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他来自虚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养成错误三观跑偏

他来自虚空 可能有猫饼 2114 2020.07.19 12:03

  “你是不是没吃饭?”凯莎搓着屁股,一副意外的表情。

  看着凯恩先前快气炸的样子,她本来觉得这次要给打得走不动路的,但没想到最后落下的力道出乎意料的轻。

  “嫌我打得不够用力?”

  在逃命中用掉了太多体力,凯恩这会儿还没有恢复过来,自然没用多少力气。而且,他也不会真往死里打。

  凯莎连忙揭示:“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关心你,我们去找怪物的心脏给你补充一下能量吧。”

  “可我想先休息一下。”

  凯恩摆摆手,坐在地上根本没有要起来的意思。

  钻地蠕虫的事情过后,凯恩只是象征性的惩罚了一下凯莎。

  或许应该找些什么工具来加深她的肉体的疼痛记忆,但这地下连根树枝都没有。

  真是难为他了。

  凯莎已经和他心目中的那个女孩出现了差异,三观开始跑偏变得奇奇怪怪的。

  他觉得是自己的管教方式除了问题,可又要怎么做才能把眼前这个调皮莽撞的小女孩调教成勇猛冷酷果敢的虚空猎手,而不是一个二哈属性的任性鬼呢?

  凯恩现在是一点方向都没有,他又没有养女儿的经历,对这种事情实在没什么经验。

  还是继续等待一个契机吧,人的成长,很多时候只需要一瞬间。

  懂事在一瞬间、爱上在一瞬间、苍老也在一瞬间……

  凯恩没有再多想下去,就算凯莎最后变成了什么样,那也都是和他生死与共的青梅,他不会对她有半分不满、嫌恶、或是糟蹋。

  凯莎原本的命运轨迹是孤寂、被误解、充满悲剧色彩的,如果能有所改变的话应该不是坏事,但是命运的轨迹又将因此转向何方?

  说到契机,这次遭遇钻地蠕虫险死还生就是一次契机。

  它让凯莎生出变强的欲望,开始接受虚空肤甲在身上共生,对于虚空的痕迹在身上持续扩大这件事,倒是看开了许多。

  没有肤甲,她就无法保护自己,无法保护凯恩。

  那针刺般的痛感不是最难受的,失去了人类部分感觉才是她最遗憾的。

  不过如果能换来两个人好好活下去,那便算不得什么。

  只是,在这危机重重的地下世界,很多时候都身不由己。

  大片虚灵虫群的忽然闯入他的警戒范围,刚刚放松下来的凯恩第一时间抓住了凯莎的手腕。

  在确认怪物是冲着两人来的时候,他二话不说拉起凯莎再次踏上逃亡之路。

  真是一刻也不得安宁。

  “怎么了啊?”凯莎迷迷糊糊的陪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你不是要去挖心吗?现在它们来了。”凯恩没好气的说。

  “是之前那一群吗?从湖泊里爬出来的。”

  “应该吧。”

  “怎么会!我都用火焰拦下它们了,怎么还能追上我们啊?”

  凯莎傻眼了,这些虚灵是突破了她的火墙了吗?还是绕路又追上来了?可都已经拉开那么远了,为什么还能追上来?

  “我哪里知道啊,跑了再说。”

  跟凯莎说这些无用的只会影响他的思考,他必须尽快找到摆脱虫群的办法,否则一旦体力或能量耗尽,那可就真的死翘翘了。

  事实证明,人是跑不过虚空生物的。

  它们的存在就是对自然规律最大的违逆,不知疲倦的它们似乎永远也没有极限,能量守恒在它们体内变成了笑话。

  “这些家伙就不会累吗?”

  凯莎气喘吁吁的停下来,掌心的肤甲裂开缝隙,数颗电浆弹激射而出,落在密集的虫群中,顿时将体型小些的虚灵炸成了令人作呕的碎块。

  不用拳刃射出的火弹,威力还是小了一些。

  “别浪费能量,数量太多了你杀不完的。”

  凯恩立刻开口提醒,但凯莎已经再次激活拳刃,射出一连串蓝紫色的火弹,全部瞄准了那些大体型的怪物。

  那些恐怖之物被爆炸击倒了,残破的躯干燃烧着火焰,发出痛苦的尖叫,肢体胡乱拍打,扭成不可思议的角度。

  它的躯体垮掉了,但并没有死……鬼知道死对它们是什么含义,它们甚至都没有灵魂可供千珏带走。

  死尸流出的血被它用肢体吸走,它在吞食它们的精粹。

  庞大的躯干抽搐着,光的织网和扭动着的苍白物质将它的皮肉缝合,原来的弱点变得更加坚硬。

  而无法复原的伤口里钻出了燃着黑焰的触手,像鞭子抽打在地面一样发出噼啪声,坚固的岩石如蜡一般融化,再亘古不变的东西也会被它们分解。

  现在,凯莎越发看不懂这些虚空生物了。

  她喷出火焰封路,然后再次迈开灌了铅的双腿。

  又是十多分钟的狂奔,凯莎感觉大腿酸乏得就要断掉,仿佛这双腿已经不再属于自己了。

  他们不得不停下来恢复体力,凯莎下意识的想要擦去脸上多到发痒的汗珠,却被凯恩一把抓住了手。

  “等等,我想我可能发现原因了。”

  借助深渊之眼的视觉,他看见几缕魔法的纹样随着凯莎慌乱的眼泪发散到了空气中,和汗水混在一起,极难发现。

  虽然很微弱,微不足道,但虚空的掠食者依然能够感受到,并且会像沙漠蝇发现了粪便一样从四面八方涌来。

  这就是他们一直甩不掉掠食者的原因!

  “眼泪会暴露我们,不许害怕,不许慌张!懂了吗?”

  “我知道了。”凯莎重重点头,一阵后怕。

  凯恩本想擦掉凯莎的眼泪,但想到之前她多次用衣服擦汗擦泪,衣服已经沾满了恐惧的味道,便把手缩了回去。

  “快用袖子把脸擦干,然后把上衣脱掉!”他命令道。

  “啊……”凯莎慌了神,虽然不懂男女间的特殊感情,但起码男女有别还是知道的。

  在八岁前她就已经开始注意这些了,不再像那些男孩一样随地小便,现在要她脱掉衣服在凯恩面前裸露上身,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

  所以,她选择了委曲求全。

  “你还是打我屁股吧。”她想哭又不敢哭,垮着脸怪可怜的。

  “你!!”凯恩突然气笑了,心想什么时候居然还在意这些。

  真是奇怪的脑回路,为了不丢脸选择被打屁股保留衣服,可被打屁股难道就不羞耻了吗?

  感知到那些歹意再次突进他的脑海中,凯恩直接脱下了他同样脏兮兮的上衣。

  “快脱了丢掉,我的给你穿。”

  

举报

作者感言

可能有猫饼

可能有猫饼

嘻嘻嘻嘻……

2020-07-19 12:0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