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他来自虚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凯恩觉得很淦

他来自虚空 可能有猫饼 2087 2020.07.24 11:55

  抱着凯恩的大腿,凯莎摆着双腿开始在空中晃起来。

  借助晃动的力量找好角度,双手同时发力,她向上空跃了一小段扒住凯恩的腰,紧接着是肩膀、脑袋,最后踩着他的肩膀爬进了上方的通道里。

  见凯莎已经顺利进入通道,凯恩才将骨刺收回,跟在她后面向上攀爬。

  刻意的调换进入顺序,并不是凯恩想在下方欣赏凯莎挺翘的臀型,而是她的肩荚决定了两人能否通过眼前的通道。

  凯莎的肩荚很占空间,要是她过不去通道的狭窄处,那接下去的路也不用走了。

  两人沿着通道同步向上攀爬,尖利的爪子扒在岩壁上,保证平稳的同时速度也不慢。

  不过,没爬一会儿,凯莎的速度突然慢了下来。凯恩正在眼前的岩壁上寻找下一个落脚点,一不留神顶到了凯莎,后者立刻发出一阵压抑的尖叫。

  “怎么慢下来了,上面有东西吗?”

  凯恩还以为上面有情况让凯莎速度慢了下来,但他抬头一看,就被蒙蔽了双眼。

  凯恩下滑一米,尴尬的低下头。

  在他的意识网中,上方并没有虚空生物存在,凯莎之所以停下来只可能是自身因素导致的。

  “凯莎,你怎么了?”见凯莎已经完全停了下来,出于关心,他问了一句。

  “我肚子有点难受……”凯莎说。

  “肚子难受?生病了吗?”

  凯恩愣住了,来到地下两三年,凯莎因为战斗负伤而疼过。但因为病痛而疼,还是头一次。

  不过在近乎垂直的隧道中也没法检查,先上到平地上再看发生了什么。

  “能走不?我背着你吧。”

  “好……”

  凯莎下滑搂住了凯恩的脖子,双腿盘住他的腰,然后被带着继续向上攀爬。

  一路上,凯恩注意到凯莎的身体时不时的颤抖着,忍耐着病痛。他加快了速度,通道上方并不是他们所期望的出口,越往上坡度越缓,到最后已经跟平地差不多了。

  凯恩将凯莎放下,褪下头盔询问具体情况。

  “肚子怎么个难受法?是肤甲引起的吗?”

  “突然就会了,一阵一阵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凯莎也褪下了头盔,脸颊泛着不自然的红晕。

  “我去找点食物给你吃。”凯恩越看越不对劲,起身离开前去狩猎。

  因为难受的部位刚好的肚子,凯恩以为是虚空肤甲传出的强烈饥饿感造成,就想着找点心脏来给凯莎吸收,安抚肤甲。

  之前不管受到的伤多么严重,只要肤甲吸收够了能量,就会返还营养修复宿主的伤口。

  所以,在凯恩眼里,虚空生物的心脏就跟万能药差不多。

  “别。”但凯莎拉住了凯恩的胳膊,让他留下来。

  对上了凯恩疑惑的目光,凯莎摇摇头解释道:“我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了,等一会儿就好了。”

  “啊?”凯恩发现了盲点:“已经不是第一次了?那怎么现在才告诉我。”

  他感到气愤,这么重要的事情居然瞒着他。

  “只是有点不舒服而已,所以我就没说……”凯莎不是在谎报,她的确只是感觉有点不舒服,但这点程度和肤甲带来的刺痛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就是这点不舒服会让人闷闷不乐,不想动弹,心情很不美丽。

  “你老实告诉我,这种情况持续了多久?”凯恩煞有介事,不搞懂凯莎身上发生了什么他寝食难安。

  凯莎也不理解为什么凯恩非揪着一点小病痛不放,明明让她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见他近乎钻牛角尖般的专注,她只好一边回忆,一边将病史病状磕磕绊绊的的讲出来。

  “这情况是最近才会的,一个月总会那么几天不舒服。第一次很突然,不过没什么感觉,但后来就变得有点不舒服了……”

  “……”凯恩沉默无言,神情复杂的看着凯莎。过了好半天他才说道:“凯莎,我想我知道你这个病怎么治了,但我并不确定办法会管用。”

  “怎么治?”

  “肚子露出来。”

  虽然不是很明白,但凯莎乖乖的把按在肚子上的手拿开了。接着凯恩的手按在了她的肚皮上,隔着肤甲轻轻搓揉。

  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真的有用,凯莎感觉凯恩一揉就好多了,但手一拿开又开始不舒服。

  一来二去,她摆出了方便凯恩动手的姿势,同时问道:“好喜欢就这么一直被你揉着啊,我这是怎么了?”

  “这是成长的烦恼,你生理期到了。生理期就是女生每个月总会有那么几天不舒服,需要一些呵护。”

  凯恩暗叹一声造孽啊,居然让他一个男的来教她这些。凯莎的母亲死得早哇,这份启蒙的重担就落到了他的头上。

  都他妈赖玛尔扎哈!

  “那男生也会吗?”凯莎犹如一个好奇宝宝,她觉得男生女生间的问题可比研究怪物有意思多了。

  男女有别她还是知道的,在地上的时候她就没少见凯恩随地撒尿,前不久换甲的时候又见到了一次,只是她并不清楚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区别。

  “当然……”凯恩预感到了一些情况,忽然改口:“会啊!只不过…更多表现在精神状态上。进入了生理期的男生会变得暴躁易怒,你要是见到我变这样,就得乖乖听话不要惹我知道吗?”

  说话做事要留点容错空间,这点凯恩已经验证过了,非常有用,所以他活到了现在。

  “哦,那男生也会尿裤子吗?”凯莎红着脸追问道。

  “什么尿裤子,我两岁就不……等等?你说的不是尿裤子吧?”凯恩一开始还以为是单纯的尿裤子,但结合先前说的生理期,他突然意识到事情非常严重。

  “我不清楚,就是一股暖流……”凯莎莫名感觉到脸颊发烫,仿佛窥探到了某种禁忌。

  “嘶——”得到确认之后,凯恩倒吸了一口凉气:“那暖流最后去到哪了?肤甲可是不开口的啊!”

  “被…被吸收了。”凯莎支支吾吾的说了出来,在说完的瞬间,她感觉自己永远的失去了什么东西。

  “该死的!”凯恩死死盯着凯莎身上的肤甲,就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虚空……居然……

  这就是成长的烦恼吗?凯恩觉得很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