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君卿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八章 甚是欣慰

君卿记 黄小缘 2071 2019.12.14 22:01

  上官鸿轩此时正在寝宫里更着衣,准备去太和殿里上早朝……

  按照北溯国的规矩,北溯皇陛下必须在早朝前半个小时移驾来到太和殿。这半个小时是那些皇子们给他请早安的时候,而且还可以相互商议一下今天早上将要议论的朝事。

  上官逸和上官适二人走到了太和门,直奔太和殿堂内去……

  走到太和殿门外时,门口一位公公非常尊敬的说了句。“晋王,郑王。二位殿下请~”

  他们二人来到了太和殿堂前,尊敬有礼地道:“儿臣上官逸给父皇请安。”

  “儿臣上官适给父皇请安。”

  正坐在皇位上的上官鸿轩抬眼一看竟然是上官逸和上官适。连忙站起身来道:“起来吧!逸儿,适儿,怎么今天有空来给父皇请安啊?”

  上官适率先回道:“父皇,儿臣可几乎每天都有给你请安好不好。”

  上官鸿轩肯确的点了点头。是是是~适儿孝顺,又听话。每天早上都晓得来给父皇请安。

  被他这么一夸的上官适都笑得合不拢嘴来。

  上官鸿轩用着迟疑、惊讶的眼神把目光转向到了上官逸的身上,瞧了他许久……

  而站在殿堂底下的上官逸请了安之后便没有说话。他低着头,未曾向高位之上瞧过一眼。

  当高兴了一会的上官适把眼睛望向他的父皇之后,发现上官鸿轩此时此刻正在注视着他的四哥。

  面对这一幕上官适及其的想着找个话题把这尴尬的场面给化解了。他内心徘徊了许久终于开口说话了:“父皇,你怎么只夸我不夸四哥啊?四哥今天也给你请安了啊!”

  被他这么一说,上官鸿轩立马应和道:“是是是,今天逸儿也是挺早的。对了,你们是约好一起来的吗?”

  上官适点了点头道:“对啊,父皇你可是不知道呢!还是四哥他主动让我去叫他一起给您请安的呢!”

  站在他身旁的上官逸打了一个眼色,还轻声的叫了一句:“九弟~”从他的这句言语中可以发现他貌似不想让这件事情给他的父皇也就是上官鸿轩知道。

  之前他又没有给上官适交代,他又怎么可能会知道他的心思。可能由于他还小或者没有什么社会经验,或者换一种说法就是还小、人比较真诚,天真无邪,诚实……

  坐在皇位上的上官鸿轩一听到上官适说是他叫他来给自己请安的。心里顿时之间乐开了花。

  在上官鸿轩的心里他每次都是那么的不听话,而且每次遇到重要的事情意见都是跟自己的不相同。每每是重要开心的场合一但有他的出现,就一定会不欢而散甚至有些时候他还会怀疑这个儿子到底是不是他亲生的……

  他把眼睛转向了四皇子上官逸怀着期待的心情对他说了句。“逸儿,可真有这回事?”

  还没等他这个当事人回答到,上官适就兴冲冲地抢着回答:“父皇,是啊!这还有假。”然后又把目光放在了上官逸的身上对他道:“四哥,你就给父皇一个肯定的回答。省的让他不信任我。”

  上官逸本来不想回答这个问题的,可被两人这样逼问着绕也绕不开啊?万般无奈之后,也点头承认了。

  见上官逸点头承认了的上官鸿轩被内心里的开心转化到了脸庞来……

  上官逸把低着的头给抬了起来,看着皇位上的年轻男子。关心的说道:“父皇,您自己要多注意休息,朝堂上的事你就交给太子去打理。可别累坏了身子。”

  旁边的上官适也凑过来应合道:“对啊,父皇,儿臣看您最近都消廋了~”

  上官鸿轩看着殿堂底下两个如此关心自己的儿子,心里甚是欣慰,内心都激动快流露出眼泪来~

  守候在他皇位身边的一名公公看着眼前的这一幕都快流泪起来……

  在上官鸿轩的印象中,自从上官逸离开京城前往晋州之后,他们之间就越来越陌生了。期间多次想要让他回京,他都拒绝了。直到前几年,整顿好内乱,大力开垦耕地、安抚好晋州城的百姓之后回京来。

  而这次回京都是他的父皇向他说着自己病的很严重了,很思念他们两兄弟才回京来的。可是岁月不饶人,在离开之前还有点父子情义,回京城之后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曾经的他虽然也是性格不开朗,但最起码看见了他还会叫一声父皇,可回京之后对他的只有冷淡和争吵。每一次都是不欢而散。

  渐渐的半个时辰也已经过去了……

  每天一次的早朝时刻也即将迎接而来……时间缓缓而至,皇宫里面各处的文武大臣也纷纷赶来,有的穿着文服,有的穿着武装,有的手里拿着笏板,有的穿着铠甲携带着佩剑。大大小小,高高矮矮。形态不一,不过都是迈着整齐矫健的步伐。有序的赶来太和殿……

  一会之后,文武大臣也都集体赶到……他们各自都站好了自己的位置之后,皇位旁的一位公公见时辰到了,便声音极长的喊了一句“早朝开始~~”

  太和殿堂内的所以大臣和皇子们各自行着自己的礼。口中大声喊道:“臣~拜见北溯皇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其中有的跪拜着,有的屈膝着,也有的皇子半鞠着躬,低着头……由于身份的不同,各有各的仪式~

  一会之后,上官鸿轩站起身来,双手敞开,犹如那滔滔江水的气势一般,宏伟。回道:“众位爱卿请起~”

  行过礼后,旁边的上官靖仁瞧了瞧上官逸一眼,有点讽刺地说道:“哎哟!四弟,怎么今天有时间来上早朝啊?”

  太子的这一起哄,使的文武大臣各自在下面低着头,相互议论纷纷……

  上官逸瞧了瞧上官靖仁一眼,并没有回理他。

  坐在皇位上面的上官鸿轩见着这一幕,指责上官靖仁道:“靖仁,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今早你四弟还给我请早安了,而你没来,现在你还说着你四弟的不是?”

  上官靖仁见他的父皇这么一说,立马就承认错误了。“父皇,是靖仁的不是,以后儿臣每天都来给父皇请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