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秦:起兵造反,嬴政竟是我军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章:斩白蛇

    听到老赵服软了,苏然也大人不记小人过,轻哼一声。

  “说无数次了,这俩人肯定是要造反的!就这两年的事情了。”

  “为啥嘛……”

  苏然眼睛滴溜溜的转,心里想着怎么解释。

  嗯?!

  忽然,苏然将目光停在了桌面上的粟米上面。

  当即大手一指。

  “就凭这个!”

  老赵顺着方向看去,眼神闪过一抹疑惑之色。

  “粟米?”

  “这跟粟米有啥关系?你莫不是在糊弄吾?!”

  当即老赵有些不高兴了,眼神有些不满。

  苏然冷哼一声,眼神顿时变得自信了起来,将脑袋伸到二人面前,神秘说道:

  “知道这粟米从哪里来的么?”

  “大泽乡!”

  闻言,老赵还是不解,带着疑惑的眼神摇了摇头。

  造反跟粮食有必然的联系么?

  一口酒,一口菜,苏然两颊泛红,满意的打了个嗝,这才开口说道:

  “前阵子我去买粮食,发现粟米的价格上涨了,量也远远不够,我一想就知道大泽乡肯定是出问题了,又没有战乱,那肯定就是天灾了,最近又没听说哪里泄洪的事情,也没到蝗季,那肯定是旱灾了!”

  一听这话,老赵眼睛都不自觉的大了几分,一边给苏然斟酒一边怀疑道:

  “你怎么知道是旱灾?”

  他一个皇帝都没收到哪里有灾情报告,苏然一个小小的酒馆老板怎么可能知道,其中肯定有诈!

  苏然接过酒杯,跟老赵碰了一下。

  “不信的话你去看看就好了,现在肯定有灾情,要不然粟米怎么涨价了,正常人谁敢改粮价,不怕死啊?”

  老蒙虽然听的云里雾里,但是也明白苏然十句话有八句都能应证,夹了一筷子含糊不清问道:

  “然后呢?”

  苏然眉头一挑,心头那讲故事的欲望又上涨了几分。

  “然后?”

  “据我推断,大泽乡近两年灾情只会越来越严重,再过一阵子就到了收成的季节了,那个时候肯定会有蝗灾发生,一旦发生了之后,那地方最起码五年内没有收成,交不上官税就得被杀头,一来二去的,肯定得积攒不少民怨,陈胜吴广他们就是趁着这股劲直接起兵造反的,后面的事你们也就知道了。”

  听着苏然略带酒气的分析,坐在凳子上的老赵此时已经彻底有些懵了。

  就凭一个粮价!

  就能推算出这么多东西。

  先是推算出整个大泽乡断粮,然后陈胜吴广起义,然后又是攻打其他县城招兵买马,最后直接推算到攻打荥阳,这……

  老赵眼中满是骇然,看着苏然就跟看怪物一样,心头不禁惊呼:

  “就凭一个粮价你就能推算出这么多东西?!”

  “你是人是鬼啊?!”

  虽然苏然讲的事情里面有夸大的成分,但是事情肯定就是这么个事情,老赵他们对苏然根本就没有半点怀疑的意思,哪怕苏然夸大其词,他们也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看了看老蒙,见老蒙脸色也极为难看,深深皱着眉头一言不发,老赵心想恐怕他也觉得确有此事。

  正当老赵开口准备问的时候,却听见嘭的一声,循声望去,苏然竟然是喝的伶仃大醉,直接趴在桌上呼呼睡起来了。

  老赵目光一怔,愕然道:

  “苏然?喂!”

  老赵有些着急了,事情还没说完呢你怎么就睡了啊。

  赶紧伸手摇了摇苏然的肩膀,满眼焦急说道:

  “你别睡啊,咱事情还没说完,你还没说后面陈胜吴广之后的事啊!”

  苏然迷迷糊糊听着老赵的呼喊,苏然又扶着桌子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含糊不清道:

  “后面……后面……刘邦斩白蛇啊……”

  什么什么?

  老赵眉头拧成一团,恨不得将耳朵凑到苏然面前,一脸茫然的看着他:

  “什么刘邦斩白蛇??”

  “刘邦斩白蛇……就是……”

  苏然明显有些喝多了,说个话都有些口齿不清。

  可老赵急啊,老赵都快急疯了。

  他不论如何也没想到征服了六国的大秦居然会亡在自己人手里。

  光是一个陈胜吴广都已经让他有些后怕,后面居然还有刘邦斩白蛇?!

  最关键的是,谁知道这刘邦斩白蛇后面还有没有别人?!

  万一真的如他所想,刘邦后面还有人造反,说不定老赵真的能给吓晕过去。

  见苏然坐都有些坐不稳了,老赵赶紧命令道:

  “老蒙,快去给整点水来,这小子说话都开始大舌头了!”

  “是!!”

  老蒙没敢耽搁,赶紧拿了个碗就出门了。

  跑去后院接了碗冰凉的水,然后又重新回到了雅间。

  老赵接过碗,眼神紧张无比,小心翼翼的给苏然喂着喝水。

  咕嘟咕嘟!

  足足两大口。

  苏然半睁的眼睛终于是有了一丝神采。

  扶着苏然的身子摇了摇,老赵凑上来小声问道:

  “醒了没?能说清楚刘邦是谁不?”

  在喝了一大碗水之后,酒劲暂时被压了下去,抹了抹嘴巴,苏然嘿嘿一笑,手臂在空中胡乱飞舞着,一边挥着手臂还一边喊道:

  “刘邦!那可是汉朝的开国皇帝!”

  开国皇帝?!!

  一听这话,老赵差点没坐住,眼神瞬间变得惊恐无比,脸色都白了好几分。

  怎么还蹦出来个皇帝?!

  还是汉朝?!

  听都没听过!

  这又是怎么回事!

  老蒙也被苏然的话给吓傻了,你说造反也就罢了,怎么还冒出来个皇帝?!

  还是个汉朝的皇帝?

  关键大秦的皇帝就在你面前坐着呢,苏然你是真敢说啊!

  老赵此刻酒也没心情喝了,突然冒出个皇帝跟自己抢位置,这谁受得了?

  当即开口问道苏然:

  “到底怎么回事,啥汉朝皇帝啊,你说清楚行不行啊!”

  闻言,苏然睁开眼睛看着满脸焦急的老赵,用手指了指他,醉意熏熏的说道:

  “你急了。”

  “嘿嘿嘿,你急了!”

  随后肩膀一抖,将老赵的手甩开,大声喧哗道:

  “刘邦!芒砀山斩白蛇起义,自称赤帝之子,佣兵百万,手下能人多如牛毛,汉初三杰名声一个比一个响!什么陈胜吴广,跟刘邦比起来,连个小拇指都算不上哟。”

  一听苏然的话,老赵的眼神变了又变,心中更是惊骇不已。

  拥兵百万!

  手下能人多如牛毛!

  这是个何其恐怖的概念?!

  他老赵都不敢说自己手下能人多如牛毛!

  老赵现在能坐在这里就已经算他心智沉稳了,反观老蒙直接是跪在了地上双手扒拉着桌子,下巴都磕在了桌面上,彻底傻眼了。

  在他们看来陈胜吴广已经是很厉害的人物了,没想到这个刘邦居然比他们俩还要猛,而且猛的不是一点半点!

  汉朝的开国皇帝!

  开玩笑!

  这是取代他整个大秦王朝的人!

  这样的人,老赵能留?!老赵敢留?!

  就在老赵胡思乱想之时,就听见苏然又喊了起来。

  “西楚霸王项羽!”

  “羽之神勇,千古无二!”

  老赵猛地转过头,只感觉天灵盖都快被掀开了,两眼似铃铛般看着手舞足蹈的苏然,惨叫一声:

  “还有?!!”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