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君卿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南诏三大家族

君卿记 黄小缘 2001 2019.11.01 22:00

  上官靖仁的内心越来越迷糊了,更加的不解其中的详由。“母后,麻烦您说的清楚点,儿臣的心里一点也听不懂。”

  这事说起来,要得从很多年前谈起,当年中原每个种族部落为了各自之间的利益产生矛盾,相互厮杀。使的生灵涂炭,百姓更加不得安居乐业,战争随处可见。

  而当时,我们江家是南方的三个贵族中最强大的一个贵族。因为咱们的祖先是靠着长江才得以生存,故而起姓氏为“江”。依次排列的是宁和崔。

  由于时常战乱四起的原因,在一场逃亡的途中,恰巧是偶然的机遇,江莺被那时候还很年轻的上官鸿轩给救了。至此之后两人便有了一场姻缘。

  更加令人没想到的是,在此之前上官鸿轩已经有了他的原配夫人,甄氏。也就是上官逸的亲生母妃。让人更意外的是,被救下的江莺非要嫁给上官鸿轩为妻,即使不是原配,她也能接受是妾。

  年纪轻轻的上官鸿轩那时候有着很高远的见识,他深知现在的百姓如同在水深火热之中,他必须要改变现在应有的状态。正因如此,上官靖仁便应允了这门婚事。他凭借着自己军事上的才华和聪颖的头脑,再加上“江”家贵族的势力,慢慢的上官鸿轩的队伍变的壮大起来,由当初的十几人,到几十万人,以至于现在的北溯国数千万子民。

  在这其中,江莺可以说是付出最多的了,她不惜为了上官鸿轩与自己的父亲对着闹,这一点上官鸿轩也一直看在眼中。时间久了江莺的父亲慢慢的也习惯了。直到后面上官鸿轩带兵把所有的叛乱和各族首领征服之后,才使的国家统一。

  上官鸿轩为了感激自己的岳父曾帮助过自己很多的忙,便也决定把这国家交与一般给他。他当时的心里想的也就是都是一家人,反正等他老了之后也是得归我们。这才有了人民口中所说的一一南诏北溯

  如果单单是这样江莺的心里又怎么可能不高兴呢!毕竟自己的父亲突然之间成为了一国之君,而丈夫更是如此。可好景不长的是……

  事隔的第二年,贵族里的“宁”家和“崔”家两家联姻,在计划缜密的情况下,连夜之间,杀进南诏国的皇宫,逼得江莺的父亲退位,然后将其毒杀,对外宣称是暴毙而亡。

  身在北溯国的江莺一听自己的父皇驾崩了,独自一人暗暗伤怀,期间命人赶回南诏国,暗中调查这件事。第三年的初春,派去南诏国的人才慢慢查出真相。

  说是“宁家和崔家已经在背后联姻,曾数次操练军队,期间两家暗谋已久,为的就是南诏国的国君之位!”

  查到真相后的江莺痛不欲生。有人暗地里毒杀是令她怎样都想不到的。她把事情的经过告诉给了上官鸿轩,要求他派兵前去把“宁家和崔家”满们给灭了,以报自己父亲和母亲的血海深仇。

  但是上官鸿轩以“内乱犹在,四方外族依然虎视眈眈。”为理由。拒绝道:“此时不能起兵攻打南诏国。”

  上官鸿轩的这一点,被江莺一直看在眼里,而她又怎么会甘心。她一直暗地里背后谋划着阴谋……

  听其这一幕的上官靖仁顿时傻了。他脸上略带微笑的摇了摇头,一直告诉内心的自己,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母后,这是您骗我的对吧!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是吧?”

  面色及其忧伤暗淡的江莺一直隐忍着眼神中随处可见的泪珠,她不想让它流露出来。这是她父母去世之后第一次流泪!

  见其泪水快流出来了,她用着那双娇嫩的玉手,轻轻地擦了擦眼眸中的泪珠,然后在把手背上的泪水往自己金黄色的凤服上擦试。小会之后,她又用她那双娇嫩的玉手,摸了摸自己那双忧郁的脸庞,渐渐的调回了自己原有的心态。

  她没有再回上官靖仁,而是保持着沉默,她选择坐到了旁边的木椅上,坐姿及其的端庄优雅,没有失一点点“一国之母”的风范及尊颜。

  上官靖仁望着双眼通红,面色极差的江莺,他的心里都有所怀疑这个女人,到底是不是他的母后。因为在他的印象他的母后是个及其温柔,善良和蔼的女人,跟自己父皇的关系也是极好。但是现在他感觉他的母后是彻底变了一个人。变得他都快不认识了。

  他的心里慢慢的接受了这个事实。他的那颗细小鲜红的心,就犹如针在扎他一样。半死半活的那种。因为上官靖仁的心很孝顺,渐渐的他开始同情他的母后,以及那个从未见过面的“外祖父”起来。

  他们母子二人都沉默着,没有说话。本来想开口的上官靖仁迟疑了一会,还是自己咽了下去。一刻钟之后……

  脸色已经完全回归原样的江莺,两只炯炯有神的双眼望向了上官靖仁,温柔地对他说道:“皇儿,这件事情你就当母后没有对你提起过。你不用放在心上。这事母后自己会想办法。”“你现在需要的就是,好好的审阅奏章,跟朝中的那些大臣保持好关系。不用为了母后的事情而分心。”

  坐在一旁还沉寂于那件事情的上官靖仁回过神来,他嘴上是回应着,好,儿臣知道了!可他的心又怎么可能不会受到影响。

  江莺瞧见外面的天色也已经不早了。她便保持着微笑,端庄优雅地走出去了。谁都看不出,刚刚经历如此伤怀的事情,一下子就能调回原有的状态,这种及其高超的伪装,看遍全国各地,只怕只有她敢认第一,没人敢抢第二吧!

  众奴婢见江皇后出来后,再次跪拜在地上行了个礼:“皇后娘娘安好!”

  江莺没有理其众人,而是一直朝太子府出去,众人见其江莺走人,侍奉的奴才便也才慢慢站起,小心翼翼的跟在她后面回坤宁宫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