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君卿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二章 美梦妄想成真

君卿记 黄小缘 1876 2019.12.21 22:00

  上官适急忙忙地来到了晋王府,他走进了王府的大门,穿过了山水亭,越过了厅堂向永逸阁里走去……

  当他来到永逸阁的时候再门外遇见了白狐。他怀着急促的心情问道:“白大人,我四哥在这永逸阁里吗?”

  白狐抬起头见面前穿着金黄色的锦衣华服是九皇子上官适连忙恭敬地回道:“禀,九皇子殿下,晋王殿下他在房间里头,只不过看他的神情好像有什么心情……”

  听白狐说上官逸在里面。直接敲了敲门永逸阁的房门,不等回应便打开进去了……

  他静悄悄地走进屋里,见他的四哥此时正坐在房间的桌子旁,他走了过去并且来到了他的身旁,找了个地方便坐下了。

  当他一推开门的时候上官逸就知道进来的人是谁了,不对,当他从太和殿堂离开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上官适也就是他的九弟等退早朝以后一定会来找自己。

  上官适见着自己的四哥此时正闭着眼睛,坐的笔直。此时此刻一张俊茂的俏脸浮现在眼前。若不是上官适是一个男人,不然他一定会忍不住上前去亲吻一下。

  突然上官逸睁开了双眼,并且紧接着问候道:“九弟,你来我房间有什么事?”当他睁开眼的那一刻,恰巧看见上官适正在看着他。

  上官适见自己的四哥注视着他之后,立马把脸转向了另一边。这一幕让他及其的尴尬。

  “九弟你这么看着我干啥?我脸上有花吗?还是有什么东西。”

  他顿时红着脸,羞涩的回道:“没有没有~”他迅速的转移着话题道:“四哥,你今天在朝堂之上为什么不答应那门婚事?”

  他的这样一句话,竟不知会让上官逸有着多么大的想法……

  只见他眼神越来越低沉,冰冷。而上官适所问的这个问题上官逸并没有回答,也没有理会他。

  兮悦楼里的宁璐长公主渐渐地在睡梦中醒来……

  她睁开了闭了一宿的眼眸,迅速坐起,望了望四周。脸色突变~

  在房间里候着的红莲见其这一幕,急忙的赶了过来。关心的问候道:“怎么了,公主?您做恶梦了吗?”

  宁璐坐起身来摇了摇欧,虚落的回道:“没有~”稍会之后,她嘴角渐渐地露起微笑起来……

  红莲见宁璐长公主脸上笑的越开越灿烂,越来越开心。然后她也跟着笑起来问道:“难不成公主殿下您做美梦了?”哈哈~

  她笑笑的点了点头。还嗯了一句。

  红莲也是见宁璐长公主笑的如此开心便问道:“不知公主殿下您做什么美梦了,跟奴婢分享一下吧?”

  她迟虑了一会,害羞腼腆的说道:“就是,就是那个了~”

  红莲也只是笑了笑,不解的继续问道:“那个啊?”

  她也是越来越害羞了,整个脸都通红。“就是我昨晚梦到我跟晋王殿下他成婚了~穿上婚服的那一刻我感觉我好幸福,而且在梦中他真的很温柔,而且人对我也是很好很好。还非常的热情。”说完她渐渐地感觉到失落了……

  刚开始说不停的时候她人是非常开心的,说完之后就像是变了一个人。

  红莲见宁璐长公主的气色越来越差便关心问候道:“公主殿下,您怎么了?刚才都还开开心心,高高兴兴的。可这才转眼您就不高兴了。是红莲惹公主您不开心了吗?”如果是的话那红莲立刻马上就出去……

  宁璐摇了摇头道:“没有,不是不是。”

  红莲本以为是自己惹了她的,才想着出去。可宁璐却一直摇着头说不是自己。红莲候在了宁璐长公主的身旁,静静地站着细心温柔的问道:“那公主殿下您怎么了?告诉奴婢吧!说不定奴婢还能为公主殿下您排忧解难呢?”

  宁璐本是不想说出来的,可红莲是自己从小到大的贴身丫鬟,服侍了自己十几年。而且期间的大大小小心事都跟红莲说了。对于她们来说不止是奴婢与丫鬟之间的关心。而是闺蜜与闺蜜之间的关系。如果红莲的身旁不是丫鬟、奴婢。而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小姐或者哪个朝中大臣的女儿,她们的关系将一定会很好。

  或者说假如宁璐跟红莲一样也是一个平凡普通的丫鬟。那她们的友谊将会更久……

  宁璐不禁羞答答的说道:“其实我就是一联想到,晋王殿下现实生活中对我如此冷淡,我就有一点儿不开心。他真的是对我实在太冰冷了……而且他好像一点儿也不在乎我的感受。他好像从来没有把我当作女孩子来看待。我……

  渐渐地她的眼泪似乎就要掉下来了……她埋着头自责的说道我为什么会喜欢上他?我为什么会喜欢上他?

  她终于忍不住的眼泪流露下来……这好像是她来北溯国以来的第二次哭泣……也是她为他第二次流泪。

  红莲见公主如此伤心,立马走到她的身旁温柔的安慰着她,可她又怎么可能会听红莲的话。她知道自己已经深深的爱上了他,那份爱那怕很卑微,哪怕微不足道。

  换句话说就是:“如果我的眼泪能使他快乐的话,我又那怕一直哭一直哭,直到哭死!”

  再者说:“如果我改掉了我所有的任性和粗鲁你才会爱上我的话。我又怎么可能不会为了你而去整改。”“你要是喜欢温柔体贴的姑娘,我愿意为了你放弃所有的个性和脾气。收敛所有暴躁的性格。认认真真的为你去学礼仪去学跳舞。

  可是你好像真的似乎不在乎我的感受……况且我还是一个女孩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