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君卿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与旁人不同

君卿记 黄小缘 1560 2019.11.02 22:10

  江莺离开之后,上官靖仁也没有理会众人,而是待在自己的寝宫里,喝着桌上的美酒。独自一人发愁。

  而冷雀也是一人还在房间里想着明天的事情该怎么办!他这样做到底对不对的起自己的良心。

  天色渐渐暗淡下来,天上的半弧的圆月,悬挂在夜空中。夜光并不是很强烈,但能照清北溯国来来往往的路人。只能见其人,但不能见其样子以及相貌。

  宁静的夜晚暗示了兮悦楼里冷雀的心情。这一晚他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心里一直在徘徊着这件事情。

  将军府中熟睡的林勇渐渐地清醒过来,他睁开双眼,眼前还是懵懵的。这一觉他睡的好沉,直接从未时睡到了戌时。这是他多年来睡的最沉稳的一脚。头脑里没有想着任何的东西。虽然说是坐在椅子上睡的,但比以前躺在床上睡更加的踏实。

  他缓缓的回醒过神来,望着自己身体上披着的华服,他细细的回想了一下。在他的印象中,他只记得他的女儿给他捏了捏肩,和捶了捶背。手法自然是及其的顶端,高流。至于后面的事情他一概不知了。

  不用说,林勇便也猜到了,这一定是他的宝贝女儿给他披上的。他站起身来,便走出了书房。朝将军府大堂走去。

  已经是戌时了,将军府中的那些下人们都已经回房间休息了。唯独自有雅儿还在外面煎着什么东西。好像神神秘秘的。只见她左望望,右看看。她似乎好像害怕被别人发现。

  她端着刚煎好的药材,用力的踩着那细小的火苗,不到一会儿的功夫,花便熄灭了。她在用旁边地灰尘遮挡了一下火堆屑。便轻轻地向珑音阁走去了。

  而着细微的一幕刚好被林勇看见了。他并没有上前阻止,也没有揭穿。而是保持心平气和的向珑音阁走去。他望着这么晚,房间里还亮着闪烁的灯光,他走过去,轻轻地敲了敲房门,嘴上说道:“珑儿你睡了吗?”

  房间里的玲珑和雅儿一听屋外有人在敲门,心里想了想,这人的声音好像是父亲。玲珑的心里有些慌张,她看着这桌上雅儿刚端进来的药,脸色有些发愁,她害怕这个东西被她父亲发现。她在犹豫这把这东西放到哪里去呢?

  她的头脑里灵机一动,向雅儿挥了挥手,意思是让她去开房门。而她便用抹布端着药,向床边走去,她小心翼翼地走到床边,蹲了下来,把药给放了进去,但没用塞太里面了。外面在用床帘遮挡住了。

  雅儿,轻轻的开了房门,见到了林勇,稍微的蹲了下来,有礼地说道:“老爷!”

  林勇见房门已开,便进去了。他望向了玲珑,对她说道:“女儿这是睡了么?怎么这么久才开房门。”

  玲珑虽然是穿着睡服,但他坐在了床边上,完全没有任何想睡的意思。回道:“额,是的,女儿刚想入睡。父亲您这是有什么事吗?”

  林勇身经百战,见过无数的人,有狡猾至深的,也有深藏不露的。玲珑这一点点小伎俩又怎么看不出来。他见玲珑的手一直扶着床帘,而床帘的低角便遮挡了一个东西。虽然是看不清楚,但是不用想林勇也猜到了那是什么。他没有拆穿她。

  “噢!也没什么事,就是想来看看女儿,既然女儿已经睡了,那父亲便也不打扰了。就先回房了……”

  说完林勇便回房间去了,他的心里却还在想,她在煎什么东西呢?神神秘秘的,还不让别人知道。

  见其父亲已走的玲珑赶快爬起来,把床底下的那个药罐端起来放在桌上。而旁边的雅儿也急忙地凑过来,道:“小姐,奴婢刚刚试过了,这个药罐耐高温,而且里面熬制出来的药也极好。可以使用的。”

  “好。”

  玲珑筹划出来的策略,根本无法令人懂,就连天天待在身旁的雅儿也不清楚她葫芦里买的是什么药。她满脸疑问的问道:“小姐,您要着药罐有何用处?”

  玲珑嘴角笑了笑说道:“这雅儿就无需多问了,我明日只有用处。今日时辰也不早了。雅儿你先下去休息吧!”

  很想问清究竟的雅儿,挡不住玲珑的拒绝,便只好扫兴的点了点头,嘴里不情愿的回到:“嗯,奴婢这就先告退了!”

  她拿着根点燃的蜡烛,把珑音阁里所有分屏里的烛光吹熄了,便回房间去了,她临走之时,还把珑音阁里的房门给轻轻的给关着了。

  折腾了一天的雅儿,现在回到房间,也已经快亥时。而累了一天的她也终于可以歇息歇息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