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他来自虚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萌生退意

他来自虚空 可能有猫饼 2207 2020.08.04 00:00

  将地下的兽群清理完,两人终于空出时间去到地表。

  凯恩担心自己暴露在人类面前,所以照例让凯莎隐身上去,自己则守在出口附近等消息。

  沙漠的黑夜并不是昏暗无光的,半轮月高挂在无垠的空中,天幕投下星光点点。

  对凯莎来说,这已经比地底世界明亮多了。

  浓郁的生命味道随着沙尘徐徐扬在脸上,凯莎盖在头盔下的眉毛一皱,当即踩着乱石走出石堆四处查看。

  眼前的景物令她震怒!

  地道口所在的乱石堆被人为用木桩围了起来,木桩插进地里,与岩柱相连,将乱石堆围成了一个面积几百方的兽栏。

  而从这低矮的木桩来看,这倒兽栏想要栏住的不是吞噬生命的虚空怪兽,而是栏住圈内的献祭用的羊牲!

  是的,凯莎所闻到的味道,就是牧草,粪便和羊毛混合起来的臭味。

  她看见在置放着巨大头骨的石柱下方,就有一群山羊抱团挤在一起,靠着穿透了大漠黄沙的石柱抵御着夜晚的猎猎寒风,互相依靠着彼此维持着体温。

  而这兽栏,就是用来阻止羊牲们逃脱而设立的!

  凯莎再看向远处,不远处的聚落中有点点灯火点缀着干冷的夜色,这代表这人们没有离开,依旧在聚落里过着看似平静的生活。

  这让她很生气很生气。

  明明一再警告了,为什么这些人非但不搬走,还把羊牲圈在这么危险的地方!

  宴请虚空生物上来进食,是嫌死得不够快吗!

  难道非要等到家破人亡,把一切都填进怪物的口腹,才知道虚空的胃口有多大吗?

  凯莎很生气,可以说是暴跳如雷了,但她还是忍住没有发泄。

  因为风把她的气味播散到羊群中,令它们恐慌的怪叫起来。而这声音引出了躲在暗处的两个人类,凯莎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

  “怎么回事?叫得这么凄厉?是怪物来了吗?”

  一个手持长矛的男人从石柱后走了出来,摆着战斗姿态,一脸不安。

  “哪有怪物,别自己吓自己了。”

  另一个人帽子也是歪歪斜斜的,被他从脸上挪到那一头蓬乱的头发上,他的屁股沾满了灰,一眼便知道他刚才正坐在地上休息。

  凯莎庆幸自己是隐身出来的,不然这会儿可能就已经背着两个藏在暗处的人类发现了。

  “守夜就好好守,别偷懒。要是怪物来了你在睡觉,我可不会把你叫醒。”

  羊群渐渐安静了下来,长矛男发现兽栏里没有异常后,狠狠的对同伴说道。

  不过布帽男不以为意,用不屑的口吻还击:“哪有什么怪物,如果有的话这些羊早就被掳走了。”

  “那前面聚落发生那么多怪事你怎么解释?”长矛男用矛杆敲了同伴一下。

  “前面那些事发生到现在一个人都没有死,而且你想想,真正的怪物会光吓人不杀人吗?明显不是。要我说,肯定是某个邪恶的法师在装神弄鬼故意戏弄我们,只是他手段太高明我们发现不了而已。别来几个传教的说有怪物你就信了,真幼稚,还说只要献祭就能喂饱怪兽,让聚落免于侵扰……”

  帽子男充满怨气的骂了一顿,似乎跟传教士有什么过节。

  听到传教士,凯莎的耳朵支棱了起来,直觉告诉她这也许就是人们不听警告的原因。

  “这几天聚落里的怪事确实消停了,大家都觉得传教士是对的。”

  “所以你信了?”

  “我不信,可是酋首信啊,不然我们也不会在这里守夜了。”长矛男叹了口气。

  “你别委屈,我比你还委屈,我家里唯二的两头羊都被拉过来当祭品了。那两个传教士简直禽兽,连怀了孕能产奶的小母羊都不放过。”

  帽子男平时没少挤羊奶,说着说着顺手在长矛男强壮的胸肌上遗憾的捏了一把,引得后者一阵喝骂。

  “滚!这么饥渴去找你家的母羊啊!”

  “冷死了,羊都知道挨在一起御寒,你也不让我靠着取取暖。好歹一起守夜,真没点人情味。”帽子男抱着胳膊用力的搓了搓,沙漠的昼夜温差很大,此时正值午夜,带着沙砾的冷风刮在毛脸上生疼无比。

  “你不会跟羊群挤在一起吗,那里暖和。兴致来了你还可以做一下热身运动,那还怕什么冷。”

  凯莎没有继续偷听两个男人古道热肠的对话,纯洁的她越听越费解,索性回到地下把情况告诉了凯恩。

  当然,也包括两个守夜人关于母羊的后续话题。

  “咳咳,关于母羊的事情给我忘了,我们要关注的重点是那两个外来的传教士。”凯恩轻轻拍着凯莎的肩膀,语重心长得像一个老父亲。

  “按你听到的,是传教士的到来致使人们在地道旁边修建了一个兽栏,在里面放着羊牲作为祭品,他们想用祭品换取人的平安。”

  “对,就是这样!”凯莎握紧了拳头,有气没处撒。

  愤怒使她充满了干劲,她对凯恩说:“要不我们去把山羊都杀掉,留下尸体不吃,警告他们别再往地下丢祭品了。”

  “祭品本来就是要牺牲的,你杀死了祭品,不就是在向他们传递牺牲是有效的意思吗?”听到这话,凯恩直接拧住了她的耳朵:“你还不如越过那些山羊杀掉那两个守夜人,这样才可以传递你的愤怒,也可以警告人们禁止再把祭品送过来。”

  凯恩只是调侃,但凯莎被吓到了,连连摇头:“无仇无怨的,我们怎么可以杀人呢?那不就和怪物一样了?”

  “算了算了,我再想想别的办法吧。”

  杀人这种事情对现在的凯莎来说还是太过于禁忌了,她在从前的小村落里从人类身上获得了许多正向的反馈,所以即使被误解过一次,对人类也依然心存好感。

  她在人类的身上看到了许多值得去守护的东西,那些爱与善意,其实和人们的愚蠢并不冲突。

  说到底,愚蠢只是因为没有亲眼见识过而已,并不是真的无可救药。

  凯莎回过神来,她很快就注意到了突然安静下去的凯恩,见他神色如常,没有半分愤怒,疑惑道:“怎么你一点也不生气呢?”

  凯恩此时正在想要不要提出电车难题来刁难凯莎,撬动她的底线,不过想了想还是算了。

  不妥。

  “跟一群自欺欺人的家伙有什么好置气的。”凯恩甚至连失望的情绪都不曾有,虽然多了两个意料之外的传教士,但这个结果并没有超出他的预料。

  他叹了口气,说出了一个在心中酝酿已久的想法:“凯莎,要不……我们别管他们了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