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君卿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六章 宁璐痛哭

君卿记 黄小缘 2096 2019.12.12 22:00

  她用完午膳之后便就躺房间睡了。可没想到的是这一睡竟然睡到了黄昏。她迟疑的点了点头。“噢~”

  白狐回到了晋王府。猜想上官逸此时一定在书房,如果没有在书房那就一定在永逸阁。

  但他更确定的是他在书房,因为如果没有重大事情的话,黄昏的这个时候他一般还泡在书房里看书或写字。

  还别说虽然上官逸的外表很高冷,不怎么与旁人接触,但是他写的字还是很工整,清洁。一笔一划都很到位。

  白狐送郑王上官适回王府之后,便立刻赶回晋王府向主子上官逸复命。他直奔书房,脚步沉稳,速度极快的白狐一柱香的功夫便回到了王府。

  他敲了敲书房的门,直接打开一看,果不其然,上官逸此时就坐在书房里头正专心致志的看着手中的文书。

  上官逸听到了房门打开的声音,抬起看了一眼。原来是白狐回来了。

  白狐进来之后关好了房门,走到了上官逸的身旁沉稳地说道;“殿下,属下已经把郑王殿下给安全护送回王府了。”

  上官逸安静的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白狐再紧接着说道;“属下也已经交代郑王殿下,让他明日早上来找您共同去给陛下请早安。”

  这次上官动了动小嘴应和了一句。“好的,我知道。”

  白狐本想着自行离开,刚要说出那句“那属下就先退下”了的时候,头脑一动再次对上官逸说道;“还请殿下放心,刚才属下跟郑王殿下对话的时候,他说他知道您是开玩笑的。他也没有生您的气。”

  上官逸把手中的文书蜷了起来。抬起眼看向再旁边的白狐。眼神有些冷淡道;“这件事情我早就知道了。还有白狐你什么时候变得有这么多话了?”

  被上官逸这么一说的白狐顿时面色紧张。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是好。沉默了一会的他。小声地说一句。“那属下就先告退了~”

  上官逸看着远去的白狐,摇了一下头。继续用心的看着手中的文书……

  兮悦楼里的宁煊在房间里心神不宁的一会儿站起,一会儿又坐下。还一直在房间里转圈圈。

  他烦躁的扯了扯自己的丝发,叹息了一声。过了一会之后,他出了自己房间向宁璐长公主的房间里头走去……

  路途经过了几个院子的时候,那些守候再庭院里的丫鬟们见了他都恭敬有礼的喊了一声。“宁王殿下~”

  可不知道为什么,宁煊并没有理会她们。而且连看都不曾看上一眼。一下子就走过了。要是换成以前。庭院里的丫鬟们见了他行了礼,宁煊都会朝她们微笑一下。即使没有微笑也会客气地回一句。“无需多礼。”

  可今天的他,貌似跟以前有所不同……

  等宁煊走过之后,其中一个比较大胆的丫鬟就站出来说了一句。“你们有没有发现今天的宁王殿下与平时都不同?”

  剩余的几名丫鬟异口同声的回答道:“是啊!是啊!也不知道殿下他怎么了?”

  ……

  宁煊敲了敲宁璐长公主的房间。里头的宁璐把眼睛转向了红莲,红莲见宁璐看了看她,也摇了摇头。

  宁璐在房间里大叫了一声道:“谁啊?”

  宁煊声音有些沙哑地回道:“是我,皇兄。”

  透过门口的缝隙,里面大概听到了他的回答。宁璐看了看红莲一眼,打了一个眼神。

  红莲便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她走出门外去,看了看脸色有些憔悴的宁煊恭敬地回道:“宁王殿下,公主她不想见您!”

  宁煊本就心情不好,那还愿意听红莲说什么,直接从她的身边绕了过去。直进房间里去。

  宁璐见着莽撞进入自己房间的宁煊。声音响亮地说道:“本公主的闺房岂是皇兄你一个大老爷们能够随随便便就能进的。你给我出去~”

  宁煊不但没有听她说话,而且还直接越走越近。来了床旁边的桌子旁坐了下来。倒起了桌子上的茶,一个人喝了起来。

  红莲随后也进了房间。声音低沉的对宁璐说了一句。“公主~我……”

  宁璐随和地回道:“红莲这没你的事了,你先下去吧!”

  她点了点头。行了个礼,便退出房间门外了……

  宁璐把眼睛转向了宁煊大声的对他说道:“宁煊你想干嘛?刚才上午不是你自己要走的吗?现在又闯进我的房间里干嘛?”

  宁煊放下了手中的茶杯道:“本王就是为了这件事情才来的。”“上午是皇兄不好,不应该二话不说就离开的……皇兄向你道歉好不好?”

  宁璐双手叉腰“哼!”了一句。脸上表现为难的眼神。

  宁煊站起身来,走到了宁璐的身边,一只手握起了她的肩。牵着她坐了下来。

  宁璐虽然跟着他坐了下来。可嘴上还说道:“你不要以为你这样我就原谅你了。我告诉你,宁煊,这事没这么简单。”

  宁煊一听也就直接来气了。不过他没有选择凶而是讲道理。他细细地说道:“我怎么了吗?还不是你上午拉着我去外面亭子里的,结果到了亭子里你话都不说,在里头呆了半天。结果你问我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是不是喜欢她”你以为我像你啊?”

  听宁煊这样一说的宁璐也跟着来劲了。她不甘示弱地回道:“什么叫像我?我喜欢上官逸怎么了,真的是。宁煊我告诉你,以后我不需要你管着我了。也用不上,我自己会照顾自己。”

  宁煊本是想用道理来说服她的,可现在怎么变得越来越糟糕了呢?

  他可能也是来了气头。继续回怼道:“我还真就不管你了,你以为我想管着你啊?你得了吧你~明天我就会南诏国,随便你到这里是死死活。”

  宁璐以前都是被惯养着的,这也是头一回和她皇兄这么吵。她内心感到无奈起来……

  渐渐的她泪水从眼珠里流露出来,她把宁煊推出了房间外头,紧闭着房间门。一个人在里面痛哭起来。

  宁煊见着痛苦的宁璐也没有上前去安慰。这也是他第一次这么狠心。换以前他是不舍得骂的,更别说打了。

  他的心情也是很不好,午膳也没有吃。在宁璐的房间外站了一会就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