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他来自虚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深渊之上

他来自虚空 可能有猫饼 2085 2020.07.30 00:02

  “哭什么呀,被发现了还是被欺负了?”

  看见凯莎安然归来,凯恩刚想放下心,就看见褪下头盔的她眼眶红红,当即担心起来。

  凯莎没有说话,伸手递过来一把木梳。凯恩接过来愣住了,为什么偏偏是梳子。

  “我们下去说话,这里不太隐蔽。”

  回到了开阔地带,凯莎的眼泪也已经止住了,凯恩亮出梳子开门见山的问她:

  “你是不是因为我说要送你梳子,你才特意拿的这个?”

  他特意照顾了凯莎那已经碎过一次的自尊心,说“拿”而没有说“偷”。

  凯莎点点头又摇摇头,似是而非,凯恩的原因只占一半。

  她拿梳子是她以为这东西最廉价,能让她的负罪感最小。但没想到拿过来之后,即使是最廉价的负罪感都能压得她喘不过气。

  凯恩见她沉默,拿着梳子要给她梳梳头发。而凯莎立刻慌慌张张的后退了几步,好像那梳子比任何怪兽都要恐怖。

  “既然不用,为什么还要拿呢?”他叹着气,这其中他也有问题。以为在地下用不到,所以他很少跟她强调为人处世。

  凯莎喜欢这些东西无可厚非,偷东西教育一顿就好了,但偷完东西又这么自责,就有点不正常了。

  在凯恩了追问之下,凯莎终于开口说话,只不过并不是在回答他的问题:

  “如果没有这身可怕的皮肤,我是不是就能和其他女孩子一样,去买自己喜欢的东西了?”

  凯恩默默抿唇,果然还是因为这个。

  有肤甲在,她没法当一个平凡的女孩。明明是很简单的快乐,但她却不能拥有,心中苦闷。

  但她有没有想过,隐身这种能力是一般女孩能拥有的吗?

  隐身不喜欢?肤甲太丑?暴力不适合?

  那这么完美的身材呢?这个正常女孩绝对做到的吧?

  凯莎看问题还是太片面了。

  “确实,女孩子不能去逛街太可怜了,不过这和你拿别人东西是两码事,好女孩都不这样。”

  这次连凯恩都没有维护自己,凯莎觉得自己是真的错了。

  “我还没用过,还能还回去吗?”

  凯恩没有回答,他默默从铠甲的缝隙间掏出一枚金币,放到凯莎手中。

  “为什么你会有钱?”凯莎先是愕然,凯恩为什么会有钱?但马上她就想通了,是那个鸟贩的遗产……

  “你把钱悄悄放回去,就当买下了梳子。”

  他知道这样教不太对,可是凯莎情况特殊,他也看出了她很想要这把梳子。

  “可是人家还是没有同意,这算不算强买强卖?”凯莎一时纠结。

  “同样的梳子这钱可以买几十把了,商人以利为本,不会拒绝的。不过,你下次可别再这样做了,忍一段时间,到时候我陪你光明正大的去逛街。”

  “好……”凯莎只觉得一阵感动,拿着金币就要返回集市,然后被凯恩连忙拦下。

  “你不饿吗?等明天,今天就别去了。”

  隐身也要消耗能量,而能量越缺乏,肤甲就越饥饿。凯恩有时候会想,如果有一天它们太饿了,吃得不够,那是不是就要轮到自己了?

  “我们去捕猎吧。”

  “哦。”

  凯莎这会儿已经迷糊了,傻傻的跟在凯恩身后,听他一阵数落。

  “我都怀疑你是故意的,拿了梳子就有理由重新上去了是吧?你这点小聪明我早识破了。”

  “我哪有!”凯莎嗔怪一声。

  她一开始感到委屈,但一想到被拐着弯夸聪明了,心情突然好多了。

  凯恩用雷达追寻着虚空生物一路向下,此时凯莎仍然沉浸在对地上世界的美好向往里时,丝毫没有发觉这些美好就像蝉翼上的梦,无比脆弱。

  他们为了捕猎来到了一处溶洞里,看着洞壁上的光并非来源于自身,而是被下方某种异度之物所照亮,突然察觉到一股熟悉的不安。

  “该不会是……”

  凯恩顺着斜坡往下望去,看了紫色光芒汇聚的湖泊,倒映着来自另一个维度的涟漪。

  而地面上的生物对此一无所知。

  他发现一个骇人的事实——这个聚落,居然是在一个深渊上建立起来的!

  两人四目相对,眉头紧蹙,同时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这个深渊距离地面是如此的近,这意味着它加倍的危险。

  一旦虚空生物们发现地上的生物,那这个聚落将在一夜之间荡然无存!被生生从恕瑞玛的边缘上抹除!

  “凯恩,我们得做点什么!我们必须出手拯救!”地上的光景给了凯莎很大的感触,她没法袖手旁观。

  一方面她的良心过不去,另一方面她不能任虚空就这么吞噬壮大下去。

  这次是一个小型聚落,那下次就可能是一座城镇!特别是在凯恩说过近半个恕瑞玛的地下都被虚空生物挖空后,这就从可能会发生变成了早晚会发生。

  凯恩是知道凯莎的性子的,善良的她无法放任人们被虚空吞噬。

  她很清楚自己是独一无二的,人们生活世界下方有一条河在流毒,而她就是解药。

  这份责任心已经苏醒,他很难扭转执拗的她。

  所以,他没有扑灭她这个吃力不讨好的想法,就算最后人们否认了她为拯救他们所做的一切。

  “怎么救?你有什么想法吗?”凯恩托着下巴,摆出一副思考的样子。

  凯莎还没有意识到她将迎来自己一生中最大的挫折,认真考虑然后说道:“我们没法封印深渊,虚空生物就会源源不绝的从里面爬出来,所以还是让上面的人迁走吧。”

  “他们不会轻易迁走的,在沙漠中迁移的代价可不小。”凯恩撇撇嘴,心想凯莎你还没见识过钉子户的威力。

  “没有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如果他们不搬,那就用死亡威胁他们!”凯莎握着拳头,表情也认真了起来。

  “威胁可以,但是我们不能和人们发生直接接触,最好让他们从头到尾都不知道我们的情况下搬走。”

  “嘶,好难!”凯莎本想上去把它们吓跑的。

  不过她可能没有细想,人类是团结的生物。一个人会怕她,但要是几百个人呢?

  结果会让她大跌眼镜。

  “难就对了。”凯恩低下头,目光深沉。

  他从来就没想过这件事会轻易就解决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