把门开了条缝,伸出了头,四处看了看爸爸不在。

  “你爸走了,傻孩子。”

  林双颜看着孩子那可爱的模样,不忍责备,推开门进了房间。

  “妈,对不起。”

  白天雪一头扎进了妈妈的怀里,止不住的泪流满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