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君卿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三章 安慰不了

君卿记 黄小缘 2008 2019.12.26 21:59

  一想到这里,宁璐长公主的眼泪就一直的流露不停……她多么的希望在以后昨晚做的梦是真的,或者希望自己永远都不要醒来……

  刚开始的时候也只是不停的流出泪水,可渐渐地还有着“嗷嗷叫”的哭声。哭声也是随着心态越来越大、越来越差……

  守在床边的红莲见公主的哭声越来越强烈了,嘴中的安慰之词一直都没有停过,要是换以前她安慰安慰也许能够使得宁璐长公主重新振作,但是这次好像红莲一直哄、一直安慰都没有什么用……

  “公主您不要哭了好不好,等会哭花了脸就不好看了……世上喜欢公主的男人从北溯皇皇宫排了京城镇上,晋王殿下他配不上您。公主您就不要为他伤心了好不好?……”隔了好久……红莲一直守在身旁安慰可就是没有用……宁璐长公主的泪水也还在不停的下……

  永逸阁里的上官逸迟迟的不想回答上官适的那个问题。也故装作不在意。

  当上官适用头脑思考了一下之后也就知道了他四哥为什么不答应这门亲事了。

  其实吧上官适这人头脑也还算挺聪明的。就是太过于急躁、急于表现、做事情太过冲突。还有就是不善于思考。

  两人在永逸阁里待了许久相互之间没说话之后,上官适也是开始浮动起来,对于问他的刚才那个问题,虽然没有回答但是他也已经知道答案了。

  上官适坐在了上官逸的身旁,两只手包托着整张脸,两只眼睛随意张望满不在心的问道:“四哥,你该不会是真的喜欢上那个叫玲珑的女孩了吧?”

  上官适的这句话音刚落下,随处一双犀利、冷血的眼神就直射过来,他抬头一看,相互对视了一下,就便知自己好像又说错话了、还是又惹到他了。

  冰冰冷的他简短有力的用九个字回了他。“你觉得我会开玩笑吗?”

  上官适把眼睛转向到了他的身上,只见他与往常一样神色禀然、一副很是高冷、严俊的样子。浑身上下没有任何一丝的风流气息。有的只是帅气、冷峻。

  看这样子他四哥是认定玲珑了。一联系到他即将拥有一个这样的四嫂内心即使担心有事开心。

  担心的是他之前在品玉轩和旺香楼的时候两人有过口舌之争,可转眼几天之间她即将成为自己的四皇嫂、说不定到时候趁自己辈分小,仗着四哥的面子报之前的口舌之仇。

  一联想起来,上官适的心里就瑟瑟发抖起来……刚开始的时候他的四哥说他喜欢玲珑,他自己还以为是开玩笑的,以为都是闹着玩的没想到……

  上官适也没在永逸阁里多说什么了,过了一会便以时辰不早了为理由回他的永适阁了……

  当然了他要是想说的话估计也是说一些“四哥你不会真要娶她吧?你觉得你和她可能么?你贵为皇子、可她……你觉得父皇会答应你?”

  但这次他脑子里稍微思考了一下,也是知道、即使他这么说了他四哥也是不会听他的。跟在他的身后这么多年,脾气啥的也是多有了解。也就没有在多加折腾。

  还在一旁安慰宁璐长公主的红莲久久不能令它不再哭泣。她也知道这样下去也并不是长久的办法。随后说了句“公主,奴婢先退下了。说完红莲便急匆匆的出去了……”

  像这种连红莲都安慰不了的情况,想必在这北溯国的皇城当中也只有两个人能够安慰的好了。

  其一当然就是不用说的晋王上官适。宁璐长公主这么伤心的原因就是因为上官逸对她的冷漠、暗淡。甚至在他的眼里她就是一个女汉子野女人。

  第二个也就只有她的皇兄宁煊才有这个能力了。他们是堂堂正正的亲兄妹,出自于同一个母亲和父亲。想当初在南诏国的时候,宁璐一哭,全南诏国都搞不定就连她的父皇和母后都搞不定的情况下,还是这个哥哥前去安抚的。

  红莲出了公主的房间之后就向宁王的房间赶、两个人的房间虽然隔的不是很远,但是红莲这路上都在拼命的跑去赶往。为的就是能够尽快的找到宁煊。

  当她刚想着直进宁煊房间的时候……

  他穿着一件全套暗格色卫衣套服,全身紧密不透风,拿起了手中的剑直逼红莲的胸前……

  红莲看着挡着的剑再抬起头一看眼前的这名护卫竟然是“冷雀”。

  红莲停止住了步伐,没有很生气、只不过就是有些急促和慌张。“冷护卫,宁王殿下他在房间里面吗?”

  红莲抬起头来看着他并且和他说话的那一刻冷雀才知道,噢原来她是红莲。他眼神稍微的有些迟疑也只是稍许的摇了摇头,但并不是很明显。也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对红莲说道:“你找宁王殿下他有什么事吗?”

  红莲本就慌的神神色色的,哪里还顾得上什么斯文。直接大声说道:“公主殿下她今天早上睡醒之后就一直再房间里哭,不管奴婢怎么安慰,怎么劝就是没有用。刚开始的时候公主也只是默默的流泪,可到后面的时候不止是流泪,而且还哭的更大声了。奴婢实在是劝说不了,这不就来找宁王殿下了嘛,冷护卫你赶快让我进房间去找宁王殿下吧!”

  冷雀一听宁璐长公主在房间里哭的很是伤心。虽然脸上也只是有一点点的急,可是内心早就慌的不要不要的了。他放下了手中挡着的剑道:“宁王殿下他不在房间里。”

  红莲一听他不在房间连忙大惊道:“啊?那宁王殿下他去哪里了?这可怎么办啊?”

  冷雀依然保持着很镇静,脸上没有任何地关心之举更没有慌张的神情。“今日辰时的时候殿下他便在庭院当中溜达了一会,之后也就不见了人影。也许可能是去北溯国里上早朝去了吧!”

  红莲也是越来越急。“啊?那宁王殿下他要到什么时候回来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