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他来自虚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寻父

他来自虚空 可能有猫饼 2183 2020.08.07 00:01

  虽然最后达到了救人的目的,但失望还是不可避免。

  不过凯莎已经有了觉悟,她侥幸从虚空里活着回来,这身皮肤给了她活命的机会,同时也让她承载了一些负担。

  她不会再让自己的善心泛滥了,当断则断,对不同的人使用不同的方式,跟无聊的底线说再见。

  “嗯?没人的地方?你知道我们现在正在往哪飞吗?”

  凯恩见甩掉了虚空兽群,便找了块岩石停落,咔的一声褪掉了膜翅。

  飞行太耗费能量了,他禁不起这么烧,不然很快肤甲就会饿的。

  “东方?”降落之后,凯莎褪下头盔,四处张望。

  虽然四面都是大漠黄沙,但凯莎在无光地底磨练出来的优异方向感告诉她,他们正在远离恕瑞玛的沙漠,去到一个更危险的地方。

  她能感觉到她的肤甲正在响应远方的召唤。

  “准确的说是东南方,我们要去人迹罕至的艾卡西亚。”凯恩褪下了头盔说。

  虽然距离虚空大战已经过去三千五百年了,但作为古战场的艾卡西亚仍然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角落。

  它就一处癌细胞的病灶,盘踞在符文之地的角落。并且不断扩散,经过几千年的时间蔓延到周边地区。

  这也是恕瑞玛沙漠边缘的地下会被虚空挖空的原因。

  真正的虚空存在于另一个维度,但因为某些原因,它们看起来就像是在地下爬出来的。

  而艾卡西亚,即是虚空生物在这个世界的大本营。

  “为什么要去艾卡西亚?是去找先知吗?”

  凯莎对艾卡西亚的唯一的印象就是极度危险的失落之地,她在思考是什么东西值得凯恩冒着危险前往那里。

  不过她想来想去,也只有仇恨值得他这么做了。

  虚空先知和他的教团愚弄了太多无知的村人,让他们在恐慌中心甘情愿的献上祭品,饲养虚空只会加速末日的到来,最终走向湮灭。

  原本世界线的她并不知道是先知害得她家破人亡,也忙于拯救忙于时间去报仇,但如今这仇恨驱使着她一步步变强,终有一天她要将这个生命叛徒手刃。

  不过她并没有猜对,凯恩说出了一个令她意想不到的答案。

  “先知不在艾卡西亚,他在恕瑞玛各个城市间奔走传教,等我们回来再去找他报仇。现在,我们要去找你的父亲。”

  “父亲?”

  突如其来的词汇牵扯出了凯莎的回忆,父亲这个词对她来说有些陌生了。

  记忆中父亲的脸已经模糊不清,她能想到关于父亲最近的身外之物,还是那把坏掉的匕首,但那也因为被虚灵的血液腐蚀不得不丢弃了。

  凯恩伸手拍了拍凯莎的脸,让她不要深陷。

  “你知道你的父亲还活着吗?”

  “灾难发生的那一晚,他并不在家里,他随着商队去了皮尔特沃夫还没回来。”凯莎欲言又止:“我不确定……他是否还活着。”

  凯莎想到,或许有那么一种可能,整个村子的人都死了,而她的父亲因为跑商而免于一劫。

  “我想他会不会找到另一个沙漠里的女人,结婚生子了呢?”

  凯莎不是不爱她的父亲,她正是因为爱他,才希望他忘记伤痛重新开始。如果事情如她所想的那样,那么她现在可能已经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或妹妹了吧?

  “你想多了吧?”凯恩略感意外的翘起眉毛:“伯父无比艰难奋斗了半辈子才换了一个幸福温馨的家庭,怎么可能就这么善罢甘休呢?”

  凯莎发现不对,她抬起头看着凯恩:“你对我爹了解很多吗?他一直不怎么说跟我们他的过去的。”

  “我也是听村里的老人说,他们说伯父是个弃婴,他的发迹很励志,也很艰苦。”凯恩挠挠头掩饰慌乱,他也是才知道凯莎对她父亲了解居然很少。

  在南方那个岩石山谷中的小村子,凯莎一家其实算是外来者,他们的祖辈并不在此。这一家人是后来才来的,凯莎那时候已经出生了,在襁褓之中随着恩爱的父母在村里安家落户。

  “是吗?可以跟我说说?”

  凯莎见凯恩不停的挠头,便干脆让他躺到大腿上帮他按摩头皮,报酬是让他给她说说关于她父亲的那些事情。

  尖尖的爪子在头皮上轻轻划过会带来一种悚然的触感,但凯恩已经习惯了反而还觉得有点带感,很酸爽的感觉,就像在你骨头上挠痒痒,爽得缩着脖子停不下来,仿佛灵魂都要被吸走了。

  不用担心他们的头上会长头虱,敢寄生在他们头上的生物根本就不存在。

  但头发一长头皮屑一多又没水清洗,该痒还是会痒的,所以凯恩回归文明世界第一件事就是要把这烦人的头发剪短!

  不过不对啊……凯恩突然想起那聚落里应该是有剪刀的。

  怎么当初强拆的时候就没有留个心眼,拿走一些剪刀镜子啊什么的,现在变成了废墟想找都找不到了。

  凯恩知道关于凯莎父亲的过往也不多,没几句就讲完了,然后就说到了他的去向。

  “凯恩,你为什么说要去艾卡西亚找我爹?”凯莎从上方注视了凯恩,眼里有星光闪烁。

  “虚空毁掉了我们的村子,所以伯父就去艾卡西亚找虚空报仇了。”

  凯恩很想吐槽这一点,凯莎的父亲去艾卡西亚找虚空先知报仇,但没有找对地方——先知早在获得启示之后便离开艾卡西亚回到恕瑞玛传教了。

  现在他还在艾卡西亚,靠着击杀虚空怪物泄恨。

  “那是我们掉下去之后才发生的吧,你怎么会知道以后的事情呢?”疑心渐起,凯莎按摩的力度突然加大,疼得凯恩嗷嗷叫。

  “在恕瑞玛烈日的照耀下,总是会出现那些天生拥有预见未来的能力的人,先知就是这样的人!”

  “怎么说起了先知?说说你自己啊。”凯莎用食指关节顶着凯恩的脑壳,左右回旋钻了起来。

  “我发现我和他其实是同一类人,我们都能控制虚空生物,只不过我预知未来的天赋是在接触虚空以后才觉醒的,但他是与生俱来的。而且这份天赋也有差异,我能看到什么,什么时候看到,都不是我能决定的。就像做梦一样,梦醒了就突然多了一些记忆。”

  凯恩随口一编就把凯莎搪塞了过去,反正她也没法验证真假,只能选择相信。

  作为一个穿越者,他知道未来将会发生的许多大事件,而且集中在他们二十岁那一年。他必须要在那之前,变得足够强才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