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君卿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猜忌

君卿记 黄小缘 2030 2019.11.20 22:02

  累了一天的上官靖仁才回到东宫太子府便就洗洗歇息了……

  而兮悦楼里的宁煊脑海中还时不时的呈现着玲珑当时救他的模样。只见宁璐带着几名丫鬟,敲了敲宁煊的房门便进来了……

  她望着坐在木椅上的皇兄,轻盈的步伐正朝他走去。坐到了他的一边,拍了拍手道:“给本公主端上来……”

  不一会儿……房门外等候的几名丫鬟,手中端着各自的银碗,井然有序的走了进来……

  当所有的丫鬟把条盆中的菜肴给放在桌子上后,便低了低头,悄悄地退下了。

  宁煊听到了银碗跟桌子的碰撞声之后,才反应过来。他瞧了瞧眼前的美味佳肴,再看了看坐在他旁边的宁璐。心中不解的问道:“璐璐你这是?”

  宁璐搂抱了宁煊的一只手,然后对他买了个萌道:“皇兄,今日在东郊外让您受惊了~皇妹特意吩咐那御膳房的厨子,给您做了几道您喜爱的菜。来,尝尝吧!”

  宁煊脸上笑的开了花,对今时不同往日的宁璐道:“我家璐璐真的是长大了吖!还知道关心关心皇兄了。嗯~值得夸奖,等我们日后回到南诏国,我一定禀明父王,说我们娇柔蛮横的宁璐长公主现在知道关心人了。”

  听宁煊这么一夸的宁璐,也是笑的合不拢嘴来。她拿起了桌子上的筷子递给宁煊激动的说道:“皇兄您快尝尝吧!趁现在还没凉,赶紧~”

  宁煊接过了筷子,托了下右手的袖衫。朝着盘中的一块鱼肉夹去。拨弄了鱼的表皮,用力夹起,朝自己的放去。

  他细细的嚼了嚼,闭上了眼,脑子里一片享受。片刻之后,他睁开了眼道:“这鱼果真是鲜嫩无比,肥而不腻。我想这鱼应该是黄唇鱼。而且还很新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一定是现杀,现做的。”

  听这么一见解的宁璐,笑了笑,脑子里还有些惊奇的问道:“皇兄是如何知道这鱼是现杀,现做的。”

  宁煊继续的享受着黄唇鱼道:“感觉。你也知道皇兄唯独喜欢这黄唇鱼,这鱼我吃过无数条。难道还吃不出它新不新鲜吗?”

  宁璐点了点头道:“那倒是哈~”

  一刻钟过后……用完膳的两兄妹,并坐一排,又再细细的聊起天来……

  而上官逸等人也早已便回到了府邸,只不过再此之前,上官逸先派人把上官适给送回了郑王府。

  此时的上官逸正坐在书房中的椅子上,虽然手中拿着兵书。可脑子里却在想着别的事情……

  身着黑色卫衣,脚步轻盈的白狐敲了敲永逸阁的房门,只见里面没人应和,里头也没任何动静。便朝着前厅旁的书房走来。

  他敲了敲书房的房门。里面还是没人应合,他再敲了一番。

  脑子里想着事情的上官逸突然抬起了头,听向外面好像有人在敲门。咳了一声,道:“进来~”

  白狐打开了房门,走进来禀报道:“殿下,属下已经派人安全送郑王殿下回府。”

  上官逸连看都没看他一眼便回道:“噢,我知道了~你先退下吧!”

  白狐屈尊有礼地回道:“是,那属下先告退了。”

  他才刚反过脸去走了几步,便被上官逸突然叫住了……

  “等等,我还有事要你亲自去督办。”

  白狐转过脸来,有礼地道:“请殿下您吩咐,属下必定竭尽全力办妥此事。”

  上官逸脑子思虑了一会,放下了手中的书,对白狐说道:“今日宁王遇刺一时,实在是蹊跷。而且更蹊跷的是当时太子和玲珑还在场。我命你下去,暗中办理此事。给我把太子和玲珑为什么去哪里这件事情给我调查清楚了。”

  白狐点了点头,铿锵有力的说道:“属下一定调查好此事,过几日便会给殿下您一个满意的答复。”说完,他便悄悄地退下了……

  坤宁宫里头的江莺皇后,带着一些丫鬟和随从的太监又正朝着东宫太子府赶去……

  太子府中的丫鬟见皇后娘娘来了,心中是又惊又怕。府中的丫鬟们都知道这江皇后古怪的脾气和性格。

  江莺走进了太子府,直奔太子的寝宫。她大声地问了问守在门口的丫鬟“太子人呢?”

  丫鬟低着头,瑟瑟发抖地回答:“禀皇后娘娘,太子殿下他在歇息~”

  江莺如狮子般的吼了一声“给哀家把房门打开,这不大天的睡什么觉。我要进去瞧瞧,他到底在里头搞什么~”

  说完她便朝里头走去……

  上官靖仁早已被外面的喧闹声给吵醒了。他披好了衣裳才刚刚坐起,便就看到了走进来的江莺。

  他非常有礼貌地说了声:“儿臣给母后请安。”

  江莺瞧了瞧这神色不好的上官靖仁,心中忧虑地问了一句:“仁儿,您今日出去了?”

  上官靖仁点了点头回道:“是的,母后。儿臣今日出城去了。对了母后,儿臣刚好有一事想要问你,还请母后如实相告。”

  江莺心里有些疑惑的回到,“不知仁儿你想问何事。”

  上官靖仁挥了挥手,便让房间里面的那些丫鬟,太监等人通通退下了……

  他牵着他的手母后,走到了桌旁,坐了下来。语气有些急的问道:“今日南诏国的宁王被刺,是不是母后您所为?”

  江莺脸色突变,反逼问他道:“你这是在质问母后吗?”

  上官靖仁握起了茶壶,打开了一个精致的瓷杯。端起了茶壶,给她盛了一杯茶,放在了江莺的跟前。语气变得温和地说道:“这不是质问。儿臣就只是想知道是不是母后您干的。还请母后不要欺骗儿臣。”

  江莺眼神坚定的看着上官靖仁回道:“是母后干的又怎么样,不是母后干的那又怎么样?”

  上官靖仁一听到她这么说,心里便多少有点肯定是谁干的了。他没再提起。而是选择了沉默。

  江莺逼问道:“仁儿你说你今天出去了。是不是去东郊马场了?”

  上官靖仁肯确的点了点头,振振有词的说道:“对,儿臣今日正是去了东郊马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