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君卿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养心草”

君卿记 黄小缘 2015 2019.10.31 22:00

  珑音阁里玲珑正和雅儿主仆二人在窃窃私语,协商着什么。只见雅儿慢慢的把耳朵往玲珑嘴巴那边凑过去。弄的神神秘秘的,让人摸不清头脑。

  玲珑声音非常细小地对雅儿说:“雅儿,我看这段时间父亲很是劳累,现在刚好是四月中旬,我明日想到东郊赛马两边的高山上,看看有什么草药没!”

  近几日我有听人说,东郊那边的高山上面有刚盛开的“养心草”把它摘来给父亲泡茶喝最合适不过了。

  听民间传言说这草数年才长一次,十分难得。长都长在那种深山野间十分潮湿的地方。此草顾名思义“养心”。

  将它连根拔起,再用盆栽把它栽种着。然后将它密封好,令它保持原有的状态。拿来泡茶时讲究的就是新鲜,在泡茶的同时到里面加上一些,人参、灵芝、枸杞、等等的珍贵药材。合着起来那可是不可多得的补品。

  雅儿点了点回道:“那小姐你打算怎么去?”

  “我自有办法能够得到他。这件事情你可不能告诉父亲,更不能对任何人说起。”

  “恩,雅儿心里明白。”

  冷雀穿着一件黑色的护卫服,正朝着兮悦楼里的马厩走去。看见一个面部有些衰老的男子正在喂马。

  只见他一个人小心翼翼地把黍米放在放到马的跟前,然后轻轻的抚摸着马的头背。百般呵护的照顾着。

  男子见前面的冷雀走了过来,急忙站起身来,对他说道:“大人这是要马?”

  他望着站在跟前面色很憔悴的马夫对他说道:“明日宁王殿下要和别人赛马,你务必把殿下从南诏国带来的那匹爱驹给照顾好了。”明天殿下要大展威风。

  马夫点了点头,连忙恭敬的回道:“好的,大人。”

  马夫刚回答完,冷雀便离开了……他匆忙的回到兮悦楼向宁煊复命。

  “殿下,马的事情小人已经亲自前去吩咐了,请殿下您放心。”

  宁煊看着心跳有些急促,外表有些慌张冷雀,对他温和的回道:“嗯,你也忙累了,先下去歇息吧!”明日随我和公主一起去东郊马场,到时候你就尽力负责公主的安危。可别让她出什么岔子。

  冷雀满脸信心的点了点头,单膝跪下来对宁煊说道:“请宁王殿下放心,属下明日一定誓死保护公主殿下的安全。”

  看着这么忠心耿耿的冷雀,宁煊心里有些高兴起来。对于他而言,在他的心中,这个妹妹是最重要的。他从小就疼爱谦让着这个唯一的亲妹妹。

  宁煊点了点头道:“冷雀你的忠心本王都看在眼里,你先下去歇息吧!”

  “是,殿下。”他低着头悄悄的便离开了,出房门之时,他还轻轻的把门给关上了。然后便抬起头,往自己的住处走去。”

  他住的地方也是相当不错的,房间里面虽然没有什么很珍贵的奢侈品,但是一般人家的摆设还是有的。他没有跟着那群护卫住,可能是因为宁王比较宠爱他吧!他住的是单间,普通房。而那群护卫住的都是多人房,分批住的。而且每天还要轮流值班。

  吃,冷雀也没有和那群护卫一起,都是个人份的,到点了自然会有丫鬟给送进房间里来。

  他自己一个人坐在房间里的椅子上,低着头,脸上很是忧伤,他一直没有说话。旁边也没有人能跟他说话。

  他的内心一直都不平稳,一直在想着这件事情他应不应该告诉江莺。现在已经告诉江莺了,他又该怎么办。难道真的要背叛这个对他当亲人一般的宁王殿下?

  渐渐地,孤零零的他开始有些后悔起来了,但他一直忍着眼睛里的那滴泪水,不让他流下来。

  东宫太子府的上官靖仁早就选好了日子,说着:“正逢四月中旬,又请人算了下明日的天气。说是大晴天。便想明日也去东郊马场溜溜马什么的。

  江皇后带着随从也向太子府走来,她穿着一身金黄绯罗蹙金刺五凤吉服,一色宫妆千叶攒金牡丹首饰,枝枝叶叶缠金绕赤,捧出颈上一朵硕大的赤金重瓣并蒂牡丹盘螭项圈,整个人似被黄金镀了淡淡一层光晕,中宫威仪,十分华贵夺目。太子府的众人见江莺来了都纷纷跪下来低着头拜见道:“拜见皇后娘娘!”

  她没有说话,而是直接走向太子府的寝宫,上官靖仁一见到他。也连忙的向她行了个礼:“儿臣,拜见母后。”

  她那一双犀利的双眼,往向跪在太子府中的所有人。见众人都低着头不敢抬起来。她温和地对着自己儿子说道:“皇儿无需多礼了,快快请起吧!”

  上官靖仁缓缓的站起身来,走到江莺的身旁,勾着她的手臂,温和地对着江莺说道:“母后,您今日来儿臣的府邸是有什么事吗?”

  跪在地上的那些奴才和丫鬟见太子起身了,众人也便站起来,但他们所有人都还是和刚才一样,低着头,从未抬起来过。

  脸上好像很有心事的江莺,望了望在殿堂的众人,她振振有词地说道:“你们都退下吧!”

  “嗻……是……”

  上官靖仁的内心更加的有疑问了。“母后您故意调来那些下人们这是?”

  在内心徘徊了很久的江莺本来不想把这件事情告诉上官靖仁,但她思虑了悠久之后,想想还是把这件事情告诉他比较好点。

  江莺四处望了望太子雅室的外围,见其四周都没人,便小声地对上官靖仁说道:“皇儿,你可知母后为何能够当这北溯国的一国之后?”

  上官靖仁当然清楚这一点,脑子想都没想就回道:“因为母后是南诏国的公主殿下啊!”

  她点了点头道:“不错,正是如此。”她再次问道:“那皇儿又可知现在南诏国是谁家的天下?”

  他急忙地回到是“宁家”啊!

  江莺的内心再也忍耐不住了,语气有些重的对上官靖仁说道:“是宁氏和崔氏两家夺取了原本属于我们江家的天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