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秦:起兵造反,嬴政竟是我军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章:农民起义

    闻言,苏然举起了杯子大声道:

  “急啥,饿了一早上,先喝起来!”

  当即就跟老赵二人开始碰杯了。

  老赵也不含糊,夹了一块土豆送进嘴里,顿时就感觉到一阵呛鼻的辣味,加上土豆的软糯,这种其妙的感觉竟然是让老赵有些上瘾,眼中大放光彩。

  连着吃了好几口,又是两杯下肚,吃的老赵浑身冒汗,连连吸着冷气问道:

  “你弄的这是个啥玩意,这么辣,停都不敢停,一停下来就感觉嘴里面好像火在烧一样。”

  苏然一边嚼着饭菜一边说道:

  “干锅土豆片,咋样,味道不错吧。”

  老赵嗯了一声,眼神无比兴奋,一边吃一边回答:

  “好玩意,真是个好玩意。”

  放下了裤子,老赵满意的拍了拍肚皮。

  “吃也吃的差不多了,该说说你那陈胜吴广的事了。”

  苏然一听,当即就来了精神,两口咽下嘴里的饭菜,然后一口酒下肚,随意的用袖子抹了抹嘴巴,整个人跟打了鸡血一样。

  啪的一声将杯子砸在桌面上,然后目光灼灼的扫过二人,故意提高声调:

  “要说那陈胜吴广,那可就有的说道了!”

  老赵二人直勾勾的看着苏然怪异的举动,一时间脑子还没转过来,只得乖乖的坐在板凳上小口抿着酒杯然后等待着苏然的接下来的话。

  “话说陈胜吴广,俩人本就是大泽乡的屯长,因为不满当地官府的暴政,直接举兵起义,一晚上的时间内集结了两千人手,直接拿下了大泽乡,势头正旺着呢,又拉拢了附近的村民,短短个把月时间又打下了蕲县、铚县总共十几个大大小小的县城。”

  听到这里,老赵咕嘟一声将白酒一饮而尽,直勾勾的看着苏然,紧张问道:

  “你说真的?个把月时间就打下了十几个县城?!”

  苏然点了点头,没注意到老赵的表情,煞有其事的说道:

  “废话,当然是真的,这俩人厉害着呢。”

  随后苏然神秘一笑,眼底闪过一抹狡黠之色,压低了声音说道:

  “知道他们最后有多少人马么?”

  老赵二人呆呆的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苏然嘿嘿一笑,又是一大口酒下肚,此时他的脸色都已经有些泛红了,有些口齿不清的说道:

  “战车七百多乘,骑兵两千多人,步卒数十万之众!直接去打荥阳去了!”

  什么?!

  如同晴天霹雳一般,这一句话直接给二人头皮都炸开了。

  啪的一声,老赵手没拿稳,手里的杯子直接摔在了地上摔成了碎片。

  老赵瞳孔骤然收缩,连腰板都不自觉的直了几分,颤声道:

  “居然打到荥阳去了!!”

  开什么玩笑!

  荥阳是个什么地方,那是秦国最重要到粮仓!

  一旦荥阳被打下来,那整个秦国军队的粮草供给就会出现大问题,会影响到全国的!

  说到这里,老赵已然是冷汗连连,先前喝的那点酒早就被挥发的干干净净,眼里除了震惊只有震惊。

  老蒙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一个带兵打仗的人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荥阳的重要性,听着苏然略带醉意的话,一直不断的给自己在倒酒喝酒,为的就是压制住心中的震撼。

  老赵急不可耐,脱口而出。

  “那结果呢?!荥阳有没有被他们打下来?!”

  此时的苏然已经站都有些站不稳了,半眯着眼睛,摇晃着身体笑嘻嘻的看着老赵,含糊道:

  “我说老赵啊,你……你怎么这么紧张啊?荥阳……荥阳又不是你家!杯子,杯子你可得赔我啊!”

  老赵急的都快火烧眉毛了,他又不能直接摊牌说他就是皇帝,那自己的计划不就白白泡汤了吗,于是眼睛一转赶紧解释道:

  “赔赔赔!别说一个杯子,十个杯子我都赔!”

  “你快说他们到底有没有打下来荥阳!”

  听到老赵的话,苏然得意一笑:

  “当然没有了,陈胜到死都没想到他居然是被自己手下的车夫给出卖了,哈哈哈。”

  听到荥阳没有被攻破,老赵二人心中长呼一口气。

  和老蒙相互交换眼神,二人都看到了彼此眼神中的震撼。

  老赵不断的喘着粗气,赶紧喝了口酒压压惊,连连擦着额头的冷汗,心中感叹:

  “没打下来就好,没打下来就好……”

  越想就越觉得可怕。

  陈胜吴广短短半年时间,就从大泽乡直接打到荥阳,光是版图就有大半个秦朝那么大,这是何等恐怖的事情?!

  听着苏然好像讲故事一样给他讲述,老赵只感觉到一阵阵后怕。

  不知不觉中老赵的衣衫都被汗水浸透了,而他却丝毫没有感觉到。

  “不对啊!苏然!”

  老赵猛地抬起头,神情紧张看着苏然,质问道:

  “你怎么知道这么清楚,而且你怎么连他们未来的事情都知道的这么清楚,甚至被车夫出卖你都知道?!”

  一听这话,坐在一旁的老蒙也猛然将疑惑的目光看向苏然。

  苏然虽然喝了不老少,可是还保有一丝神志,听到老赵的质问,苏然也愣了一下。

  “对啊,我他娘咋知道的?”

  “总不可能跟他说我从史书里看到的吧?”

  苏然目光一转,管他三七二十一呢,反正都是在讲故事。

  “我会算命!这些都是我算出来的!”

  “你会算命?!”

  这一次,不光有老赵的声音,连老蒙都喊了出来。

  老赵深深皱着眉头,怀疑的目光上下打量了一番苏然,然后摇头道:

  “吾不相信,你还会算命?那你算算,吾脚底板有几颗痦子!”

  见老赵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苏然当即就瞪眼了,拍板道:

  “你还听不听?不听我不讲了!没完了还。”

  “听个故事你那么较真干哈?”

  说着,苏然就给自己满上,气呼呼的又来了一杯。

  给你们讲个故事还要挑三拣四的,那老子就不讲了!

  啊这……

  俩人谁也没想到苏然的态度居然会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一下变得这么强硬了,可是他们实在是好奇啊,苏然连未来的事情都能知道的这么清楚,这是人能做到的?!

  老赵眼中带着一抹尴尬之色,嘿嘿笑道:

  “听听,当然想听了,那你得正经告诉吾,你真的确定他们要造反?为啥造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