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他来自虚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谁敢拦我?我将终结它的生命!爆杀流卡莎符文已配置!

他来自虚空 可能有猫饼 2203 2020.07.19 00:02

  在做出选择的前一瞬间,玄妙的感觉突然贯穿了她的思维。

  直觉告诉凯莎,如果在此刻分开,那么他们今后就很难很难再遇上了。

  所以,她毫不犹豫的做出了在凯恩看来莽撞到极点的选择——将利爪挥向钻地虫的针足,企图冲破眼前的阻碍。

  但凯恩总是对的。

  凯莎带着果决的杀意悍然出手,却被闪电般袭来的飞行物拦截了利爪。

  她愣愣的抬头看,看到一根柔韧的软管缠在她的臂甲上,紧紧的扯住了她挥下的利爪。

  正是钻地虫的长舌!

  接着,软管猛然收缩,巨大的拉力将她拽向空中。

  而下方,就是长满尖牙的深邃食道。食道强劲蠕动着一伸一缩,满口利齿似乎连骨头也能绞碎。

  一旦掉下去,必死无疑!

  “不!”

  凯恩一瞬间冲了上来,弱小的身躯撞在钻地虫的躯干上,却连撼动一下都做不到。

  凯莎飞到了最高点,身体开始下落,她看见了凯恩为自己拼命撞击怪物的模样,泪水夺眶而出。

  生死之间,时间的流速仿佛变慢了。

  这一刻在凯莎眼中被拉长,她眼前闪过的不是自己生前回忆的走马灯,而是死后凯恩孤独寂寥的身影。

  想要变强的强烈欲望突然涌出,如同爆发的火山般不可收拾,炽烈的信念在她胸膛里冲击回荡。

  如果……

  如果自己再强大一些,不辜负凯恩的期望……

  又怎么会轻易让这虫子将两人分开?

  又怎么可能在这里哭着被死亡带走?

  又怎么让凯恩独自一人在黑暗中独活?

  凯莎炽热的欲望传递到了虚空肤甲上,或者说肤甲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她握紧了拳头,虚空肤甲释放出强大的能量。一瞬间光影变幻,紫色的光芒在手中涨大,一块形状古怪的能量晶体浮现在她拳头前一指远的地方。

  凯莎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在强烈的求生欲望催动下,召唤出来的晶体尖端突然就涌出了紫色的火弹,统统射进钻地虫的食道内。

  火弹在尖牙密布的深渊中炸开,卷起的强烈气流带着令人作呕的恶臭把凯莎再次掀飞。

  在软管拉力的作用下,她幸运的摔到了凯恩身上。

  凯恩不由分说抱住了她,死不松手的被她撞倒在地,然后被冲击力推着双双滚到岩壁脚下。

  两人深情对视,泪光涌现着劫后余生的喜悦,然后又被火光吸引了目光,齐齐起头望向钻地虫。

  那恐怖之物发出悚然的哀嚎。

  它皮开肉绽,竖直的躯干就像破漏的水桶,爆裂的伤口涌出了漆黑的脓浆,像被点燃的油脂般沾染着紫色的火焰。

  巨大的躯干由内而外的燃烧着恐怖的火焰,凯恩能看出这是虚空制造的火焰。

  最后,钻地蠕虫被火焰烧灼得千疮百孔的庞大身躯,像烧烬的火炬般轰然倒下。

  死了……

  刚才还无法逾越的强大怪物,就这么死了?

  凯恩惊异的目光重新回到凯莎的臂甲上,他先是嫌恶的扯掉那根被炸断但还缠在凯莎胳膊上的软管长舌,然后看向臂甲前端的神奇晶体。

  他只是略微瞧了一眼,就知道这块晶体是个什么东西了。

  这块晶体是凯莎肤甲凝结出的远程武器,由纯粹的虚空能量构成,不规则的多面体形状如同一块巨大紫水晶粗犷切割成的拳刃,如同一轮紫色新月固定悬浮在凯莎拳头前一指远的距离。

  晶体尖端能够释放出威力强大的电浆弹和火焰弹,这拳刃就是凯莎今后的主要攻击手段。

  凯恩原本以为这拳刃起码要全身肤甲覆盖后才能进化出来,但没想到会在危急关头提早激活了。

  除了凯莎本身强烈的求生信念,他的资源倾斜战略在其中起到了不小的助力,不然凯莎肤甲中储存的能量可能不足以凝结出紫晶拳刃。

  果然,拳刃中的紫光开始黯淡,即将被肤甲重新吸收。

  凯莎看见钻地蠕虫燃烧着火焰的尸体逼退了虚灵虫群,机智的在拳刃解构之前,连连喷出火弹打在隧道四周,用火墙挡住了它们的追路。

  然后她牵起凯恩的手,一起跑进之前所选的那条隧道,直到黑暗在身后淹没那夺命的火焰。

  ……

  两人累瘫在又一处隧道中。

  又是隧道、还是隧道、总是隧道。

  这地下除了洞穴与隧道和深渊,就没有其他的地形。

  唯一一次撞见“湖泊”,见证了“诞生”,还引来了大群虚空生物的追杀。

  先是直面死亡的恐怖,后来又是长时间的跑动,凯莎脸上吓出的泪与汗早已经混合在一起分不清彼此。

  “刚才真是太刺激了!”

  凯莎咋咋呼呼的说着,卷起袖子擦干自己汗涔涔的脸颊,又把粘黏在额头上的头发拨开。

  她擦了擦脸,双颊与额头的上面纹越来越明显了。

  “刺激?刺激个毛线!我差点就失去你了。”凯恩猛然坐起,一双眼黑洞洞的盯着她,看得她毛骨悚然。

  “呃哈哈……”凯莎尴尬的狡辩:“那种情况,也是没办法的嘛。”

  她翻个身爬到凯恩身边,想献殷勤帮他擦擦汗弥补一下,但没想到被他直接推开。

  她摔了个屁股墩,一脸懵逼。

  “你真是太不听话了!这样下去不是被你吓死迟早也被你气死!”

  他甩下这句话,直接站了起来,就好像要丢下她直接走开的样子。

  凯莎一家在村里还算挺有地位的,她哪里被这样对待过,脾气一下子上来了,当即用最大的声音朝他吼:“我要是听了你的,我们现在才不会在一起呢!”

  话刚说出口,她就后悔了。

  其实在那个情况下,凯恩做出那样的选择很正确,而她只是撞了大运,碰巧撞开了之前所没有的选项。

  “我都还没找你算账呢,你还敢顶嘴。行啊,那我走,我走了你就不用听话了!”

  凯恩甩手转身离去,边走边赌气的将路边的一块石子用力踢了出去。石子在隧道中来回乱撞,这下子凯莎知道他是有多生气了。

  她咽了下唾沫,让火燎般的喉咙好受一些,然后拔腿跑到凯恩身前伸手拦住他。

  凯恩依然冷冷的看着她,不过脚步倒是了下来,似乎在给她解释的机会。

  “如果这样能让你解气的话……”凯莎紧张得又重重的咽了一口,转过身主动朝着他撅起了屁股,颤颤巍巍:

  “那就请狠狠打我屁股吧!”

  “?”

  凯恩脸色古怪,事情果然还是这样发展了吗?

  她是不是觉得只要被打几下屁股,犯什么错都可以原谅了?

  到底是她理解有问题?还是他教的有问题?

  ?

  

举报

作者感言

可能有猫饼

可能有猫饼

谢谢各位帅哥美女的推荐~晚安各位,有空一起睡觉~

2020-07-19 00:0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