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一番蓼花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财大气粗的迦邺公子

一番蓼花雨 珍灵雪 2414 2019.03.15 13:16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果真如此,此时,就连下床都变得异常困难。

  不知小豆丁去哪里了,不过,依照现在的外形,应当没有人注意。

  一杯凉凉的茶水下肚,嗓子总算舒服了一丝,脑袋也开始运转,眼下最重要的是让自己尽快好起来,新的环境,新的人物,必须尽快熟悉起来。

  好在自己留有一手,在山上的那段时日,杨舞阳翻看好几本医术,虽收获微不可察,但自己简单配置一些常用的备用药物,倒是可以做到,像是日常的感冒发烧,倒是难不倒自己,但稍微有难度的,那就靠运气了。

  就好像上次帮房主人解毒,那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被自己撞上了,当然,功归于二十一世纪的网络发达,只要有心人,什么神奇的疑难杂真,皆有解惑,看来,自己终是与治病救人的神医无缘,志不在此,终是难成大器。

  心神恍惚间,便听到有脚步声向房间走来,急切且熟悉的脚步,是小豆丁无疑。

  果不其然,一边推门,一边开口“舞阳,舞阳,我找来郎中了。”

  看到坐在凳子上的杨舞阳一脸的苍白无力,小豆丁神色慌张的蹬蹬蹬跑了过来。

  “舞阳,你很难受吗?是和我们同行的那位公子帮我找的郎中。”

  随着小豆丁的指引,果然在门口处看到了依然自得,光华灼灼的救命恩人。

  不知是不是错觉,还是脑子烧坏了,杨舞阳竟看到了站在门口的人,眼中一闪而过的关怀与着急,只是很淡,很淡,淡得几乎犹如昙花一现,可能真是脑子烧糊涂了。

  逆光而来的人,金色的阳光洒在肩上,素雅的华服宛如霓裳羽衣,衬的来人更加神圣高洁,仿佛驾着祥云而来的仙人,虚无缥缈,高不可攀。

  紧随其后的郎中,一脸恭敬,迈着小碎步,向自己走来。

  “还请姑娘放心,既然邺公子看得起小人,小人必会尽力让姑娘竟快好起来,请姑娘伸出手来,在下先给您把把脉。”

  都说相由心生,医者仁心,总该是了,大概六十多岁的年纪,略显富态的身躯,慈眉善目,和蔼可亲,修剪整齐的胡须,让人莫名的想靠近,也许,外貌只是其次,爱屋及乌便是最初的根本。

  透过老者的身躯,杨舞阳看到了爷爷,看到了自己失去的亲人。

  不过,把脉的时间,却是长的超出了杨舞阳以往的认知,看着眼前的老人,紧皱的眉头,这让杨舞阳好一顿七上八下。

  就连在旁的小豆丁,也等的有些着急。

  “郎中爷爷,我姐姐没事吧。”

  “姑娘身体没什么大碍,只是连日的劳累,身体太疲劳了,所以才会发烧,小人一会开几幅草药,姑娘按时服用便好,只是,小人有一事不明,不知当问不当问?”

  “有什么事,您不妨直说。”

  “敢问姑娘芳龄几许?”

  看来不管是什么时代,询问女子年龄,一直是这么隐晦的事情。

  “十六岁了。”

  “哦、、、、?姑娘还年轻,以后恢复起来也快,只要往后切记,不可过度忧思操劳。”

  “好的,麻烦您了,您方便的话,在这里开好了方子,我拿去抓药。”

  “请姑娘放心,其他事情邺公子已经都交代好了,无需操心,一会药煎好了,便会有人端过来。”

  “那谢谢您了。”

  看着郎中荏是经过那人时诚惶诚恐的告退,这让杨舞阳说不出的不舒服,也许在杨舞阳看来,不管身在何方,从骨子里透出的那种不卑不怯,是来自和平年代的沁透,是人人平等的和平,所谓卑贱之分,那是从未有过的。

  看着荏是一脸悠然平和的来人,杨舞阳倒是觉得自己有些过于草木皆兵了。

  “你放心,我帮你,定是需要回报的,至于原因嘛,等你病好之后,我们再谈,我叫迦邺,这次来邺城也是为了打理家中在邺城的资产。”

  是商人天生拥有一双灵敏的嗅觉?还是此人有读心术,自己所思所想,皆逃不过,一双猎鹰般的眸子,竟然说的八九不离十。

  透彻,如白纸般透彻,这让杨舞阳有了一丝的懊恼,看来,自己还是心急了。

  “小豆丁,你去厨房看着煎药,希望姑娘早日康复。”

  说着便向门口走去,衣衫翩翩,步履轻快,始终如一的怡然自得。

  杨舞阳始终认为,商人,不管从那个时代,那个角度看来,在他们眼中利益、金钱,是凌驾于一切之上的,无利不起早,便是他们的本性,目光如炬,便是他们的常配。

  可眼前这位自称商人的翩翩公子,那如雪山之间洁白圣洁的眼眸,竟看不出一丝的贪婪,甚至有一股莫名的声音在脑海中呐喊,他本该是如此,多余的一切便是对他的亵渎。

  房间一瞬的安静,脑海中依然犹如乱麻,也许想的累了,又或许是真的累极了,迷迷糊糊中,睡了过去,只是依然的不安稳,依然的惶恐。

  不知今昔是何时,依稀迷迷糊糊中听到来来往往的说话声,只是来的快,去的也快,重如泰山的眼皮依旧睁不开。

  只是,睡了一天一夜的杨舞阳不知,来了,去了的人,正是迦邺和那位郎中,而此时,在一间极其奢华的房间,这位郎中荏是毕恭毕敬的叙述着病人的情况。

  只是,任谁都想不到,郎中口中的病人是杨舞阳本人,而听者迦邺公子,那如璞玉般的眸子中,好似划过了一丝不解,一丝道不清的情绪,还好只是淡淡的,淡淡的,不然竟会破坏那张舒雅的俊颜。

  来来往往的下人,客人,从不间断,只是谁也未去打扰这间极其奢华的房间,谁也不知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说了什么,只有郎中离开时,那惶恐沉重的脚步。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说的便是杨舞阳。

  在任何人看来,杨舞阳运气不错,很不错,遇到财大气粗的迦邺,又是请郎中,又是送照顾的丫鬟,任谁也想不到,这家客栈背后的大老板,嫡仙一般的人物,竟是如此的体贴周到。

  这样的说法,对于昏睡了三天三夜的杨舞阳来说,当然是一无所知,只是,自己醒来后,看到忙前忙后的丫鬟,还有小豆丁喋喋不休的小嘴,才得知,自己能活着,全都是这家客栈老板的功劳,而这家客栈的老板便是公子迦邺。

  得知这样的消息,不知是好,还是坏,说不定,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直到躺在宽敞的浴桶里,温热的水挂过了肌肤的每个毛孔,洗去了多日来的病气,也洗去了全身的酸痛。

  凡事亲力亲为的杨舞阳,借着迦邺的豪气,可算是享受了一次资本主义的清福,花瓣玉汤洗净铅华,绫罗浣纱加身,坐在铜镜前的杨舞阳,任由两位丫鬟手忙脚乱的打理青丝。

  只不过,事与愿违,饶是他们如何的心灵手巧,被杨舞阳剪成过肩长发的青丝,始终挽不出漂亮的发髻。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杨舞阳也不外乎,好在,杨舞阳不是一个纠结的人,最后还是决定放弃挽发髻,任由三千青丝垂下。

作者感言

珍灵雪

珍灵雪

亲爱的读者朋友们,依然的求推荐票票啊,写的超忐忑哇,咋整,推荐推荐哈。

2019-03-15 13:1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