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王爷我们可不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百一十九章 父女谈心

王爷我们可不熟 乐小尹 3533 2020.06.30 21:33

  第二百一十九章父女谈心

  墨家小院。

  猝不防及的见面,不仅激动了皇甫明琛的心,也乱了墨尘与灵筱的心。

  早上短短的一个时辰的交流,墨尘没有拒绝为皇甫明琛医治,但也没有当场就答应下来。

  他需要好好想一想,也需要跟女儿好好谈一谈。

  落日西沉,墨尘灵筱忙碌了一日才停歇下来。

  父女俩各自搬了一个小矮凳坐在药庐一侧,围着一堆已经晒干了的药草分拣归类。

  “筱儿,你今日初见黄公子可是何看法?”墨尘手中动作不停,嘴上状似不经意的问起,只是他紧绷的嘴角彰显着他矛盾的心理。

  “小姑娘家家的,凡心春动是正常的,人家黄公子气度不凡,就是腿疾了也不甚影响。”

  嘴角下弯,埋头理着药材,墨尘敛下眼中忧心的眸光,他担心灵筱对皇甫明琛尚有余情,若是女儿心软,他又如何舍得女儿为难,是以他不想给皇甫明琛医治腿疾也不行,可如果就这么轻易的给皇甫明琛医治了,他不甘心呐。

  唉,怎么办呢?

  他把不准女儿心里的想法,这才生硬的将话题说到这里,面上勉强维持着浅笑,耳朵却微微涨红,他心里紧张的不行,生怕会听到自己不想听到的结果。

  话刚落,灵筱惊得张大了嘴巴,她结巴了一下,有些欲哭无泪的说到,“什,什么?爹爹您莫要开玩笑了。”好吓人的有木有?

  说完,她拍了拍自己乱跳的小心脏,觉得今日份的惊吓已经超额了,再来点就可能会承受不住了。

  爹爹,您是怎么会觉得女儿会对黄公子有什么看法?难道就是因为进门那一刹那的停顿?

  爹爹您误会了。

  “筱儿,你再过两年半就要及笄了,快要是个大姑娘家了,爹爹早些时候还在想以后该要怎么俊少年才能配得上我们家的筱儿,今日一见黄公子,爹爹便觉得此人甚可。”墨尘半开玩笑的说道,“若明日爹爹与黄公子明言以一个条件抵上他的诊费,让他娶了你可好?”

  吓——

  哐当一声,灵筱吓得不小心打翻了手中的木盆,她惊魂未定的样子,瞪大着眼眸看着墨尘,“不是,爹爹您为何如此危险的想法?”

  此事万万不可啊!

  “爹爹,女儿以为宁为寒门妻不做富门妾,黄公子的身份是何且先不论,可以黄公子的气度相貌,万一人家家中早有妻室,那女儿岂不是......”

  说话说到一半就不需要再说下去了,很多时候点到为止,后面的完全可以意会得到,毕竟墨尘与她二人智商甚高,哪里会想不明白。

  是啊,宁做寒门妇不为富门妾,他的女儿如何能屈就与他人之下。

  一叶障目,墨尘完全是被时光回溯里的画面给局限了。谁说前世经历过的,这一世还要重来一次?

  墨尘他着相了。

  “况且女儿一介修士,早已超脱凡尘,一般人女儿能看得上?”实话说说,本来前世就已经错过一次了,这一世已经重来,她何苦要为难自己再重蹈覆辙一次,是不是?

  不过爹爹所为究竟是为哪般?灵筱狐疑的看了看墨尘,但是可惜墨尘脸上除了浅笑再无其他异样。

  墨尘低头继续自己手上的动作,看似不经意间的行为实则是掩下自己的心虚,他这是闲的没事才找事干的。

  “爹爹,您可莫要忘了我们修真,您觉得女儿会同一般姑娘一样嫁入夫家然后乖乖的在后院相夫教子,侍奉公婆?”这一世她就算是孤独终老也不想再嫁人了。

  灵筱默默在后面添了一句。

  皇甫明琛还不知道,因为自己如此在父女二人面前刷了一波存在感之后,引发了一番谈话,最后更加坚定了灵筱不嫁人的想法,试问皇甫明琛心里的苦该有多浓?

  “筱儿,你还小......”墨尘摇头说,可话才开头,就被灵筱给打断了。

  “爹爹,黄公子再好人家终究是要回家中去的,您能说人家黄公子会为了女儿放弃家中亲人?再者女儿这一生修真,别说是秦都了,就是小溪村,乃至擎苍终究是女儿生命里的一角,您觉得您这么拉郎配真的好吗?”灵筱嘟着嘴,脸上的怒气不加掩饰,直视着墨尘。

  前世自己嫁给皇甫明琛,虽说是替嫁,可到底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甚至在王府中过了几年安稳的日子,哪怕最后受了牵连被贬,她亦是得了一封休书还了她自由身,是以对皇甫明琛,顶多就算是同病相怜的朋友,不恨,不怨,可也不爱。

  这一世就算皇甫明琛提前找来了又如何?不过就是让她早点能了了她前世亏欠的,如此往后她便与他两清了,至于他如何找来,又是从何得知爹爹名号的,这些她就不管了。

  眼见灵筱是真生气了,墨尘立马见好就收,他笑呵呵的连忙赔罪说道,“好了好了,筱儿,爹爹只不过是这么一说,当不得真。且爹爹哪里舍得让我家的宝儿嫁入别家去受人委屈呢!”

  墨尘这么说着,何曾不是在说给自己听,这是他娇养的女儿啊,他自己都舍不得女儿受一丝丝委屈,又如何舍得女儿再步上前世的路,苦已经苦过了,这一世就不能再苦了。

  既然知道了自己想知道的,墨尘自然不会在这个问题上逼着灵筱什么,女儿明显对皇甫明琛无意,那么他心里的石头算是落下一半了,可是剩下的一半还是要等到皇甫明琛走了才行。

  要知道,皇甫明琛一日留在小溪村,他便一日不能安心,万一他们在他眼皮子底下再来个暗生情愫日久生情什么的,他该如何,是阻止呢还是阻止呢还是阻止呢?

  于是,墨尘低头快速分拣着药草,心里活泛的想着计策,算算自己需要几日将皇甫明琛的腿疾治好,然后好叫人走。

  “爹爹,您真要替黄公子医治腿疾?”灵筱看着埋头忙活的墨尘,她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可一时半会儿说不上来,随即她继续问道,“爹爹,人家黄公子来自秦都,想来也是家世不凡之人,如此您不是一向不理会这类人的嘛,为何不一口回绝了?”

  “筱儿,爹爹只不过见黄公子颇有眼缘,是以才有些犹豫,且看黄公子双目清明,五官正气,应不是那艰佞小人之辈,算不得不医之列。”墨尘翻了个白眼,心说,那可是你前世夫君,我这般是为了谁,嗯?

  墨尘深藏一颗操碎了的老父心,目光闪烁几下后,努了努嘴,什么都不说。

  不过,他不说,灵筱倒是沉不住气,一个劲的劝说墨尘,“爹爹,要不您还是不要参和进去了好吗?我们就只做个普通的乡野大夫,人家黄公子一看就身份不凡,一定可以找到其他大夫为他医治的,再不然就是您将成文哥给教出山,然后让成文哥去医治腿疾,如此以后等我们离开这里,成文哥亦能独当一面不说,还可以有不小的名声呢!”

  想法挺好,出发点没错,但是一边倒的私心太重了。

  感觉上去好像对皇甫明琛有点不公平,可为什么要公平呢?墨尘看着喋喋不休的灵筱,摇头浅笑,果然闺女还是自家的好,胳膊肘就是要往里拐才对嘛。

  一想到自己在女儿心里明显要比皇甫明琛重要,墨尘心里怎么就这么开心呢!

  如此还没完。

  “爹爹,要不索性您就跟黄公子说您治不好他的腿疾,我看着人家黄公子好像挺适应的。”至少在前世十多年时间里,他一直都瘫着,现在才刚过了两年,他应该等得起。

  墨尘狐疑的盯着灵筱的脸看了小一会儿,然后默默把视线移开,心里暗暗咋舌,闺女,爹爹知道你前世过的不好,但是好歹人家也是为你收身了,就为了这个咱不能过河拆桥翻脸不认人。

  “爹爹,我看着黄公子腿疾也没那么严重,缓一段时间应该没关系。”真的,前世十多年了,不差这一时半会儿的。

  灵筱就事论事,依照前世轨迹来说,真不差。

  可是墨尘一下子没有像那么多,闻言只觉得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他眼神怪异的看着自家闺女,“......”闺女,你们前世是夫妻吧?怎么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为何到了你这里就没这样的说法了,好歹你给人家一条活路,这一世不能成为夫妻,至少也给人家一副好身子不是吗?

  “呵呵呵......爹爹,您怎么这么看着我?”灵筱干笑的说道,她忽然发现自家爹爹看自己的眼神有点怪怪的,瘆得慌。

  “筱儿啊,你真没对黄公子一见倾心?”墨尘不死心的问道,就是因为他看过灵筱记忆深处的前世,他总有种女儿即将要成为别人家的危机感,是以他才问了一遍又一遍。

  “爹爹您难道忘了我们是修士,寿命都要比一般人长得多,爹爹您还觉得女儿与人结亲会有好结果吗?且修士结道侣的比比皆是,但是您看哪个修士道侣是在您女儿这么点岁数的时候结的?”

  一个一个问题,一下子让墨尘意识到,是啊,他们是修士啊,皇甫明琛只是一个普通人,就算身份尊贵又如何,能长久陪伴女儿吗?

  “道是如此。”墨尘点了点头,算是认同灵筱的说法,但是女儿前世的因果未消,他为人父又怎能眼睁睁看着女儿在修炼一事上有碍呢!

  “筱儿啊,既然你与黄公子无意,那爹爹便不再多说,但与黄公子医治腿疾一事,爹爹深以为黄公子既有如此十足诚意,便不好拒绝,只需几日爹爹便可为黄公子治好,余下的黄公子安养着即可。”

  呵呵。

  灵筱扯了扯嘴,干笑着看着墨尘一脸‘我是一个有医德的医者’的表情,心说,爹爹那您之前说了这么多是为哪般,不要告诉我您只是心血来潮这么一说?

  父女俩默契的不再言语,只默默分拣着手边的药材,于是乎一场谈话无疾而终,只当是一个小插曲,谁都没有放在心上。

  是以,翌日他们该接下的病人还是接了下来,该出手的时候,墨尘也好,灵筱也罢,谁都没有因为这一场谈话而影响什么。

  ......

  依旧是辰时三刻,皇甫明琛依约来到墨家药庐。

  “黄公子,即日起老夫便着手为你治疗,期间需要你能全力配合老夫所有要求,如若不然,我墨家药庐将不再接待黄公子,届时还请劳烦黄公子另寻高明。”言下之意再是明显不过了,就是爱治不治,不治拉倒。

  话落瞬间,药庐的气氛一下子紧张到不能呼吸了。

  这么严肃?

  墨成文看向灵筱求问:第一次看到师傅这样,筱丫头,你说呢?

  灵筱皱了皱鼻子:总觉得爹爹是故意的,但是拜托,人家可是位王爷,养尊处优惯了,他能接受您这样的条件?

  就在她以为皇甫明琛可能会生气的时候,不想皇甫明琛微微一笑,他从善如流的朝墨尘拱手说道,“墨神医,您尽管放心,瑾定当遵从医嘱,绝无二话。”

  灵筱:疯了疯了,王爷大人,您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皇甫明琛:为了媳妇大人,泰山大人的话一定且必须无条件笑着服从。

  于是,墨尘把脉断症,为皇甫明琛定下了不长不短的诊疗时限,以针灸辅以药浴为主,后期药液调养。

  只是......

  “墨神医,真的只要五日即可?”皇甫明琛一脸懵然的看着墨尘,明明前世不是这样的,他当初受苦受难难熬的那一个月,怎么这一世却只要短短五日?他如何都想不通了,他觉得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了?

  “五日,足矣。”墨尘一脸淡然,对于皇甫明琛的质疑没有不喜,只在心里默默说了一句,你相不相信,五日后自见分晓,当然五日后你好了还请你麻溜的离开,不要再出现在这里了。

  第二日,经过一日的熟悉,皇甫明琛欣然接受了墨尘为他制定的诊疗过程。

  一早之际,晨始推拿,针灸。

  午后,药浴半日。

  晚间,药液辅助入眠。

  没什么特殊的,又与旁的大夫医治手法截然不同。

  时过三日,皇甫明琛每日准时出现在药庐,又准时在昏睡之时被送回自家小院。

  “墨小姐,瑾虽与你相识不过几日,但瑾甚觉与你似曾相识,且瑾又虚长你十岁,不若瑾托大喊你一声筱筱,你喊我一声瑾哥哥,如何?”皇甫明琛目光灼灼的看着正低头在他双腿处针灸的灵筱,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灿烂。

  闻言,灵筱拿针的手冷不防的抖了一下,一根针扎错了地方。

  嘶——皇甫明琛哭丧着脸:在筱筱扎针的时候说完全是在给自己找罪受。

  听到皇甫明琛的痛呼声,灵筱很快稳住自己的心神,继续自己手中的动作,一根接着一根,行云流水般的将银针扎在皇甫明琛的双腿上,不消片刻,一双纤长的腿上扎满了针,活似刺猬一般。

  “筱筱,你是从何时开始学医的,你这般年纪竟然已经会如此厉害的针灸之术,都说虎父无犬女,真不愧是墨神医之女。”

  皇甫明琛不需要等灵筱回答,他叨叨着说道,“唉,筱筱,你还没有喊我一声瑾哥哥呢,来你先喊一声,瑾哥哥这里就送一个见面礼来,喊一声来让瑾哥哥听听如何?”

  说到这个,皇甫明琛满心期待的想要从灵筱口中听到这三个字,想想从灵筱口中说出来,该是多好听啊,是不是?!

  灵筱闻言顿时满头黑线:瑾哥哥......

  战王爷,您还是我认识的那个战王吗?

  您确定您没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