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四合院之精彩人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狗急了

四合院之精彩人生 舞平生 1 23 21312022.12.27 11:10

  马海涛推断账本主人的职位要比卢方林低,且没有安全感,加上昨晚的事情……写这份账本的人很有可能就是轧钢厂保卫处里的某人。

  原因嘛,有三个!

  一是笔迹,字体很散且缭乱,力道很大,不像是经常写字的人。

  二是前天得到消息,昨晚他和老五两人就出事了,这种决断及执行力异于常人。

  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只有没脑子的人才会留下账本这样的证据!

  至于有没有可能是后勤处的人动手……他们那些常坐办公室的人,不是马海涛看不起他们,就是给他们一根棍子,想打死人都得好几下。

  理完之后,马海涛将东西都收起来,接下来还要去查一下其他三人的职务。至于账本主人和那位大人物是谁……只要不是二舅哥,爱谁谁。

  马海涛透过窗户观察了一下四周,趁门外无人关注的时候,他才走了出去,随手锁上门。昨晚的时候,许梦已经将这里的备用钥匙给了他一把。

  “三爷?”

  刚绕过两条街,身后就传来一道惊讶的声音,马海涛转头看去,就见一个瘦小的青年,“郭二愣子?你怎么还在城里?”

  “三爷,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您……您没事,我我……”

  马海涛见他有些激动,扫了眼左右,招手道:“走,找个僻静地儿聊聊,这儿不是说话的地方。”

  “哎。”

  二愣子本名郭奎,家里行二,加上从小反应都比人慢一拍,所以就叫他二愣子了。老家昌平的,前几年闹饥荒,家里实在养不下了,就打发到城里讨饭吃。

  不过那年月家家都不够吃的,哪儿是那么容易混的?要不是李建设开始带兄弟几個捣腾佛爷的货,需要人手,这二愣子恐怕还是饥一顿饱一顿的。

  不过他倒也是个信得过的人,跟着几年一直老实本分,前身有什么事都喜欢带上他。

  马海涛:“都怎么说的?”

  “嗯,不光说您的,还有五爷。”

  “其他的呢?”

  二愣子:“三爷,您不知道啊?昨个儿道上都传开了,都说您和五爷撂了,其他几位爷也都连夜跑路了。昨晚上我还去库房那边给您烧纸来着……”

  啪!

  马海涛给了他一下,“老子要是真撂了,第一个找你算账。”

  郭二愣子不好意思的揉着脑袋,嘿嘿笑道:“这不是他们都在传嘛,我就说您福大命大本事大,没那么容易撂,他们还不信。”

  “都谁传的?”

  马海涛心道这消息够灵通的,传得跟真事儿一样。

  郭二愣子掰着手指头数道:“有徐四儿,魏三爷,刘军……哦对了,今天早上我听刘军那小子说,西单的曹老蔫也撂了。”

  马海涛愣了下,诧异道:“曹老蔫?”

  大爷的,那帮人疯了吧,这是没找到账本开始扫尾巴了?

  郭二愣子:“对啊,据说死了不老少,好几个人都被人开了瓢了,脑浆子都崩了一地!”

  “知道他们在哪儿撂的吗?”

  “听说是在东直门外边,现在那儿都被雷子围了,不少人在那儿看呢,这不我也打算去那瞧瞧。”

  东直门外……红星轧钢厂就在那边,看来动手的人是那帮人没跑了。

  所谓的雷子,就是警察。

  这个年代四九城里还潜伏些敌特人员,所以有不少便衣警察巡街,因此道上的人就把警察称作雷子,就像埋在犯罪份子身边的炸弹。

  想到这里,马海涛瞪了他一眼,“去什么去?这几天先回老家待着去,等过阵子你再回来。”

  郭二愣子应声点头,“三爷,我听您的。那,我回来后去哪儿找您?”

  马海涛:“我会在库房给你留信儿,记住,不要跟任何人说你见过我,明白吗?”

  “我晓得,那三爷,我这就奔家儿去了。”

  马海涛拍了拍他的肩膀,“赶紧去吧,在老家多待几天,也孝敬孝敬长辈。”

  “哎。”

  郭二愣子仿佛得到了莫大的鼓励,一脸高兴的跑了。

  这臭小子可真是傻人有傻福,还敢去库房烧纸,万一被那伙儿人撞见,怕是也得撂那儿。

  马海涛看着他的背影,暗道这二愣子还算听话,不像有些人永远是喂不熟的白眼狼。

  这年月大家有口饭吃,就都有了盼头。谁能给他饭吃,他就听谁的话干活,像严老二那样贪婪的人并不多。

  至于卢方林他们……原本只是经济犯罪侵占国家财产,投机倒把扰乱市场秩序。

  现在嘛,倒是够挨八回花生米的了……纯粹自己找死!

  不过得亏碰到郭二愣子,不然他这样大咧咧走在街上,被人看到的话,那帮人准会寻摸过来。

  马海涛从空间中将围巾帽子掏出来戴上,才向东直门赶去,不去不行啊,轧钢厂就在那儿,想弄清楚他们的身份,还是得找轧钢厂的人问问才行。

  而且那帮人现在已经狗急跳墙了,那他更要加快速度才行,再晚几天,估计所有痕迹都会被他们清扫干净。

  这次马海涛也顾不得其他,在街边站台等了大概十分钟左右乘坐公交车过去,这样更快些。

  看着车上拥挤的人群和脚下周围的大包小包,还有临窗的几个大爷抽着旱烟,他决定以后高低得弄辆自行车,如果能弄到一脚踹摩托,大屁股吉普就更好了。

  过了二十分钟,公交车就出了东直门。

  这时候的东直门算是城市农村的分界线,四九城外的农村人说进城不叫进城,叫进门帘儿,意味进城就是掀开门帘儿回家,显得亲切些。

  而东直门就是这道门帘儿。

  东直门东边就是香河园,不同于门里的大街,这边建得都是些板房。现在公交车走得都是前几年在东直门城楼北侧城墙打通的豁口,这样更方便交通进出。

  红星轧钢厂就在东直门外,走个十里地就到了。

  当然边最有名还不是轧钢厂,而是鬼市。到了晚上,那边林子里就有不少人猫着,每人身前扯块布,放一些真真假假的东西。

  除了文玩古董,粮食票据以外,还有卖枪的。经过了几年断粮的时期,城外村庄各家都将压箱底物件拿出来卖了换粮食,倒也热闹。

  马海涛透过车窗远远地就见一群人围观,连忙叫停师傅下车,至于到不到站……这会儿可没有定位系统,只要司机师傅觉得能停,那就让你下。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