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君卿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舞剑

君卿记 黄小缘 2090 2019.10.12 22:30

  “嗯,璐璐你能明白皇兄的良苦用心就好。我看今天天色也不早了,咱们也赶快回南苑“兮悦楼”吧!”

  “好的,皇兄。”

  说完便急忙忙的带着跟来的随从回兮悦楼了。

  红莲手中正端递着一碗燕窝汤,小心翼翼的向将军府的后院走去。

  她正看见一年纪稍大的老将军正坐在亭子里双手正握着卷册认认真真的在看着书,她缓慢有礼的把手中端着的燕窝轻轻地放在了亭子里的石桌上。然后恭敬的说道:“老爷,这是小姐令奴婢给您送过来的燕窝汤。你赶快趁热喝了吧!”

  而这位面煞庄严的将军却连看都未曾看一眼便回道:“哦,你就先搁放在着吧。我等会喝。”

  老爷,小姐刚才吩咐过奴婢了,说是要让奴婢务必看着您喝完才能离开。老爷您知道吗?这可是小姐亲自跑去向御膳房吩咐,给老爷您精心定做的。

  林勇的心里不禁地有点感动起来。“是吗?”

  是的呢!老爷

  他放下手中的书册,回道:“既然这是女儿的心意,那我就赶快喝了吧!可不能辜负了我女儿对我的孝心。说完便慢慢的端起燕窝,用碗盖往后面来回推了几下,在下意识的用嘴往里面轻轻的吹了几口气。才慢慢的品尝着燕窝的美味。”

  哇!……今天的燕窝比往常的美味细腻了好多呢!

  红莲心中疑惑的问道:“这次的燕窝和以前一样都是上等的食材,同样也是一个厨子做的,怎么美味会不一样呢?

  “这你就不懂了吧!红莲,这里面含有着我女儿的情意,当然跟以往的不能相提并论了。”

  哈哈~那是,这里面可包涵着小姐大大小小的孝心呢!

  “对了,红莲!林蓉现在在干什么呢?”

  您是说小姐吗?我想她现在应该在房间庭院里练功吧!老爷您是不知道,小姐最近可勤奋了,每天都要在庭院里待大半天。我们叫她休息一会,她都不愿意。可上进了。

  欧!她现在还会主动想着要练功了?真是难得,走吧,我们一起过去看看她。

  是,老爷。

  一切都还是初春的样子,她的庭院当中有一颗桃树。是她小时候就栽种了的。这次重回京城也有十余载了,它现如今已经长的非常的茂盛,适逢初春,桃叶已经开了不少,一片片挨挤着,远远望去像是一个翠绿色的绒球。而美丽的桃花却像是一张张粉红的笑脸。这一场景,让人目不暇给,神迷意醉。

  她站在桃树之下,手中握着一把好生锋利的长剑,剑长约二尺八,剑宽约为半手指,洁白亮泽的剑身,能让人看出自己的模样。棕黄的剑柄上稍带着剑穗以免入手之时滑动,剑柄之中还绑有一节红绳。

  她缓缓的握稳剑柄,注视前方,慢慢的舞动着,手腕也随之转动起来,她先是往前迅速突刺,后又弯腰旋转向后舞动,她越来越急。自觉已经很厉害的她,突然妄想出要用轻功往上跳,在舞动长剑,转刺桃花一顿闪电般的操作后,剑光四射。只在一瞬,被刺中的桃花四处散落下来,好似一场桃花雨一般。

  而正站在远处目睹这一幕的林勇,也是不禁地心里暗暗高兴。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的女儿现如今剑法竟有如此大的提升。

  他矫健的步伐,有节奏的走过去笑着对她夸道:“为父还真是不敢想象,女儿的剑法竟有如此的高超,都快要超过父亲剑术了。”

  “父亲您怎么来了?刚才女儿让红莲给您送过去的燕窝您喝完了吗?”

  “女儿亲自令人做的,为父怎么会不喝完呢!我现在想来看看我的宝贝女儿,不行啊?”

  “行行行,父亲您什么时候来看都行。”

  蓉儿,刚才为父看你舞剑,觉得你剑术比之前提高了很多啊!你最近是不是经常在练习啊?

  还好吧,也就是最近几天。

  “那女儿您可别太辛苦了,练功适当就好,女孩子家家的。琴棋书画什么的,可别生疏了!”

  “女儿自己心里明白,无需父亲担心!”

  一听见说这话的林勇便来气回道;“还不让我操心啊?你看你现在都大姑娘了。说句实话女儿,你觉得太子上官靖江怎么样?”

  “哎呀!父亲你看,你现在又来了。女儿都说了,婚姻之事无须勉强,它该来的总会来。您现在别想这么多行吗?”

  “父亲跟你说句实话,你看太子殿下从小就对你有意思,这些我们都看在眼里,如今你们都到了改成家的年龄,而且太子殿下也还未取太子妃。要是让你进东宫当太子府的女主人。女儿你也不吃亏啊!”人家太子殿下对你一片真心,我们都看的清清楚楚。再说人家现在还是储君,以后更是我们北溯国的陛下,嫁给他女儿你是不吃亏的。

  玲珑心里一脸不情愿的样子,望着振振有词的林勇回道:“父亲您要是还说这件事情,那女儿就不理父亲回房间了。”

  这……

  站在一旁的雅儿也忍不住的说了句“老爷,你看小姐现在每天过的多开心,无忧无虑的。你就别为难她了吧!”

  他叹息到,唉!你什么时候才能明白为父的苦心啊?

  玲珑看着唉声叹气的父亲走到他的身旁握起他一双粗糙的手对他劝说道;“不是女儿不明白父亲的用意。只是婚姻之事岂同儿戏?再说陛下那边还没个主意呢!父亲您着什么急。”

  “陛下那边父亲自有说法,道是女儿你这?既然女儿不情愿,那为父我也不好逼迫于你。这件事情就此作罢吧!”

  就是嘛!这件事情父亲想开了就好,有句俗话说的好“强扭的瓜不甜”父亲您越是逼迫,女儿也是不愿意。一切顺其自然就行。

  “是是是,为父现在明白了。”

  北溯国的天色也渐渐的变得昏暗下来,好像似迈着矫健的步伐在前进。

  “父亲,我看今天天色也不早了,要不我先送您回房休息吧!您现在年纪大了,做什么事都可别太劳累了。”

  “父亲自己心里有数,女儿你多心了,不必送了,父亲自己一个人能回去。”

  “那您自己一个人慢点,雅儿你送父亲回房间去。”

  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