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最强都市相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记者

最强都市相师 姜上青 2243 2019.04.16 12:13

  一旁的何韵跟见了鬼一样,等牧恩进了电梯,她吃惊地看着姜木:“你对他做了什么?”

  姜木道:“你们楼下大堂是有监控的吧,快接上来看看。”

  何韵用眼神询问牧薇,后者显然也有些好奇,便对她点了下头。

  何韵见此飞快地跑去把笔记本抱过来,给工程部打了电话,监控画面立刻就接过来了。

  此时牧恩刚刚走出电梯,正巧迎面有位女员工走来,向牧恩点了点头,似乎在打招呼。

  牧恩起初一动不动,但下一秒,却忽然将这位女员工一把抱住,一边说着什么,一边上下齐手。

  无声的画面上,女员工挣扎着,满面惊恐,张着嘴应该是在呼救。

  过不多时,保安们闻声赶至,一看是牧恩,傻了。

  眼看女员工的衣服就要被扒掉,保安们只得一拥而上,将牧恩架开,女员工则捂着上身飞快地跑出了监控画面。

  “啪!”

  牧薇重重地合上笔记本,冷眼看向姜木:“这是怎么回事?”

  “只不过给他下了一个桃花阵而已,他身处阵中,看到母猪都想上。”

  姜木得意地笑了笑,方才他在牧恩眼前晃了几下,实际上就是在空手结阵,让人不知不觉就陷入迷阵当中。

  何韵的惊讶已经无以言表了。牧薇则是在心中暗叹爷爷说的果然没错,一个厉害的风水相师,足以杀人于无形。

  但惊讶和赞叹只是片刻的,何韵和牧薇的脸色随即变得非常难看。

  牧薇冷脸说道:“你太冲动了,他是集团的副总,也是我们牧家的人,大庭广众地做出这种事,传出去只会败坏我们牧家的名声,你……算了,何韵。”

  “放心吧,牧总,我知道该怎么做。”何韵应了下来,也有些生气地看姜木一眼。

  姜木有些尴尬,心想自己确实太莽撞了,没有顾虑到这些,看来以后还是得多学着点。

  “不好意思啊。”姜木歉然道,“我只是看他跟你中七穴棺钉有关,所以一时没忍住。”

  牧薇的娇躯晃了晃,“你有什么证据?”

  “我光说你也不信啊。”姜木说道,“要不你派人调查一下?他肯定跟风水师接触过。”

  在牧恩刚一进来,他就敏锐地发现对方一直盯着牧薇的脚看。随后他故意接近牧恩,从他身上探出了淡淡的死煞之气。

  这股死煞之气跟牧薇身上的如出一辙,由此可以推断下钉的人就是牧恩,想必他一直将棺材钉放在身上,以备随时找机会下手,不然也不会沾染上死煞之气。

  姜木的话警醒了何韵,低声道:“牧副总一直想将你从总裁的位子上拉下来。工地上接二连三的出现诡异事情,恐怕也跟这件事有关。看来我们很有必要查一查。”

  牧薇沉默,似乎在心里盘算些什么,半响之后说道:“注意不要打草惊蛇。”

  何韵点头,出去安排这事。

  此刻姜木意识到眼前这女人的麻烦事也太多了,又是家族纠葛那一套,心想等解决了七穴棺钉,得立马拍屁股走人,帮她一次,也算兑现师父当年的承诺了吧。

  当姜木刚把牧薇另一只脚的煞气化解掉的时候,何韵又火急火燎地跑了进来。

  “牧总,不好了!”

  “又什么事?”牧薇皱眉问道。

  何韵急声道:“不知道谁走露了工地的事情,下面来了好多记者要采访你。”

  牧薇早有预料,脚尖试探性地点了点地面,发现自己能走路了才穿上鞋子走向落地窗。

  姜木也随着一起站到了窗户前,居高下望,摩根集团的门口聚集着大批的记者,保安们站成一堵人墙,阻挡他们进入大厦。

  “牧总,这个时候你不能出面,我让司机把车开到地下停车场,你先避避风头吧。”何韵看到这种情形建议道。

  牧薇冷笑道:“小花招罢了,要是我连这个都要躲,又怎么配坐这个位置。”

  这女人还挺有气魄嘛,姜木有些好奇她接下来有什么打算了。

  何韵也正在用询问的眼神看着自己的上司。

  “让司机把车开到正门。”牧薇继而又看向姜木,“姜……”

  “姜木,木头的木。”姜木主动接上她的话。

  “嗯,姜木,能请你抱我下去么?”

  姜木和何韵皆感讶异,完全不懂牧薇的意思,但她都这么请求自己了,姜木也不好拒绝。

  ……

  聚集在门口的记者嚷嚷着要见牧薇,要求她解释工地两次三番离奇失火,导致多名工人葬身火海的事情。只不过没有牧薇的指示,没有一个保安敢放他们进来。

  “快看,是牧薇。”有眼尖的记者发现了牧薇,但随即就发现不对。

  “抱着她的那个男人是谁?不是传言摩根集团要跟卓家大少联姻么?”

  “管他是谁,这可是明天的头条啊。”

  这些记者都非常遵守职业道德,在发现不对的当下,镁光灯就没停止闪烁过。

  姜木抱着牧薇走到门口就被记者堵住了路,五花八门的问题像潮水般涌来。

  “先生,请问你跟牧总是什么关系?”

  “牧总,之前关于您跟卓大少的传言,是不是都是为了炒作?”

  “牧总,近期工地频频失火,请问是否和施工不当有关?”

  一群保安拥着他们开路,也架不住记者的疯狂拥挤。

  牧薇躲在姜木怀里闭口不言,落在摄影师的镜头里就成了娇羞之态。

  何韵作为牧薇的代言人,朗声道:“不好意思诸位,牧总的脚受了伤,请大家让让,等牧总脚伤好了之后,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

  脚伤?借口吧,记者们才不信这一套托词,紧追着他们不放。

  他们的声音像蚊子一样嗡嗡叫唤,姜木皱了皱眉,脚下不知走了什么诡异的步法,只见他的身影重重叠叠,连镜头都扑捉不到。待他停下脚步时,人已经到了车前。

  “快开门。”姜木对目瞪口呆的司机说道。

  “哦,好。”司机慌忙拉开车门。

  姜木抱着牧薇钻进车里,司机快速关上车门,发动车子扬长而去。

  直到一股淡淡的汽车尾气飘进鼻子里,一众记者们才回过神来,皆舌桥不下。

  他们完全没有看到姜木是怎么突破包围圈的,他是卖挂的吗?

  别说他们了,就连牧薇都没有看清姜木是怎么出来的,当时她只感觉周围的景色不断变换,等停下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在车子里了。

  “我厉害吧。”姜木笑嘻嘻地说,“是不是很好奇?”

  牧薇诚实地点头,的确好奇,甚至有点神奇。

  姜木大手一挥:“你好奇也没用,因为我不想告诉你。”

  车子一路开回去,牧薇没再跟这个贱人说一句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