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君卿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邀约

君卿记 黄小缘 2045 2019.10.28 22:32

  永逸阁里,非常的寂静,虽然说书桌,床榻,椅子,纱窗,帘子,玉瓷器等等一些都是及其珍贵上等的稀材制作的。但是里面却缺少了热闹,和氛围。

  每天都是上官逸一个人孤零零的独自在房间。偶尔有时候白狐会进来禀报一下事情,和他九弟会来坐坐。除此之外,好像没有任何人进过这个房间了吧!就连进来打扫的奴婢也是几个月才来一次,不是说奴婢们不打扫,而是上官逸不允许。

  珑音阁里睡了会午觉的玲珑便也慢慢地睁开了双眸,站起身来,走下了台阶,拿起挂在衣台上的外服,自己穿上了。“雅儿,你快进来,帮我整理一下衣服后面的褶皱。”

  “是,小姐。”雅儿推开了门,便进房间去了……她走到了玲珑的身后,仔细的打理了一下皱着的衣角,轻轻地拍了拍衣服的外围。回道:“小姐,好了。”

  玲珑对着镜子转了一圈。“嗯!雅儿,你知道父亲在干嘛吗?

  雅儿掂量了一会,道:“小姐,我今天一早看老爷出去了丫?至于现在回来了没有,我也不清楚。”

  “噢!我们出去外面走走吧!刚好看下父亲在不在府上。”

  嗯……

  酒足饭饱之后的宁璐,看了看坐在她旁边的宁煊,对他说道:“皇兄,你刚才不是说,如果我吃午饭了,没再不开心了,你就会叫人带帖去晋王府。明日叫他出去东郊外赛马嘛?”

  宁煊望着眼前微笑着的宁璐回道:“嗯,是啊!”

  “我现在已经没有不开心了,膳也刚刚都用了。你赶快写贴命人捎去晋王府吧!时辰也都不早了,到时候可别耽搁了。”

  宁煊点了点头。“好好好,来人啊!备文房四宝……”

  守在外面的丫鬟们一听宁王在叫唤,便急忙地去找纸、笔、墨、砚来。然后都各自小心翼翼的给奉上。放在书桌旁,便退下了。

  坐在椅子上的宁煊看见文房四宝都给准备来了,便知道,皇兄这是要写明日叫上官逸赛马的邀请了……

  她笑嘻嘻地说道:“皇兄,我来给你磨墨。”说完,他急忙地把墨汁倒入砚台,然后加入大量清水,快速地搅拌起来。声音听起来非常的粗糙。

  宁煊望着眼前那个淘气活泼的宁璐,对她温柔的说道:“璐璐,你这样磨墨是没有用的,这样急忙,快速磨出来的墨,写出来的字非常的灰,写出来会看不清的。”

  她点了点头,“噢”了一句。

  “来,皇兄教你磨。”

  宁煊握着宁璐的手,细心的对她讲到,拿墨时,食指要放在墨的顶端,拇指和中指夹在墨条的两侧。磨的时候要轻,按下去时稍微重一点。磨墨要慢,用力要匀。

  开始磨墨,先将清水滴入砚面,磨好的墨汁推入砚池,反复研磨。这样慢慢磨出来的墨,写出的字才非常的显美,黝黑。明白了吗?

  她思虑了悠久,嘴上是回到,明白了,明白了。可是实则,这到底是怎么弄出来的心里还是一脸蒙蔽。她知道,这是她皇兄握着她的手才磨好的,要是让她一个人自己磨,指不定还是和刚才的没什么两样呢?

  因为宁璐,从小到大,字虽然会写,但是像磨墨这种细活,她这个南诏国长公主可是从来没有干过,要不是这次他皇兄给上官逸写帖子,她才不会自己动手帮忙磨墨呢!

  宁煊心里明白,像她这样大大咧咧的女孩,这种细活怎么可能愿意学。更别说一遍就记住,学会了。但是他不能拆穿自己的妹妹。只能好好对她说道:“恩,既然磨已经墨好了,那我就写请帖了……”

  宁璐望着宁煊,脸上渐渐地露出了微笑再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他握起了一支精美的狼毫笔,左手扶了扶衣袖,用笔尖轻轻地点了点墨水,慢慢的提起在白纸上写到:“晋王亲靓,吾与君之别以有数时,吾心中已有念之。诉听旁人道,君擅射、骑、且功夫了得。而吾也喜骑马长奔,特请之君明日巳时到东郊马场一聚,以比你我之高下。一一一“南诏国宁煊””

  他写的就像是行云流水,落笔如云烟,但字形正倚交错,大大小小,开开合合,线条粗细变化明显跌宕有致。

  站在一旁观看的宁璐,拍了拍手说道:“啊?皇兄,没想到你的字写的如此工整啊!”

  宁煊望着夸他的公主,脸上笑了笑,没有回答她。

  而是换了一个话题,他一边折着写好的字条,一边对着下属说道:“冷雀,你去趟晋王府,务必把这个交给晋王殿下……”

  站在一旁的冷雀听到在使唤他,连忙走过跟前,对着宁煊低了下头,嘴里说道:“是,殿下。属下一定把“请柬”送给晋王殿下。”说完他便急忙忙地晋王府赶去了……

  而将军府里的玲珑却在前屋后院地满地找她的父亲林勇,她连忙问了几个下人和丫鬟,都说没有看到而她的还是不死心,她就不相信了,偌大的将军府,这么多下人,还没有一个人能知道自己的父亲去哪里了……

  她在后院看见了一个穿着浅绿蓝色丫鬟服的下人,低着头,端着盆子正在急忙忙赶路。玲珑一眼便瞧出来了她是谁。

  “昕儿,你今天有没有在府里看见父亲?”

  它一听到有人在叫她,立马停住了脚步,内心有些慌张。一听声音便知道是小姐,她慢慢的抬起头,回道:“小姐,我今天早上晨时还见过老爷呢?”

  “那你知道父亲去哪里了吗?”

  “这奴婢心里就不清楚了,我听老爷提起了一句,好像说是,被东宫太子府的人邀请去做客了?”

  玲珑的内心有些纠结,她好像猜想到了一些什么,但是她的外表却保持着很镇定,很矜持。“你确定老爷是去太子府里?”

  昕儿点了点头,满脸自信地答道:“是的,小姐。奴婢亲耳听老爷说过。至于老爷为什么去,奴婢就不知道了。”

  “噢,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忙吧!”

  是,那奴婢就告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