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君卿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共进午膳

君卿记 黄小缘 2032 2019.10.21 16:50

  才刚刚坐下的宁璐再次争论道;“我真的,不挑食的好不好?不信我吃給你们看。”

  她拿起一双筷子,便向盘中的鱼肉夹去。放入嘴中,细细的嚼起来。对着坐在一旁的上官逸说道;“恩,这鱼肉做的真是别具一格呢!肉质鲜美,刚进嘴时有种清甜的味道,嚼了之后才发现,不仅清甜,还很鲜嫩呢?”

  宁煊一听这话打他亲妹妹的嘴里说出来,便觉不可思议。心里想着,我南诏国诺大一国家,上上下下,厨子没有百万也有几十万的。做的菜从来都没有被她这样夸奖过。今天来到北溯国这样一个小小的酒楼,没想到还能听她说出这菜的好。

  宁煊实在是不解其由便对着自己亲妹妹宁璐说着;“真的?”

  “是的呢!皇兄,你赶快尝尝吧!味道真的是极好,我从来没吃过这么美味的鱼肉。”

  宁煊便也拿起筷子,去品尝起来。

  “哇!这鱼果真是不错啊!肉质细嫩,鲜美。天下难得享有这等美味吖!”

  上官逸听着宁王和公主纷纷夸奖到。“既然宁王和公主殿下喜欢,那就多尝一些。等会我去吩咐厨房,给多弄几份。今日让宁王和公主殿下享受个够!”

  正在一旁大吃的宁璐听着上官逸说着话,心里不禁的有些开心起来。“好~对了,晋王殿下,这菜名叫什么?”

  他思绪了一会回到,此菜为本店的招牌菜。菜名叫做“两两望相。”此菜寓意深远,望相、旺香、望着,想着的意思。材料更是及其珍贵。鱼是一出生就生长在稻田里面的稻田鱼。经过长年累月的大自然孕育生长。正值壮建之时捕捉。而且还必须是一雌一雄。

  “嗯哼!真是长见识了。”

  “九弟你今天怎么了?”

  上官适回道:“没怎么啊!”

  “我看你平时话一直都没个停,可今天你都一个人闷着,话都没两句。你不会还在为昨天的事情生闷气吧!”

  “没有啦!我今天只是有点不舒服。不怎么想说话而已。”

  坐在一旁的宁煊瞧见这一幕便关心的对上官适说道:“郑王殿下要是不舒服的话,就先回房间休息,休息吧!不必在这陪我们啦!”

  “嗯,那本王就先失陪了。”

  白狐,你去帮我送一送九弟吧!

  是,属下明白。

  “宁王殿下您别见怪,九弟可能今天是真有点不舒服,他平时都是大大咧咧的。话非常多。”

  “无妨!本王能够理解。晋王殿下还没动筷呢?赶快请吧。”

  宁王殿下不必在拘束了。请~

  说完便一起用起午膳来……

  宁璐双眼看着坐在一旁的上官逸对他说道;“今日能和晋王殿下一起共进午膳,当真是荣幸啊!”

  “公主这是抬举我了,本王能够有幸和公主一起午膳。才是荣幸呢?”

  “哈哈~晋王殿下真是会说话。”

  事实本就如此嘛。“咱们这午膳也用过了。不知带宁王和公主殿下去旺香楼后院散散步可否?”

  宁煊一脸惊讶地回道;“这酒楼后面还有后院吗?我还以为这里只可以吃饭和喝茶呢?”

  嗯哼?宁王殿下去了不就知道了。走吧!

  “哎呀!皇兄你就别磨叽了,咱们就去看看吧,坐在这里反正也是闲着。多活动一下筋骨不好?真是的。”说完便拉着他的手走去。“劳烦晋王殿下您引路!”

  公主这边请~他轻健的脚步带着沉稳。既不失风度,也不失雅度让人感觉他好成熟稳重一般。

  “璐璐,你不要在扯着我了。我自己会走。”

  “那皇兄你可别在磨叽了。”

  嗯~

  “宁璐公主你看这旺香楼后院感觉如何?”

  “这酒楼庭院里的紫玉兰花嘛倒是很普通,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相较之下,感觉还没我“兮悦楼”花园栽种的红玫瑰花美丽。”

  这紫玉兰是旺香楼掌柜亲自栽种的,本王本有换掉之意。但看那紫玉兰花朵,艳丽怡人,芳香淡雅,孤植或丛植都很美观,树形婀娜,枝繁花茂,细细一想,本王又于心何忍?便就此作罢了!”

  “没想到晋王殿下还有如此善心。真是让宁煊敬佩啊!”

  站在一旁的宁璐长公主对着夸夸其谈的上官逸说着;“等下次晋王殿下有空,务必来我兮悦楼里坐坐。好带殿下去看看我花园里的火红玫瑰。”

  “公主心意,我上官逸心领了。玫瑰虽然长的美丽娇艳,但它的根茎上刺。”又岂能为其外表所魅惑?本王实话实说,还望公主殿下不要见怪!

  听见晋王殿下说出这话宁煊,不禁的在旁边偷笑起来。

  而宁璐听上官逸这么一说,虽然心里有万分的不高兴,但她从未在脸上表露出来。脸上一直保持着原有的笑容。

  也许她能够忍住,是因为在她的内心深处已经对上官逸产生了一点点好感吧!要是换成是别人,肯定就直接怼回去了。毕竟以她蛮横不讲理的性格这是常有的事情。

  她深思了一会,客气地回道;“就如我皇兄所说,“人各有喜,不为其所制。何来见怪之说。”

  本还脸带笑容的宁王,听见自己的皇妹这么温柔地回答,心里不知有多大的疑惑啊?他内心一直都在想,我父皇何等身份的人都奈何不了她地暴脾气,他万万没想到今天能够有人收得住她的脾气。

  “嗯~公主殿下心胸开阔,非常人所能及。”

  一听到上官逸这么夸奖她的宁璐,顿时一脸笑的灿烂起来。那天真无邪的笑容好似雨过天晴之后一轮彩虹悬挂在天空中一般。

  “她心胸开阔?我怕是晋王殿下您不知道吧?我们这个宁璐公主对别人可斤斤计较了,想必只有对晋王殿下您才如此温柔和蔼吧!”

  上官逸听见宁王这么一说,表面上是一脸正经的样子,其实内心慌张无措。顿时都不知道该如何的回答了。他便保持沉默着,不在说话。

  而在一旁的宁璐也是一脸娇羞的样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和不该说什么。就这样气氛变的尴尬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