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君卿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斥责

君卿记 黄小缘 2014 2019.11.19 22:02

  骑在马上的玲珑背着篓筐渐渐地也回到了将军府……

  守在将军府门口的几名侍卫一见小姐骑着马背着东西回来了,立马跑上前去牵着马,等玲珑下了马之后,再接过了背篓。

  玲珑把背篓打了开来,取出了背篓里面的一个精致盒子。便拿着盒子回珑音阁了……

  正在梨园中忙活的雅儿见玲珑手中拿着一个盒子回来了,便立马停下了手中的活,连忙赶过去。

  “小姐,那个“养心草”您找到了吗?咦!小姐您的手怎么受伤了,雅儿给你找大夫去~”

  脚步急促的玲珑停下来看了看面色如此担忧自己的雅儿,回道;“雅儿,我没事。找到了~你赶快随我回房间。”

  雅儿一听养心草找到了,脸上立马开心起来,点了点头道;“是~小姐。”

  雅儿走在了前头,打开了珑音阁的门,小姐请~等玲珑和她进去之后,便静悄悄地就把门给带上了。

  玲珑把手中的盒子放在了房间里的茶桌上,吩咐道;“雅儿,你下去准备温水,我马上就要梳洗。”今天在深山里面待久了,一身酸臭味。她捏起了身上的衣角嗅了嗅,摇了摇,唉!

  雅儿再次点了点头,是,小姐。雅儿这就下去准备……

  跟踪着玲珑的那两名将军府士兵,一回到将军府,就急忙忙地赶往着后院的书房里头去了。

  他们二人轻轻地敲了敲书房的门。便立马打开进去了……

  走进一看,果然鼎鼎大名的林勇将军此时正在书房看着兵书。等到二人走近了之后,林勇抬起了头,往他们二人一瞅。

  两名士兵立马就明白了。其中一人站了出来道:“禀将军,让太子殿下前去之事。小姐已经知道是将军您所为了。”

  林勇眼睛突然一瞪,一紧道:“怎么?让小姐知道了?”

  两人突然跪了下来道:“回禀将军,小姐天资聪颖。在深山里头一见到我俩,便就知道其中的原委了。”

  林勇唉了一声好奇的问道:“那今日小姐与太子的关系可变得有些好转?”

  跪下地上的二人摇了摇头,其中一人细细的跟林勇讲道:“禀将军,今日我等带太子殿下见到小姐之后,小姐里面就知道了这件事情的来由。便直接拒接太子,然后小姐就急忙着下山,可谁知下山的时候竟然遇到了杀手。”

  本以为能够撮合他俩的林勇一听说遇到了杀手,顿时别的惊慌失措起来,连忙继续问道:“然后呢?小姐有没有事?”

  跪在地上的男子继续细说道:“这些杀手不是刺杀小姐的,是刺杀宁王殿下的。可是小姐非要去管这件事情。还主动的跟那些杀手们打起来了。”

  林勇脸色突变大声地说道:“我问你们,小姐有没有事?受伤了没有?”

  他们二人看着怒容满面的林勇,立马吓得双腿颤抖起来。声音极小的回道:“小姐手上受了点轻伤。”

  林勇站起身来,突然发出了如容狮子般的怒吼声,“什么?小姐还受伤了,你们是怎么保护小姐的。看我回头不处罚你们。”说完他便急忙忙地向珑音阁走去……

  正梳洗完的玲珑才准备上床歇息一会,便就听到了门外急促的脚步声……

  守在门外的几名丫鬟见林勇来了,向着林勇鞠了一个躬道:“老爷~”

  林勇怒气冲冠的大声说了句:“走开~”

  丫鬟们见今日的老爷如此生气,便也不敢再上前叨扰。

  而这一声怒吼,让在房间的玲珑给听到了。

  林勇敲了敲珑音阁的房门,没等里面回应,便自己给打开了。脚步非常急促的走了进去。

  正准备上床歇息的玲珑见父亲进来了。立马下了床,走到林勇的跟前礼貌地说道:“给父亲请安~”

  林勇瞧了瞧玲珑的左手,被包裹的紧紧的。果真是受伤了。他扶着女人来到了床边,让她坐下。然后非常温和的问道:“女儿的手,这是怎么了?”

  玲珑把受伤的手,搁放在了床里头,不想让父亲看见。假装没事的回道:“今日不小心摔坏了一个茶杯,试着捡起,没想到便被它的锋利给割伤了。”

  林勇,脸上笑了笑。“噢!真是如此吗?”

  玲珑眼不红,心不跳地回道:“是的~”

  林勇直接揭穿道:“我怎么好像知道今日女儿去了东郊马场,不知女儿今日前去哪里是所为何事?”

  玲珑一见父亲已经知道了今天自己出去了。便没在狡辩而是再反问他道:“既然父亲知道我去东郊了,那肯定也知道我为何去那里了。父亲来这里找女儿就是为了询问此事?如果是的话,那么不好意思,女儿想歇息了~”

  林勇二话不说,直接用手提起了她躲在被窝里的那只左手,提起之后便问道:“茶杯割伤,会有如此严重吗?”

  玲珑没在理父亲,任由他拿起。因为她也不想让自己的父亲知道这是因为采摘养心草而刺伤的。

  林勇见其玲珑没在说话,自己也没在提起了。而是安慰她道:“女儿,父亲就剩你这么一个亲人了。父亲不想再失去你。所以以后凡事先想想父亲的感受。不能再随性格。”

  玲珑点了点头,“好的,女儿知道了。”她这般模样倒真像个乖巧的小孩子一般。

  他打量了她左手上被包裹着的那块衣服,仔细一看。这绸缎是上上品,应该是属于皇子的。可这块绸缎是浅白色的,心中便一直在想,诸多皇子当中,有谁穿的是白色绸缎呢?莫非是宁王?

  玲珑见她父亲脑子里好像在深思着什么~便在他的眼前挥了挥右手道:“父亲您在想什么呢?”

  还傻愣着的林勇见玲珑挥了许久手才反应过来。“没有,没有。我看女儿今天也累了,就先歇息吧!父亲就先回房间去了~记得好好养伤。”

  玲珑见父亲脸上神色是不对啊,也在想,父亲到底脑子里在想什么呢?摸了摸凌乱的黑发,心中也还是不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