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他来自虚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五章 古战场

他来自虚空 可能有猫饼 2170 2020.08.11 00:01

  寒冷的气温促使两人紧紧贴在一起。

  “你现在能剥离肤甲到什么程度?”凯莎已经习惯了相拥,习惯了彼此的呼吸都在耳边回响。

  “身上的每一处肤甲我都可以单独剥离,但是全部同时剥离没有试过,不知道行不行。而且剥离后怎么压缩还不清不楚的……”

  此刻凯恩上半身的第二皮肤就像一件紧身衣脱了一半,失去了支撑垂在腰间。

  “你可以在这里尝试,我守着你。”凯莎认真的说道。

  “那多尴尬啊,而且怪冷的。”凯恩连连摇头,现在凯莎已经不是那个懵懂的女孩了,再让他当着她的面脱干净,他的面子挂不住。

  “不急,慢慢来,离我们回到人类社会还有段时间。”

  剥离肤甲这件事,凯恩确实不急,因为他知道这是迟早的事,并且很快就能实现。

  虚空的晋升几乎没有瓶颈,只要不断的吞噬就会变强。

  随着他精神力量不断增长,当到了一定程度,他就逐渐能够命令肤甲松开肌体,再然后就是压缩肤甲,使它变成一开始的形状。

  即一块附着在身体某个部位上的坚硬甲片。

  如果只是一小块甲片的话,那么穿上衣服就可以轻易掩盖,别人再也看不到他们怪物的一面了。而要想重新获得虚空肤甲的增强,那就再打开就行了。

  当然这最后一块甲片是始终也无法剥离的,从结合的一开始他们的命运就已经与虚空牢牢绑定在一起了。

  两人已经做不回纯粹的人类了,不过凯恩从一开始就不想做回人类。

  他们实在是太弱小了,连自己所爱的事物都保护不了。

  虚空是符文之地最大的威胁,但威胁并不仅仅只有虚空。

  “该走了。”凯恩打开怀表看了看,已经过了最黑暗的时期。

  在他的控制下,虚空肤甲再次咬住了皮肤,裂痕在紫光交织间恢复如初,看不出一丝开裂过的痕迹。

  凯恩帮凯莎梳好了头发,他们能感应到艾卡西亚的召唤,他们正在向艾卡西亚进发。

  ……

  凯恩是盯着怀表过来的,这次连一个月时间都不到,他们就来到了此行的目的地——旧艾卡西亚的主城遗址。

  这附近是凯莎父亲最有可能出现的地方,如果在这里再找不到他,那凯恩真不知道该去哪里找他了。

  路途中,凯恩又遇到一些庞大的虚空怪兽,它们的眼睛在黑暗中喷洒着可怕的微光。

  但他们都远远的避开了,那些黑暗中的巨大轮廓,没一个是他们惹得起的。

  也不知道凯莎的父亲是如何越过重重障碍进入艾卡西亚……

  凯恩趴着干硬开裂的泥土来到地表,这里的空气没有沙漠的燥热,即使几十公里以外就是海岸,也没有海水的湿润。

  天空依旧黑云密布,时隐时现的闪电照亮了淤青色的天空,泛着不自然的霞光。

  空气中充满了异样的质感,连呼吸一次都能让肠子打结,让嘴唇干涩,让指尖刺麻。

  “这里的空气让人难受。”凯莎扶着凯恩的肩头干呕起来,肚子像被捅了一刀那样恶心。

  她什么东西也没有吐出来,她已经好几年没吃过东西了。

  “别摘头盔。”凯恩发出警告。

  这里的一切都被虚空浸染了,有一个词最接近凯恩对这里的最初印象——“充满辐射的废土”

  但这远远不够,这里比废土危险上千倍。

  空气中满是虚空能量,不能让柔弱的肉体暴露在空气下。与此同时,肤甲表面细密的鳞片也开始起伏不定,纷纷在呼吸着空气中的虚空能量。

  凯恩环顾四周,发现周围的土地有许多区域都被溶解成黑硬的物质,就好像曾经有一大团虚空物在上面蠕行过,拖出腐蚀后的焦痕。

  大地上插着许多刀剑,经过数千年岁月的侵蚀,即使是精钢也布满了锈蚀。

  他看到恕瑞玛的金色旗帜,太阳圆盘图腾的光辉已经被尘土掩盖。艾卡西亚军队的藤条盾牌已经消解,尼姆查弯刀不再锋利。

  长满铜锈的青铜长矛散落在士兵的铠甲旁,里面已经是一副空壳,连骸骨都不剩一根。

  巨大的战争机器从高空坠落,尺寸堪比三桅帆船的重装车厢碎成满地碎片,再也拼凑不出原来的形状。

  此外,天神战士持握的巨兵也散落在战场各处,即使过了三千五百年还是那么的震撼人心,但寻遍四周,却看不到任何属于他们的巨大骸骨。

  凯恩看到了不远处坍塌的城墙和城市的废墟,毫无疑问,这里就是恕瑞玛与艾卡西亚交战的主战场。

  他又仔细看了一圈,终于发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一种暗沉黑硬的物质,看起来跟身上的肤甲差不多,但形状如同巨大的虫茧。

  它们早已开裂,里面空无一物。看着这些空壳,凯恩突然想到了血肉被苍白物质包括成线团的场景。

  生命被溶解了,转而孕育出别的什么东西,而那东西……应该已经跑出来很久了。

  战场上还有着许多茧,一道流淌着紫色血液的巨大深渊在远处呈现,依然还在向外喷洒微光。

  其中隐隐传来了怪异的声音,混杂着尖叫、嘶鸣,和疯狂的嚎哭声,从遥远的地下回荡而出。

  破土而出的地疝跨越了深渊的上空,宛如在半空中突然凝固的熔岩柱。

  深渊中散逸出的能量让凯恩有理由相信这就艾卡西亚腐败的源头,这源头隔着数千里就在召唤着他们,而他只是远远的望着,丝毫不敢接近。

  他担心有什么东西因为他的好奇靠近孕育而生。

  “凯恩,这里……发生过什么?”

  凯莎被古战场凋零破败的景象所震撼,她身处其中,扑面而来的年代感让她迷茫不已,到处都充满了毁灭的气息,令人窒息。

  “公元前2500年,恕瑞玛的大军前来镇压起义的艾卡西亚。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战争,艾卡西亚根本不可能敌过天神战士率领的军队。但在城墙外的战争进行到一半的时候,艾卡西亚的执法议会孤注一掷的释放了虚空的力量……”

  “然后他们发现,艾卡西亚的法师们根本控制不了这股力量,最终被自己释放的力量所毁灭。”

  “这一场战争,没有胜利者可言。或许说,虚空成为了最后的赢家。”

  凯恩拍了拍呆住的凯莎,推着她远离那个可怕的巨大深渊,朝着城内走去。

  “这里太危险了,伯父断然不会靠近这里的,我们走吧,去城里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