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一剑安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洗髓丹

一剑安天 万剑归祖宗 2090 2020.07.05 00:05

  “没想到少侠内伤如此严重,已经撑不了一年半载!哎,老夫能开出药方,但是药却拿不出来。”老掌柜轻叹了口气说道。

  “哦?老掌柜居然能开出药方?老掌柜难道知道这内伤是如何形成的?”秦月收回了手,感到有些意外。

  老掌柜点点头道:“少侠的严重而特殊的伤势,该是被奇毒所伤,毒入骨髓,即使内功再深厚也逼不出来。而江湖上诸多解毒灵丹也奈何不了这种毒物。想要彻底治愈,就只有彻底的洗髓易筋!能有做种效果的药,便是仙家修士的洗髓丹。”

  “洗髓丹是何物?老掌柜请细说!”

  秦月一听仙家修士的洗髓丹,心中顿时就感觉有戏!据流光城的修士大夫所言,只有修士灵丹妙药才能救他!

  这位家大业大的老掌柜见识当真非凡!

  “想来秦少侠已经知道修士的存在,修士与凡人不同,具有修仙的根骨,能够感受到存在天地之间的虚无缥缈的灵气。在他们出生时就会服用洗髓丹,彻底的改造肉身,排除体内诸多杂质异物,成为超凡脱俗的纯净之体。此后便吸食天地灵气而不食人间五谷,借此修仙长生。”

  “洗髓丹是由诸多灵草灵花炼制而成,在修士眼里也不是寻常之物,具体价值如何?老夫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根本无法用金银买到!若是真的能用黄金白银买得到,无论开价多少,老夫就是倾家荡产也会替少侠求购一颗。”

  秦月听罢,心中并没有失落之意,反而兴致又高了几分,开口道:“老掌柜的好意我知道,洗髓丹既然是修士之物,自然不能用金银来衡量其价值。这不劳老掌柜操心。老掌柜既然知道洗髓丹之事,那知不知道哪里可以有洗髓丹的消息或踪影?”

  老掌柜思量半响,点头道:“这次镖车盒中人那位女修其实是寿阳城中人,老夫和她有过数面之缘。这次走镖的委托人便是那女修的爷爷,姓姜,在城中开设一间药草铺子,老夫旗下的药堂经常在他那里拿药,和他有些许交情。”

  “姜老先生虽然不是修士,但他孙女却是实打实的修士,想来他和修仙界也有着密切的关系,对于修仙界的了解比我更多!说不定他那里会有洗髓丹的消息。”

  “他昨天刚出城采药,估计这两天会回来。到时候我带少侠过去,顺便将玉佩信物交给他,替他孙女给他报平安。”

  “秦少侠如果不嫌弃,先在附上小住几天,让老夫好好犒劳下少侠。这次真心多谢少侠出手相助!”

  老掌柜再三致谢,盛情要招待秦月,秦月没有推辞,答应在镖局里住下来。镖局守卫森严不亚于城主府,安定的环境正好适合“融灵”。

  秦月借口喜欢清净,需要静养,要求一间僻静宽敞的独院独栋楼阁,除了一日三餐外,不要任何下人服侍,也不想被人打扰。

  老掌柜想都不想的一口答应下来,当即点派人手安排下去,不过半个时辰就替秦月清理出安身之所,亲自送秦月住进去歇息,还送来了黄金百两的酬劳。

  招待完秦月,老掌柜才回了理事的厅堂,与众多镖师聚在一起议事。商议的都是镖局接下来的发展,偶然有人问起关于秦月的事,都被老掌柜随口带过。

  在独院独栋的楼阁内,秦月正在一旁悠然的喝着茶,房间里一群下人在忙碌不停。

  “秦公子,新的衣服、晚饭、洗澡水都按照公子的要求备好了,请公子享用。”一名懂事乖巧的年轻小丫鬟旁边在轻声说道。

  “好,你把他们都带走,整理的差不多就行了。今天晚上不要来打扰我,明早再来收拾一下就行!”秦月很满意的吩咐道。

  丫鬟打发走下人,但她自己却依旧乖巧的站在秦月旁边。

  “你怎么不走?”秦月有些意外,他的意思明明是让丫鬟也一起离开。

  “启禀秦公子,老爷派奴婢来服侍秦公子进餐、洗澡、更衣、暖床、睡觉,不能擅自离开。”小丫鬟一脸恭敬的说道。

  秦月顿时就感觉有点离谱,洗澡睡觉还要人服侍?老爷们的日子也太舒坦了吧!

  虽说这名小丫鬟唇红齿白,肌肤嫩的可以掐出水,尚有几分姿色,但秦月心中并没有让她留下的意思。

  “我不用服侍,你也下去!明天早晨之前,不准来打扰我。回去转告老掌柜,多谢他的好意。”

  秦月坚决的打发她走,小丫鬟不敢违抗,只得一脸委屈的默默退出去,反手带上房门。

  这栋楼阁上下有两层,里外四间房,很宽敞,典型大户人家的标配。秦月走进里间,中间放着一个大浴缸,里面盛了近半冒着热气的滚谈开水。

  秦月打开背上的包袱,按照早已背的滚瓜烂熟的“融灵”秘术,条理清晰的布置起来,将一瓶瓶罐罐中的各种药液依次倒入浴缸之中。

  这些“融灵”时用到的药剂只有一份,不用想也知道其很珍惜,秦月自是十分小心,不敢出半分差错。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秦月才将准备工作都弄好,衣服脱个精光,手中握着一把不足一尺长的黑色怪异小刀,缓缓跨进一片深绿色的浴缸中。

  浴缸中的水温此时已经冷却,不仅不烫,相反还变得十分冰冷。秦月在浴缸里面盘腿而坐,水面刚好淹没他的胸膛,一股透骨的冰凉之感直接钻入他的心脏,让他的心跳骤然加快了三分。

  秦月倒握着犀利匕首,刀尖正对着他的胸膛心脏。

  “向死而生,但愿“融灵”秘术没有骗我!”秦月喃喃自语,终于一咬牙,紧握着黑色匕首,缓缓刺进了胸膛。

  然而诡异的是,此举并没有任何痛感传出,伤口处非但没有渗出一丝鲜血,反而引得整个浴缸里的药液翻滚冒泡,看起来就像是又沸腾了一样。

  秦月小心翼翼的控制着匕首的刀尖已经顶到心脏,留着大半的刀身露在外面。

  紧接着刀身之上浮现出一道道墨绿色的细微纹路,给秦月的感觉就像是药液顺着刀身直接涌到了心脏,让他的心脏寒冷无比,简直快要被冻成了铁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