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君卿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赌马(上)

君卿记 黄小缘 2081 2019.11.07 22:00

  在古代女人之间最忌讳的就是抛头露面,大大咧咧了。按照当时的法制,女孩在没有成亲之前是不能随便见人的。更别说什么外出游玩了。可宁璐不但这几天没做到,而且还一点都不矜持。

  前方,宁煊骑着红鬃烈马带着陪同的那些护卫正向上官逸的马车走来……

  坐在马车里的上官逸见宁璐一人上了自己的马车,他便赶快下去了……坐在上官逸身旁的上官适不屑的看了宁璐一眼,也紧跟着上官逸的后面,想下马车。

  似乎这一幕,好像被前方骑着马的宁煊看见了,宁煊连忙赶过来,下了马,命人牵好马之后。伸出了右手笑了笑对上官逸说道:“晋王殿下,郑王殿下!”

  上官逸见是宁煊,便也伸出了左手跟他握了一个手,嘴上客气的回了一句:“宁王殿下今天真早啊~让你久等了!”

  两人手紧紧相握,两只炯炯有神的双眼相互看着对方。两人不曾不说话,但在众人的眼中,好似两人已经是在眼神中交流了。顿时在场的所有人都安静下来,不敢叨扰到两位王爷。

  坐下马车里面的宁璐一听外面好像是自己皇兄的声音,便掀开了马车帘子,探出头开心地说道:“皇兄,是你来了吗?我好像听到您声音了。”

  这一尴尬的氛围,别宁璐的一声问候给打破了……

  宁煊见其宁璐在跟自己说话便把紧握的手给松开了。回过头来一看,宁璐竟然……

  宁煊的眼神带着惊讶,迟疑,他那双清澈明亮的双眼睁的极大,在他的心里似乎好像这事不太可能吧……

  “宁璐,你怎么会在晋王殿下的马车里?”

  她快速的下了马车,脸上还露出笑容地回道:“我刚才见晋王殿下跟皇兄之间还隔了一些距离,便自作主张的上了晋王殿下的马车了。”

  这话要不是亲自从宁璐的嘴里说出来,宁煊怎么都不可能相信。他望着那个满是笑容的皇妹,眼睛里带着一股清纯般的眼神回到“意思就是说,你没有经过晋王殿下的同意,自己就进马场里了?”

  她见自己皇兄眼色突变,便知道好像自己又做错什么事情了。她乖萌的点了点头,嘴上回到,嗯嗯。

  这一刻,宁煊的内心中是有多想骂宁璐啊,但是他知道,现在这里有这么多外人,他不能骂,更加的不能在提及此事。因为这不仅丢的是宁璐长公主的脸,更加的包括了整个南诏国人的脸。

  宁煊转换了一下脸色,回过头望了望天上的太阳对上官逸说道:“晋王殿下,你看现在咱们预订的时间也到了。不知晋王准备的如何了?”

  上官逸点了点头,微笑着回道:“随时可以奉陪。”

  站在他旁边的郑王也说了句。“赛马这么好玩的东西怎么能够少得了我呢?不行,我也得加入。”

  宁煊笑了笑道:“既然郑王殿下也有如此爱好,那边一起吧!不过这赛马,不赌点什么,我看着也没什么意思吧?你说是吧?晋王~”

  上官逸嘴角略带了点微笑,声音洪亮地回到:“宁王难的有如此雅兴。宁王想赌些什么,不妨直接说出来,本王一定奉陪。”

  宁煊瞧了瞧上官逸一眼,心中有些震惊。他现在终于明白了,北溯国的诸多皇子中,有才能可能是有很多,但是像他般,如此豪爽,有见地的。恐怕也就只有他一人了……

  宁煊心中思虑了会道:“本王想晋王殿下一定不欠缺珠宝、美人、银两等等。”既然是赌马,那咱就赌大一点。

  仔细听着的上官适究问道:“那赌什么?”

  宁煊哈哈大笑了一声。“赌谁输了,以后必须答应对方一件事情。如何?晋王敢不敢应?”

  上官适神色大惊,什么?那以后要是我四哥输了,你让他死他是不是就要乖乖地去死,这可不行。不对,呸呸呸~我四哥怎么可能会输呢!

  宁煊满怀细心地解说道:“提出的只能是不违背侠义之道,不有为人理的事情。”

  被刚才她皇兄眼神一瞅的宁璐,在一旁痴痴的看着上官逸,好像是在等他的嘴里回答这个问题。

  而上官适也是一样没在争辩,与宁璐一样眼神望向上官逸。顿时之间所有人的眼光都瞧向了上官逸,都在等他的应约……

  上官逸看着那个咄咄逼人的宁煊,好像是在说,这场马你非赌不不可。他点了点头,口中胸有澎湃地回道:“好,本王答应你。”不知宁王要如何的选择跑马场的距离?

  宁煊对北溯国的地形又不怎么熟,他又如何知道怎么选跑场?他那双犀利的眼神转向了随在一旁的牧马吏……

  低着头跟在宁煊身后的牧马吏一见宁王的目光扫向了自己,吓得腿都直打哆嗦了。他声音及其微小的回到:“回宁王殿下,这马场内不广阔,跑道极小,不适用于跑马。但是这马场的另一边呢!有个跑道,长达数里远,路道又宽阔,用来赛马最合适不过了。”

  宁煊满脸疑惑地回了一句“噢?”

  牧马吏细细的说道:“宁王殿下,您是有所不知,这一般赛马,讲究的就是路宽场。而那里可以说是附属平原,只不过在路的两旁,有两座高山,但是这并不阻碍跑马。当经过山间的路之时,就是最好把对手拉开距离的地方。”

  之所以我们东郊马场出名,并不只是马儿好,还有得就是这个赛马场及其的好,故为东郊马场说的就是这个地方。

  听其这么一见解的宁煊,似乎内心好像懂了些什么。反正他刚驯服的红鬃烈马是属于那种长跑的千里马,适用于长跑,刚好这个地形适用。自豪地对上官逸道:“既然那里适用于跑马,那便就到那里吧!不知晋王可还有意见?”

  上官适站出来说道:“赛个马,还要赌个这么苛刻的条件,我就不参与了,四哥你自己去陪他赌吧!等会九弟到一边给您加油!”

  上官逸眼神望向了宁煊道:“宁王你觉得好就行,本王随意……”

  宁煊确切的说道:“那行,我们移驾东郊赛马场。”

  众人便急忙前往东郊马场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