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他来自虚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传教士

他来自虚空 可能有猫饼 2052 2020.08.06 00:01

  “还不肯离开吗?是想留下来喂怪物吗?快带上东西驱车离开这里,我会再帮你们拖延一阵时间。”

  凯恩扭头向兽潮来袭的方向走去,凯莎也在路上等他,这个即将陷落的危险地方还来得及拯救。

  钢铁长矛的包围圈退缩了,纷纷给他让路,但就在此时,旁边突然冲出一个人影拦在他面前。

  “你给我站住!怪物!”

  来人比一般成年人都要高大,站在少年凯恩的面前宛如一座铁塔。

  他伸开双手,眼中喷薄着怒火。

  “怪物,我已识破你的谎言。”传道士大声指责凯恩:“是你劫走了我们的祭品!是你害我们不得安宁!”

  他呵斥道,同时让守卫重新将凯恩包围,

  “大家不用走,杀了这怪物,把他献给虚空当祭品,就能平息兽潮,让城镇免于践踏!”

  镇上的人们聚了过来,不明真相的他们选择站在了传教士那一边。纷纷叫喊着要他砍死凯恩,以血偿血,献祭凯恩阻止兽潮。

  凯恩看着他,脸色阴沉。

  似乎是人群的激励给了他勇气,传教士用剑砍过来,但被凯恩轻易挡开。他并不是用剑的好手,两下就给不会任何剑术的凯恩看出了破绽,直接夺走了剑并且一脚踢飞。

  传教士摔倒在地,嘴角溢出鲜血,另一个矮一些的女传教士连忙过来扶起他,并咒骂凯恩:“你还不承认你是怪物吗?你从地下来,长着与那些东西一样的皮肤。你的眼睛……我在你的眼睛里看见了无尽的虚空!”

  凯恩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他没有从传教士的眼中看到哪怕一丝丝恐惧,只有无尽的狂热。

  真的会有人不怕虚空吗?

  这不正常,这两个传教士肯定是被先知洗脑了,全身心都拥抱了虚空。

  他们所说所做的一切,都在将地上的生命活生生的推到虚空面前。

  他没有感到愤怒,只是无奈。

  救人,然后被误解,被背叛。

  这是凯莎在原本的世界线里一直重复的事情。

  人们把她当成怪物,不相信怪物的解释,不相信怪物会救人,反而还觉得是她引来了真正的怪物。

  她想把人们驱赶到安全的地方,但到头来却让人们坚定了对抗她的决心。

  然后她开始怀疑——为什么要为了拯救他们而战斗?为什么要为了挽留人性而战斗?

  既然被当成了怪物百口莫辩,那为什么不干脆顺遂他们的希望,成为怪兽?

  那样不是更简单吗?

  因为人们惧怕怪物,她就变成怪物,然后杀人,只要装作大开杀戒就能把人们逼走。

  被逼到无可奈何的凯莎最终会跨过自己的底线,选择牺牲少部分人来拯救剩下的人。

  而这些人们并不知道她做了多么艰难的抉择,并不知道她付出了多么艰辛的努力。

  他们只看到一个怪物杀了他们的族人,又毁了他们的家园,最后把这份憎恶包裹在恐怖的故事里口口相传。

  凯恩正是知道凯莎会被这些误解逼到自暴自弃去杀人,主动成为人们眼中的怪物,才选择主动站出来,替她去当那个背负血债的人。

  如果必须要有一个人成为怪物,那就由他来吧!

  为了凯莎!

  环绕一周,每个人都在看着传教士。

  被先知欺骗而不自知的传教士用邪恶的教义蛊惑了人心,使人们留下来誓死抵抗凯恩,而不是虚空。

  他们受到了愚弄,他们不知道真正要面临的敌人有多么恐怖。

  虚空不可战胜、不可理喻,而且每吞噬一个生命都会变得更强大。

  凯恩必须杀死这盲目的源头,才能摧毁这些人愚蠢的斗志。

  他把夺来的凡人刀剑丢掉,朝着两个传教士举起一只手。掌心肤甲裂开一道缝隙,从中挤出一颗膨隆的独眼,散发着解构万物的原始冲动。

  面对死亡的威胁,狂热的传教士丝毫不惧,嘴硬到底。

  “你这个怪物,是你一己私心觊觎我们的祭品,是你把虚空的祭品劫走才引发了兽潮!虚空饿了,它们来找你偿还来了,而你的自私害得这么多无辜的人受到牵连!”

  凯恩让凯莎隐身旁观是为了让她看清人类的劣根性,虽然传教士咒骂的对象是凯恩,但同样在凯莎心中激起了对人类的失望和被误解的愤怒。

  感同身受!

  她心里在狂吼,她要出手杀死这两个不停说着恶言诳语的邪教徒,阻止他们继续诋毁凯恩!

  但她准备行动的时候,却惊异的发现自己的身体被虚空肤甲锁住了!

  她被锁在了隐身状态中,无法攻击!

  “去跟虚空说吧,它会欣然接受你的。”凯恩注意到凯莎的异常,于是马上出手。

  掌心的独眼射出紫色的光柱,将传教士笼罩住,她沐浴在惨烈的紫光里,声音戛然而止。

  这是凯恩在吞噬猎杀者后掌握的新能力,他在这里使用是为了将最惨烈的死状呈现给人们看。

  光芒之下,血肉像沸水般的冒着泡,表皮之下有东西蠢蠢欲动。

  它钻破了表皮,血肉猛然破裂,从骨骼上脱落——那是一条条纤细的惨白物质正在形成。

  这些如同焦油一般的物质扭曲拉长,形成了肿胀的肢体或能量的触手,吸附在传教士的身上吞噬血肉。

  镇上的居民都惊呆了,眼里徒留无尽的梦魇。

  他们看见传教士的头骨上铺着一层如真菌般生长的奇怪物质,将眼睛挤得肿胀外凸。而就连这颗眼球也很快像水泡般破裂溶解,令人作呕。

  但承受了这一切的传教士却没有发出任何惨叫,因为这个过程中是全然没有痛苦的。

  它只感觉到一股超乎想象的饥饿,而这饥饿远不止渴求血肉,还吞噬着更深层的东西。灵魂在深渊坠入极深远的深渊,连记忆也一并抹除。

  她先是忘了身边的同伴,然后是自己的姓氏名字,最后忘了自己存在的意义。

  身体消解,灵魂消融。

  这就是虚空要为万事万物带来的湮灭吗?

  这就是先知要追寻的大结局吗?

  她想要拥抱虚空,她发出大笑,但却变成了濒死的呜咽。

  她的声音粗糙湿漉,她的声带正在溶解。

  再然后,她忘了自己想要拥抱什么,忘了自己的归宿。

  没有归宿,因为她的一切从未存在。

  几秒过后,两个传教士不复存在,地面只有焦黑的深坑,其中流淌着如同蜡烛般融化的岩石。

  凯恩转过头,目光停留在那个一脸惶恐的酋首身上。

  他抬起手,他想要杀戮,但却放下了。

  “你也想死吗?还不快走!”他朝着酋首咆哮了一句,后者立刻抱着女儿逃走了,仿佛在逃离最可怕的怪物。

  惨烈的死状再次唤醒了人们心中的恐惧,领袖的带头让他们丧失了斗志。

  凯恩转过头,目光所至之处,人们在恐惧中四处逃窜。

  还不够。

  他用裂解的光线将一座座谷仓和房屋炸毁,着火的种子和篮筐四散飞出。

  练武场的假人被拦腰摧断,钢铁的精良武器融成铁水。

  随后爆炸又将市场夷为了平地,丝绸的遮阳棚被点燃在沙漠中冒起冲天火光。

  牲畜发出了惊恐的惨叫,在坍塌的街道中四处乱蹿。

  恐惧在整座聚落中流淌开来,人们尖叫着逃出自己的家。对着疯狂破坏的凯恩狠狠咒骂。

  他们的表情历历在目,满是恐惧和憎恨。

  这就是他想要的效果,用最惨烈的死亡和毁灭逼走人们。

  即使人们以为他恶贯满盈也无所谓了,他本来就对人们没有期待,也就不在乎被误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