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君卿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 要听话

君卿记 黄小缘 2096 2019.11.21 22:00

  江莺望着如此肯定的仁儿,便也没在追问什么。

  谁没想到她没追问他,反而上官靖仁竟还追问起自己的母后来。

  他脑子里思虑了一会对江莺说道:“母后是如何知道我今日去了东郊马场?”他再深思了一会,眼神突变。“没想到那些杀手果真是母后派去的。”

  江莺她并没狡辩,而是和蔼可亲的对他说道:“仁儿,我不需要你为母后做什么,我只要你听母后的话就好了。母后昨日就说过让你今天不要去东郊马场,可你偏偏不听母后的。你这样让母后很为难你知不知道?”

  上官靖仁望着眼前的这个已经快不认识的母后。无言以对,他站起身来,走上了床榻对她说道:“母后您请回吧!儿臣今日累了,想歇息了~”

  江莺再仔细地瞧了瞧上官靖仁。振振有词地说道:“如果你真的喜欢林勇女儿的话,那你就听母后的。等过段时间,母后就让她和你成亲。但是你要是不听我的话,那就休怪母后不帮你了。”

  说完,她转过头如被微风吹拂的柳絮枝一般一转眼的功夫便离开。等上官靖仁再望向她时,人已经消散不见了……

  他心里默默的想了想,如果真如自己母后所说,只要听她的话就会帮自己想办法。由于他的内心太爱玲珑了,便心灵上也答应了他母后这个要求。不再计较过往。

  兮悦楼的那两兄妹,还在宁煊的房间里喝着酒聊着天……

  只见宁璐用力的拍了拍宁煊的左肩。可能是喝了一点小酒的原因吧,她迷迷糊糊左右摇摆着头大声的对宁煊说道:“皇兄,我看今日你再那东郊深山里对那个姑娘的眼神及不一样,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喜欢上她了?”

  宁煊一副绅士的样子,拉开了她搭在左肩的手,放在了桌子上。对她温和地说道:“璐璐,你喝醉了。我送你回房间吧!”

  还没等他把手放在桌子上,迷迷糊糊地宁璐用力一睁开,一甩便把宁煊的手给甩飞了。昏昏沉沉地说道:“我没醉。”她再次拿起一个酒杯对着宁煊说到“来皇兄,我们在干一个~”

  宁煊用手抢过了她手中的酒杯,放在了桌子上。道“你真的喝醉了。来人,送公主回房休息~”

  外面候着的红莲还有一些公主的丫鬟们便纷纷有礼地走了进来。刚接近到了宁璐的身旁,想把她给扶起。谁知碰都还没碰到她直接一声怒吼“我不会去,我就要到这待着。我看你们谁敢阻止我……她瞅了瞅待在四周的丫鬟。”

  红莲抬起头看了看跟前的宁王殿下,声音细小地说道:“这…公主殿下她不想回去,我们这些当丫鬟的又怎么敢强求呢!”

  宁煊打量了一下困惑的红莲。挥了挥手,便让她们给退下了……

  等众人都退下了,便来到了宁璐的身旁。温柔的说道:“好好好,璐璐乖,不回去,就到皇兄的房间里待着。”

  貌似被宠幸了一般的宁璐,脸上突然笑的就像是一个天真无邪的一个小女孩一般,笑的是多么的璀璨,纯朴。

  “嘻嘻~皇兄对我真好,muma~”

  一声muma之后,她便倒再桌子上睡着了。今天在东郊她也真是累坏了,一回到兮悦楼,这不又开始替她的皇兄去御膳房准备小菜了。所以说她今天一刻都没停过。

  宁煊望着这个昏昏欲睡的宁璐,摸了摸她乌黑柔滑的头发。一个人自言自语地对睡着了的宁璐说道:“我的公主殿下啊!你这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真正长大啊~”

  他突然站起身来,走到了一旁,拿起了挂在木施上的长袍,走到了宁璐的背后,轻轻地给她披上便离开了……

  御书房里的上官鸿轩,正深低着头,细心的批阅着奏章,当有些劳累之后,便望了望敞开的大殿外面,一万无际,长达数里。便就想到远方数千万子民再等待着自己的管理。继续拿起奏章在审查着……

  外面一御前侍卫佩戴着钦赐的腰刀正向御书房走来……

  刚想走进来,便被御书房门口的两名公公拦了下来,其中一名站出来说道:“大人这是?”

  御前侍卫语气轻和不失礼貌地说道:“公公,还请您进去禀报陛下,就说御前带刀侍卫李威有事要奏告陛下。”

  公公点了点头说,还请大人先在此稍后片刻,待奴家前去禀报……

  公公走进了御书房,稍低着头,来到了坐在龙椅上的上官鸿轩身边,一只手遮挡住半边嘴轻轻地说道:“陛下,门外御前带刀侍卫李威请求靓见。”

  上官鸿轩一听是李威,当头一亮,立马说道:“快快有请~”

  守在一旁的一名太监大声说道:“陛下有旨,宣李威靓见。”

  只见一名头戴三品官帽,腰间佩戴一把弯腰宝刀,身穿一名侍卫服。这侍卫服又好似与一般的侍卫服大有不同。

  他那敏捷轻盈地步伐向御书房内走来……他跪在地上有礼的说道:“臣,御前带刀侍卫,李威,参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上官鸿轩不失风度地说道:“将军请起~不知今日将军来此御膳房见朕有何事要禀报?”

  李威歇了口气,面肃威严的说道:“禀陛下,臣昨日跟随太子殿下前去东郊。在准备下山的时候,发现有人寻刺南诏国的宁王殿下。”

  上官鸿轩脸上露出了惊讶地表情。手中握着的书突然掉落了下来。愣了一会才回过神来。回道:“那宁王怎么样了?有没有事?”

  李威继续回道:“幸亏昨日晋王殿下及时赶到,才救了宁王殿下。现如今宁王殿下并无性命之忧,还请陛下放心。”

  上官鸿轩一听到这话,心里悬着的石头终于放下了,他叹了口气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啊!李威朕命你隐藏再太子身边当卧底,你可得好好给朕争口气,不要让朕失望啊!”

  李威磕了磕头回道:“臣得陛下恩宠,愿为陛下誓死效忠。定当绝尽全力报答陛下。”

  上官鸿轩点了点头,道“那就好,时间也不早了,你赶快回去吧!免得让东宫太子府的人引起不必要的怀疑。”

  李威点了点,便悄然无声的退下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