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君卿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礼敬有加

君卿记 黄小缘 2285 2019.09.26 22:31

  次日晨时,太阳才渐渐地露出微笑,而北溯国皇宫此时却声势浩大,人来人往的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父亲,女儿今日给你准备了几套上好的礼服,好让父亲上早朝时用。今天这个日子可不比平常,今日是我们北溯国和南诏国签订盟约日子,父亲你可要穿的高贵些,可别失了礼数。”

  “还是女儿你考虑的周到,唉!军中的事情大大小小一堆在那,忙都忙不过来,哪里会有时间考虑这些东西,还是女儿体贴啊!。”

  “没有,这些都是女儿应该做的。都是女儿太自私了,母亲在我十五岁的时候病故了,父亲为了考虑女儿的感受,和对母亲的情意更是以终身不娶来证明。小时候女儿每次犯错父亲都包容着女儿,偏爱着女儿,现在女儿长大了就应该好好孝顺孝顺父亲。”

  这些都已经过去了,我现在只希望我的乖女儿开开心心幸幸福福地至于要父亲做什么都无所谓了。我答应过你的娘亲一定要让我们的女儿平安幸福开心。

  “嗯!女儿一定会平安幸福的。对了,父亲现在赶快换好衣服让女儿看看怎么样?”

  好……怎么样?

  玲珑望着身旁高大魁梧的父亲吃惊地回道:“哇!没想到父亲穿上这身锦服这么的帅气呢!好吧!现在时辰也不早了,父亲赶快去上早朝吧,别耽搁了。”

  林勇开心笑道:“噢,是吗?”

  雅儿回道:“是的呢!老爷。显得更加的年轻了。”

  不说了,我得上朝去了,否则真快来不及了。说完便急忙地出府赶往太和殿去了。

  “一条鲜红的地毯,从进太和门的百步之外起直逼太和殿堂里。一个个文武百官站立于朝堂,双手里谨慎地握着笏板,个个大小不一。”

  众文武百官一起远远望着一位同陛下一起慢慢走来的男子,身着浅蓝色的华服,一只手搭在腰后,另一只握着拳头挡在胸膛前。缓缓地走过来,举止非常的高端。慢慢地靠近殿堂才看清楚,他的脸庞是多么的俊俏,让人看了都忍不住想去触摸。

  全朝百官跪拜在地上说:“臣等拜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连站在朝下的宁煊都恭敬地鞠了个躬。

  “众位爱卿免礼平身。”朕今日給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南诏国赫赫有名的宁王殿下。

  “见过宁王殿下。”

  杨国忠在旁边礼貌地说道:“宁王殿下初次来到我们北溯国,小人招待不周,还望宁王殿下不要怪罪。”

  “杨大人真是客气了,杨大人安排地非常的好,膳食什么的,本王和公主也是非常的满意。”

  我在此也先多谢北溯皇的厚待,等他日我回到南诏国必定告知父皇:“北溯皇陛下心胸宽阔,待我和长公主更是礼敬有加。此等宽宏大量真是让人可敬可佩。”

  “宁王殿下真是客气了,宁王能来我北溯国,当真是给我们北溯国面子。”盟约之事,宁王觉得如何?

  宁煊思虑了一会说道:“此事我看还是让本王稍加考虑考虑吧!等过几日我定会给北溯皇陛下一个满意的答复。”

  上官鸿轩笑了笑回道:“好,那朕就等着宁王给我满意的答复!”

  “那是一定,一定!”

  “想必宁王殿下和长公主初次来到我北溯国,还没有到处走走吧,适儿,就麻烦你和你四哥多带宁王殿下和公主到处到我们北溯国京城游玩。”

  上官适摸了摸头忧郁地回道:“啊!怎么又是我?为什么父皇每次都把这样的苦差事交给我?”

  你要是不想去的话,那也行,你叫你四哥去。

  什么嘛?我……唉!……他的脾气,父皇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怎么可能叫的动他,就算是你拿把刀架在他脖子上,四哥都不一定会听你的。你这不是存心难为我吗?

  行吧!既然你叫不动他,那你就多代劳一下你四哥也行啊!反正你跟他关系密切,你俩谁去都可以。

  上官适垂头丧气地回道:“为什么每次你和四哥吵完架之后都是由我在背后善后。而且完事之后,你有事找他都叫我来说。然后我又要苦口婆心的去求他,找他说一大堆。他才会慢慢的答应我。我这是招谁惹谁了。真的是?说完便忧心忡忡的回王府了。”

  宁煊看着高位之上的北溯皇关心的问候道:“郑王殿下“这是?”

  让宁王殿下看笑话了!我这诸多儿子当中,数太子最为听话,且又仁慈孝顺。而最让人头痛的就是第四个儿子晋王“上官逸。”他从小就失去了母妃,平时也不爱与人说话,就喜欢一个人独自待在王府里。非常的孤僻,每次朕与他聊政事的时候,都是意见不合。

  宁煊迟疑了一会回到:“那我可真是要见识,见识这样一位风格独特的晋王殿下。”

  上官靖仁连忙对宁煊说道:“我们都知道宁王殿下和善可亲,但是我还有有必要提醒一下宁王殿下,不要自讨苦吃,别到时候赔了笑容还不讨人喜欢。”

  “太子殿下此话何意?”

  “宁王可是有所不知,我这四弟不但脾气古怪,而且爱好还很独特。全身冷冰冰的,与我们常人大有不同。而且还有喝冰水的嗜好。”

  “哦,是吗?本王孤陋寡闻,不知世上还有这等奇事,全身冰冷还能存活下来,当真是罕见。那本王更加要见识,见识了。”

  “靖仁,你怎么能够这样说你的四弟呢?”

  “父皇,儿臣可句句说的都是实话啊!”

  北溯皇脸色慢慢变的暗淡起来对上官靖仁说道:“不必再说了,你先退下吧!”

  “父皇,这……儿臣……唉!”

  怎么你还想说什么?

  上官靖仁哀声低语的回道:“没有,儿臣便先告退了!”

  众位爱卿可还有事要启奏?

  台下众人都摇摇头,恭敬地回到:“没有。”唯独只有林勇站出来说……

  “启奏陛下,臣从北溯国南边边境回来已有数日,承蒙陛下惦记。可聚散乃常有之事,回来京城这么久,殊不知南境情况如何!还请陛下恩准臣即日后重回南方镇守边境。以捍卫我北溯国之江土。”

  北溯皇思虑了小会回道:“林将军已镇守南方多年,现如今年事以高,朕心里于心难忍不想在派将军离开京城前往镇守边塞。”

  宁煊在一旁吃惊的说道:“哦,这位将军便是林勇,林老将军吗?”

  宁王殿下有礼了,正是老夫。

  “早就听闻北溯国有位将军,神勇无比,南征北战多年,立下汉功无数。后又镇守边塞十余载,为保北溯千万子民。可谓是劳苦功高。”

  宁王殿下太夸张了,老夫只不过是尽了一名将军该尽的职责。至于劳累,为了国家和名族大义,这都不算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