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他来自虚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回到地上

他来自虚空 可能有猫饼 2213 2020.07.28 00:02

  那段根须以十分诡异的动作暴走到凯恩跟前,然后他撤去了操控,忽然停了下来。

  根须的两端截面中透出虚无的紫光,似乎通往一片虚无的空间。

  凯莎的肤甲上就有许多这样的发光裂隙,大致分布在肋骨处。大腿外侧甲片打开也会露出同样的结构,仿佛异次元入口一般。

  不过凯恩检查过了,那些其实就是暴露在外的虚空能量形成了类似肌腱一样的结构。

  它们由光一丝丝编织而成,最大的作用是散热,而凯莎高速奔跑的时候会产生高热。

  只是虚空的光会让肉眼产生察觉,那些紫光聚集起来就会产生无限的层次感,层层递进,让人以为窥见了深不可测的深渊。

  甚至有段时间,凯恩一度被误导了,以为凯莎的肤甲里面已经完全被同化为能量体了。

  另外,凯莎的两块肩荚之间,还有一颗凸出的紫色能量宝石。凯恩到现在也没有搞明白它的作用,只知道那并不是类似心脏的结构。

  至于凯恩的话,因为暗凝铠甲全覆盖,所以几乎没有漏光。

  唯一特别的是,他的头盔左眼并不是狭长的一条,而是如同陨石撞击般的圆坑,同时具有着辐散至半边脸的裂纹。

  凯恩等了一会儿,发现根须没有任何动静,便打算进行更进一层的试探。

  “只是一小段的话,应该没危险。”

  凯恩这话是说给凯莎听的,他横着一只胳膊挡住凯莎,而自己慢慢蹲下去,伸手去触摸这段根须。

  接触的一瞬间,这段死气沉沉的根须瞬间活了过来,以迅雷之势缠住凯恩的手臂。头尾两端甩出了紫色的汁液,落在两人的肤甲上,被吸收殆尽。

  根须像蟒蛇一般越缠越紧,凯恩有铠甲防护,没有受伤。只是它缠得太紧了,韧性又足,以凯恩的怪力居然不能将其一把扯下来。

  其实也不是不行……如果不考虑完整性,他可以撕碎它。

  苍白的表皮阻止了肤甲的吞噬,同样这段根须也无法透过肤甲吞噬凯恩。

  凯恩想了想,另一只手钻出骨刺,直接从根须的一段深深的捅进去,捅了个通透,然后开始吞噬。

  这是一种很诡异很恶心的感觉,想象一只猎蝽将针状口器刺进一只白胖蛆虫“鲜嫩多汁”的身体里开始吸食营养,直至将其吸到干瘪死去。

  缠在手臂上的根须被骨刺吸干了,令人作呕的感觉也消退了。根须表皮硬化变脆,只需轻轻一敲,就碎成一地渣渣。

  以形补形,凯恩原本以为把这截根须吸收就能长出触须之类的,可是肤甲并没有从其中解析出任何新结构,就只有纯粹的营养物质。

  而且看起来量很多,但实际浓缩后成能量后并没有多少。心脏是虚空生物最精华的部分,是能量核心,而地疝没有这种结构。

  注水肉一样的感觉。

  “这些地疝就跟含羞草一样,一碰就缩,但跟害羞一点儿也不沾边。”凯恩站了起来,沉声总结了一句。

  凯莎虽然没见过含羞草,但还是一下听懂了大概,这个名字很形象。

  “那还要上去吗?”她问。

  “去啊,现在上去说不定还能看见日落。”凯恩本人对地上世界没什么执念,只是单纯的想让凯莎不留遗憾而已。

  之前的遭遇给她留下心理创伤,这是虚空肤甲修复不了的,需要另找一些东西来慰藉。

  “可是……很危险呀。”她有些担心,那些根须是如此暴虐,甚至已经想象出它们生生扯碎一切的场景。

  “你想上去就点头,其余交给我就行。”凯恩拍着胸脯保证,敲响甲壳发出沉闷的声音,在天井中回荡。

  黑暗啃噬着光明,天井变得愈发昏暗,苍白的根须偶尔流出一些汁液,散发着莹莹紫光。

  凯莎终究是个向往光明的女孩,身处黑暗只是逼不得已。她抬头遥看沙漠的天空,然后点头。

  “头盔盖上。”凯恩说,同时控制着一根巨大的根须从井壁上垂下来,落到跟前。

  两人双双盖上头盔,又听他提醒到:“接下来的过程可能非常刺激。”

  “你到底想干什么啊……”凯莎在头盔下的嘴角一抽一抽的,她感觉到可怕的事情正在发生。

  “别看我现在远程控制地疝没有什么问题,但一旦发生了触碰,它就会激烈的抵抗。在那种情况下,我只能控制它很短很短的时间,几秒钟或是一瞬间,一定要死死的抱紧我。”

  地疝意识薄弱,对精神控制没有什么抵触,但对实体上的触碰极度敏感,属于看得摸不得的危险存在。

  “我死也不松手!”凯莎已经猜到要发生什么了,她是真的害怕,但又非常期待。她紧紧搂住凯恩结实的腰,指尖扣紧铠甲的缝隙里。

  头盔下的凯恩满脸紧张,但他还是故作镇定喊出倒计时:

  “三!”

  “二……”

  “一”还没喊出口,巨大的根须伸过来缠住了两人的腰。

  一阵巨大的拉力从腰间传来,几乎要隔着肤甲将腰扭断。眼前的场景一阵变幻,整个世界都快到模糊不清,仿佛被无限拉伸。

  只是一瞬间的事情,腰间的拉力就消失了,但随之就被令人窒息的失重感笼罩。两人如同断线的风筝,脚踩不到实地,只能以彼此的身体作为依托,才能显得不那么空落落的。

  凯莎睁大着眼,第一次看着如此之近的太阳,连尖叫的本能也忘记了。而凯恩看见百米之下就是的大地,与他们之间只剩下空气,当即停止了思考。

  短短一瞬间,从地下负几十米,到地表上百米……大概、也许、可能太高了?

  两人用生命演示着抛物线运动,现在,他们已经越过了最高点,陡然下坠!

  炽烈的恐惧攫住了他的心,像一把铁匠用的老虎钳似地挤空了他的肺。

  都说恐惧是人类最强烈的情绪,在求生本能的驱使下,被凯恩作为废案的羽翼再次提出,迅猛生长。

  在不考虑节能的情况下,羽翼迎风见长,眨眼间已经遮天蔽日。

  凯恩尽力展平羽翼,感受着升力作用在翅膀下。

  下坠的速度开始减缓,但还不足以让他们安全的降落。可他不敢拍打羽翼,生怕乱动失去摇摇欲坠的平衡。凯莎似乎也明白这一点,一动不动没有挣扎。

  五十米!

  他努力的抬起上半身转移重心,让垂直坠落变为俯冲。

  三十米!

  斜向俯冲变为滑翔。

  十五米!

  地面在视野中陡然扩大,他最后用力拍打翅膀扭转乾坤和凯莎调转位置,斜斜的栽进一处无名沙丘里,撞出漫天沙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