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灵异鬼怪 不不,不写了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医魂

不不,不写了 咏不良 4060 2019.01.12 03:11

  溪子村处在偏远山区之中,传闻此处有医仙,此医仙乃一女子,生的沉鱼落雁之美,医术精湛,可医天下疑难杂症之人,但她有一怪癖,白天绝不行医,即便是死,也亦是不救,若医可等夜深之时,如同鬼魅,却行善道。

  有一求医问药之人名叫郑简朴,早年他寻花问柳,风流成性,落下隐疾,与其妻子行房,皆是不举,甚是苦恼,问遍这城中所有郎中仍是无法根治,当天他听闻有此医仙之时便欲寻之,可她为一女子可愿治我之病?顿时纠结不堪。

  某日他在街上行走,忽然被一妇人抓住,大声叫喊说那夜是郑简朴趁夜色强奸与她,其夫君发现二人斗殴,郑简朴打死了他的夫君,现以家破人亡,要报官,要郑简朴赔偿,以及偿命,只见妇人神态疯癫,顿时引来街上人们围观,越来越多,引的官府出动,只见官府之人把二人押回衙门,城中县官高坐堂中,这时县官发话,你二人为何人?为何在闹市喧哗不休?只见妇人痛苦,擦这泪水说道,大人,小女子夫家姓王,在城外三百米处的农庄,你可要为我做主啊,哪位他趁夜色翻近我家中,她强奸与我,我夫君发现便与他斗殴,谁知他竟打死我夫君,现以家破人亡,大人您贵为青天大老爷,一定要明察秋毫,严惩恶人啊,县官示意让妇人停下讲话,转头问向郑简朴说道,你可辩否?这妇人所说属实?妇人在旁抽泣,郑简朴对这飞来横祸甚是不解,大声喊道冤枉啊大人,小人,名为郑简朴,乃城中南门人士,根本就不认识她,至于她说的什么强暴与她,小人早年寻花问柳落下隐疾,每每与贱内行房皆是不举之症怎可做那等事情,满堂哄笑,这郑简朴过了今日怕是要出名了,而妇人仍旧不依不饶的说道,大人他胡说八道那夜他明明强暴与我怎可能有不举之症?县官一只手拍在木按上大声说道,够了休要喧哗,郑简朴你如何证明你有不举之症?大人这城中任何一个郎中都可以证明,我天天去求医问药,以求得一儿半女,家父常言,无后为大,此时以困扰小人几年之久,县官对着衙门班差喊道,来人,去城中请几位郎中与郑简朴对质,不久几个郎中来到衙门跪在地上,小人不知大人喊我等何事,小人不曾做那伤天害理,违法之事啊,县官说道,几位郎中可否认得他?几个郎中看了郑简朴半天说道,大人小人认得,他常来看病,县官说道看何病,这,这大人,县官使劲一拍木按说道是何病?若是不讲二十大板伺候,吓的几个郎中爬在地上,大……大人,是不举之症,有几时之久?许久了大人,好,班差送几位郎中回府,衙门看热闹的早就围的水泄不通,只见所有人指指点点哄笑,甚是喧闹杂乱,县官大喊,各位休要喧哗,都请诸静,顿时鸦雀无声,而郑简朴握紧拳头,咬牙切齿,羞愤的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内心咆哮这奇耻大辱,奇耻大辱啊,县官看向妇人说道,你可还有什么要讲的?妇人当堂大哭,声嘶力竭的吼道,我不信,我不信,大人他们买通了,他们是一伙的,我不信,哦?那你可有办法证明?大人民女愿以身相诱,若是他仍旧不举,请大人治我罪,同时也请大人为我夫君申冤,民女清白是小,亡夫含冤是大,县官说道,这,这不妥吧,只见妇人说道,大人若是他举起定然治罪与他,若是不举如同阉人,不算侵犯,民女仍旧清白,衙门外边又是一顿哄笑,阉人,听到没这郑简朴如同阉人,只见郑简朴涨红了脖子,脸黑青,却不作答,本官问你,你当真可愿?民女愿意,好,来人取垂帘,本官要亲自观看他郑简朴是举还是不举,很快垂帘搭好,妇人便褪去衣物,百般勾引,县官都要把持不住时,县官伸手摸向郑简朴裆部,这,好了你把衣服穿上,这郑简朴的确患有不举之症,妇人很快穿好衣物,跪在地上痛哭,大人你可要为我做主啊,我夫君死的冤枉啊,大人,县官说道,看来此事另有凶手,罢了看你如此忠贞不二,愿为亡夫褪去衣物以身相诱,实乃大义之举,本官为你免去刑罚,本官一定抓住凶手给你一个交代,妇人抽泣这说道谢大人,若是大人抓住凶手,来世民女愿为你当牛做马,县官大喊,凶手另有他人,退堂,顿时人纷纷散去,郑简朴一脸黑青的回家,回到家把能摔的都摔了,发了一通邪火,瘫坐在地上痛哭,奇耻大辱啊,奇耻大辱啊,我还有何颜面存活与世,突然他脑子里闪过哪个医仙,对,医仙,医仙,她绝对能医好我的不举之症,郑简朴神态疯狂,不一会取了些银两,拿起行囊,他要去找医仙

  出了城,郑简朴低头苦思,这溪子村会在何处,一个道人模样的人,小声对着郑简朴说道,公子可是去寻医仙?郑简朴大惊,这是何人他为何知道我所想的?便说道,实不相瞒,确实寻那医仙求得灵丹妙药,只见道人说道,灵丹妙药是没有,送命的却是比比皆是,什么?道长何出此言啊?道人不在说话,一步一步的离开,只剩下郑简朴木然的站在那里,突然郑简朴又想到所受的奇耻大辱,自己连死都不怕,还怕什么?转身向前走去,道人停下脚步,看向郑简朴,小声说道这个人,随后紧紧跟着郑简朴,郑简朴一边走一边问,所有人都是一样,劝郑简朴不要去那溪子村,终于到了溪子村,望着古朴的村庄,他看到一个老人便向前问道,老人家,敢问这医仙在何处?老人没有说话只是指了指前方一个茅草屋,郑简朴抱拳说道谢谢老人家了,大步向前,走到茅草屋前他扣门,说道有人吗?里边无人应答,郑简朴说道那冒犯了,他推开房门,进去看见屋里满满的全是药材,应该是这里没错了,找了个凳子坐下,说道传闻这医仙白天不行医是真的,那就等晚上吧,可能是这几天赶路太累了,郑简朴竟然昏昏欲沉的睡着了

  随着吱呀一声,房门被推开,郑简朴被惊醒,入眼的是一个身穿白衣美若天仙的女子,郑简朴说道看来传闻是真的,这医仙却有沉鱼落雁之美,便开口说道,姑娘我来求医问药,愿以千金相赠,只求医,医……医,医什么?女子开口说道,声音宛如黄鹂一般,郑简朴涨红了脸,说道,医在下的不举之症,女子惊的双手捂口,这,这公子不太好吧,我乃一女子,在下也知如此,尚犹豫许久,最终认为天下医道如同父母心,会抛开那些男女授受不亲的世俗,女子说道,这,终究还是不太好吧?郑简朴噗通跪在地上说道,姑娘我问遍所有名医,皆是不治之症,若是姑娘不治,那我活着也便是无趣,家父常言无后为大,我以千金相赠,只求有一儿半女,别与他意,只见女子再三犹豫,良久说道,好吧,我给你把把脉,女子闭眼静心把脉,良久说道,公子你这乃是行房过度伤了元气,气血不通,精气不足,淤血附着导致无法行房,那姑娘可否医治?可以是可以只是,只是什么?需要什么药材,我现在去买,郑简朴眼中燃起了久违的希望,激动的抓住女子的双手,女子挣脱开来,郑简朴也意识到自己失态了,随即故作镇定的说道,姑娘所说的可是是指何物?公子,药材我这都有,当你服药后离开便可,两日药到病除,只是回府途中莫要与任何人说话,否则就永远离不开这里了,就如同门口哪个老者还有村中所有人一般,永生永世无法离开,这好办,好办,姑娘请开药,大胆妖孽,竟在此古惑他人,喊这句话的正是哪个道人,你,你怎么来了,郑简朴怒不可揭的说道,姑娘好心给我治病你为何污蔑人家,道人不言不语走在郑简朴面前,拿出酒壶,把酒洒在郑简朴脸上,说道你看到了什么?郑简朴吓的吐了一地,这哪里是个草屋,这是个蜘蛛网,屋里的也不是什么药材,而是遍地的尸体,有活的有死的,好多小蜘蛛在取那些人的器官,在拼成人性,只见人性站起来,走下蜘蛛网,变成村口老头模样的村民,而女子是一个全身流血水腐烂散发恶臭的尸体,尸体开口说道,上次让你跑了,这次你休想逃跑,郑简朴吓的两腿发软,被道士抓着到跳下了蜘蛛网,道士说道,以我的修为你莫要逼我,否则我们同归于尽,女子仰天大笑,随后说道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只见女子手一招,整个蜘蛛网缩小在女子手中,随即丢向道士跟郑简朴二人,道士一声大喊,又是这招,老夫跟你拼了,吐出几口精血,念气法诀,精血化作长剑,随后将剑丢出,血剑朝着蛛网飞去,二者彼此消融,相互抵消,最终化作虚无,女子跟道人相互喷出一口浓血,女子,仰天大笑,说道,臭道士你屡次三番坏我好事,今日就是同归于尽也要把你留在这里,道士对着郑简朴说道不好,待会我跟他大战一番,你手持这枚黄旗逃到村外,到了村外就安全了,她没有办法在找到你了,郑简朴吓的一边哆嗦一边说道,那你呢,道士说道,我要跟她同归于尽,这是我俩的宿命,几次避开,今日我也不打算避开了,说着道士尽然一手抓进自己的胸膛,催动金丹,一身修为爆发,而那女子,更是张口把所有村民吸到嘴里,吃了个干净,随即女子也爆发出骇人的修为,妖孽受死吧,道士一声怒吼,二指为剑,对着女子划下,女子身体一分为二,但很快又愈合了,女子说道这是伤不到我的,随后,女子伸手一抓,顿时道士一条手臂出现在女子手中,道士忍痛怒吼,妖孽,你前身为人死后残害生灵,今日即便是死也要让你魂飞魄散,女子冷哼,那你就来试试,一人一鬼战在一起,良久不分胜负,而郑简朴则是听道士所言向村外跑去,他手持黄旗一路无阻,突然道士一声大吼妖孽我命不久矣,我跟你拼了,郑简朴回头看去,发现女鬼已经抓穿了道士的胸膛,女鬼发现不对劲想退出手臂,但是发现已经晚了,道士自爆了,同时女鬼也化成粉碎,顿时整个村子消失不见了,郑简朴一屁股坐在地上,天,天亮了,郑简朴忽觉背后有人,随即拿出道士给的黄旗,闭上眼睛转身一顿比划,一阵爽朗的笑声说道,别比划了,我又不是那鬼怪,郑简朴睁开眼睛,眼前是一个发须皆白的老者,仍是警觉的问道你,你是谁?老者说,他乃是一颗万年人参草,可治百病,取一丁点叶子就可治疗天下疾病瘟疫,那女鬼就是用它享誉这医仙的称号的,随后他接着说道,你带来的道人与那女鬼同归于尽后,那女鬼囚禁我的法术便破了,我也就恢复自由了,郑简朴说道我如何相信你?只见老者拔下一根头发,瞬间变成了一片叶子,说道你吃了它可治你那不举之症,郑简朴想都没想就吃了,他死都不怕,还怕什么,郑简朴在也忍不住哭泣起来,这么多年的屈辱,老者一阵干笑后说道,我们有缘在见,顿时老者消失不见,只剩下郑简朴瘫坐在地上,一会哭,一会笑,脸上表情甚是精彩

  次年,生了生了,夫人生了,母子平安,是男孩,府里丫鬟喜出望外,郑简朴开心的冲进卧房,自溪子村之事以后,郑简朴痛改前非,多行善事,同时他也因祸得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