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君卿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七章 四番密谋、共图天下

君卿记 黄小缘 2060 2019.12.13 22:03

  远方的一缕残阳如血。点滴着头,缓缓落下……天色也渐渐地变得暗淡起来。

  宁煊回到房间独自一个人坐在房间内,百思不得其解的还在想着玲珑的身份。

  过了一会,突然一位穿着黑色衣服的蒙面人,从门外咻的一声射进一只冷箭来。从手法来看,他故意没有朝着人射,而是直接射在了房间里面的柱子上。

  宁煊犀利的眼神便立马看见了那只从屋外射出来的箭,而且一眼便瞧出那人是故意有话要说。

  他立马极速的走向柱子上的那根箭前,仔细打量了一下。果不其然箭身上还绑着一个竹筒子,他解下绳子,把竹筒打了开来,发现里面竟然有一个白色的纸条。

  他拿下纸条之后,迅速的打开房间的门跑了出去,左右两边看了一下。人已经不在了~他的心里多少也有点底子,只不过他想再次确认一下而已。

  他见人已经走了,便关好了房间的门,回到了屋内。他细细的打开那张纸条当他打开的一瞬间人彻底都惊呆了……

  他睁大双眼纸条内竟然写到:“四番密谋、共图中原天下。煊儿必当引此为重。与北溯国陛下细细商讨如何共付之。”宁煊仔细的看了纸中所书写的字。的确是他父皇亲笔写的。这一点他不在怀疑。

  他脑海里思虑起纸中所写的话来“四番密谋、共图中原天下?”

  “四番密谋、共图中原天下?”思考许久之后他突然大惊起来。难不成东夷、西戎、南蛮、北狄。四大外族一起联合起来将要攻打我们南诏北溯两国?

  他的神色越来越慌张起来……

  紧接着屋外的敲门声又渐渐响起。“咚咚~”

  宁煊面色堪忧的抬起头,把眼睛转向了门口。装作若无其事地回道:“进。”

  冷雀穿着一身黑色护卫服打开房门走了进来,他来到了宁煊的身旁滴滴呜呜的说不出话来。

  宁煊看了看是冷雀,低声地说道:“下午让你去查前几天在深山里救本王的那姑娘,可有眉目了?”

  冷雀支支吾吾的想说却说不出话来,他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实话。他的神情变得越来越紧张起来……

  宁煊这次大声叫了他一句。“冷雀,我下午让你去查玲珑的身份查清楚了没有?”

  这大声一叫,人立马被换醒了起来。他没有再掩瞒回道:“回殿下的话,属下下午在旺香楼的时候问了里头的掌柜嘴巴挺严的,而且他又是晋王殿下的人。没套出什么话来。不过……”

  宁煊迫不及待的说道:“不过什么?”

  “不过属下再京城镇上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小二,他说他之前在旺香楼里当伙夫的时候见过这姑娘。而且和晋王殿下单独在房间里用过膳。可见她与晋王殿下不是一般的关系。”

  “还有就是,上次在街上离开的时候她坐的马车是属下派人找的。当前几天她令人还回来的时候,我问了那人马车是从什么地方赶来的。那人还信誓旦旦地说:“我家小姐是将军府的小姐,马场当然是从将军府赶来的啊?”

  宁煊本来就被刚才的那件事情给惊到了,现在又来了这样一件事情,脸色更加的迷茫了……“哦~将军府?”

  冷雀再细细的说道:“嗯,当时那人话一说出就立刻给辩解了,当时属下也不是太确定。可今天下午属下溜去将军府的时候身份一下子就证实了。”

  宁煊不得不接受事实的点了点头。“好吧!冷雀你先退下吧!我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里待会~”

  冷雀看了看心思很重的宁煊点了点头。“嗯”了一声,便退下回房间了。

  屋外的夜色渐渐地完全暗淡了下来。皇宫里悬挂着的蜡烛火光照亮了整个皇宫。……火光一点一滴的慢慢筹集从远处看皇宫里头就宛如像是一副画一般,耀照在眼前……

  珑音阁里睡了一下午的玲珑到了夜晚正式睡眠的时候却又睡不着。他跟雅儿两人坐在房间内,主仆二人细细地在交谈着……

  雅儿嬉笑了几声,悄悄地问了问玲珑:“小姐~您真的喜欢上晋王殿下吗?”

  玲珑嘴角惬意的笑了笑。“微慢的点了点头。”

  满怀笑意的雅儿继续说道:“那晋王殿下他知道您的身份嘛?”

  玲珑若有所思,迟钝了一会回道:“没,他从来没有问起过我,我也没有主动跟他说起过。”

  雅儿点了点头。“噢,原来是这样啊!那好吧~”

  玲珑疑惑的问了一句。“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雅儿摇了摇头,有礼貌地回了句。没~

  五月迎着四月的暖阳渐渐来袭~它含着夜间的微风,白天的细雨,踏步而赶来……

  美好的一天又这样缓缓而过去了……

  次日的清晨,天才刚刚亮起,永适阁里的上官逸早早就赶来晋王府里……为的就是叫他的四哥一同前去给他们的父皇请早安。

  他走进晋王府的大门,来了他四哥的房间。“永逸阁”他礼貌地敲了敲房门。

  屋内的上官逸回了句。“进来,而此时他正再穿着朝服,佩戴着首饰……”

  上官适推开了房门,走进了房间,来到了上官逸的身旁。声音柔和地道:“四哥,时间差不多了,走吧!咱们一起去给父皇请早安吧!”

  上官逸一边扣着身上锦衣华服,一边回应到好。打理好身上穿的衣服之后,二人便一起去北溯国的太和殿了……

  兮悦楼寝食难安的宁煊昨晚一夜没有睡好,而且还落枕了。脖子和腰间酸的不行,今天早上跟是早早的就起床了。

  昨天跟他妹妹宁璐的那段话他还一直没有忘记。本来说今天回南诏国的,可现在天下形式越来越危机,再说昨天自己的父皇又写书信来,让他和北溯国陛下共同商议对敌之策。哪里还顾得上他妹妹的感受了。

  而兮悦楼的宁璐长公主也没有打算要向宁煊道歉的意思。她倒还好,昨天吵了一架,哭了一会,难过了半天的她晚上还睡的更好了。

  本来按照以前她早就起来闹腾了,可今天却还在房间里咕噜咕噜做着美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