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褚爷夫人是大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那一眼

褚爷夫人是大佬 小姑娘胖朵 2306 2020.10.06 17:50

  褚裕的神情收起了,那一抹淡然,多了一丝客气。

  他将手机递给她。

  挺直身子,说了一句。

  “进里面坐会儿吧,我爷爷等会儿就回来。”

  “好。”余樱柠巴不得赶紧从这尴尬的地方离开,那翻墙的尴尬如何也难以从脑中挥之不去。

  褚裕坐在上位,给她泡茶,洁白无瑕修长的双手,在茶具之间穿梭,就像一堆乱石之中的白玉一般,惹眼,晃人。

  修长的手指,拿着小巧的紫砂杯,过水,用沸水冲洗。

  茶香在沸水中飘出,在空气中飞舞。

  淡淡的茶香,夹杂着一股柚子清新的香味。

  “来。”

  余樱柠双手接过他递过来的茶杯。

  滚烫的茶水,并没有把杯子给晕染。

  只是略带些温热。

  捧在手心中,恰好。

  入口只有一抹茶香,并没有那淡淡柚子的味道。

  尝了一口,余樱柠便放下了。

  “怎么称呼?”

  “余樱柠,余下的余,樱花的樱,木宁柠。”

  “你还没成年吧。”

  在升腾的白气之中。

  两人互相对视。

  余樱柠没有半点的退缩,服软之意。

  “没,又如何。治病救人,不分年龄。”

  “是,你说的有道理,但是你这么做,你的家人知道吗?”

  “为什么需要我的家人知道。”余樱柠翻了个白眼给他。

  褚裕不太能理解现在的孩子。

  他是从她身上未脱的稚气之中,看到她年纪小。

  涉世未深。

  “出门在外,多个心眼。”

  “知道了,叔叔。蟹蟹您的提醒。”

  “嗯?我看起来那么老?”

  褚裕看起来非常的高冷帅气,但是这种高冷,在余樱柠眼中认为他是在耍帅。

  她最看不上这种。

  “大叔,注意点身体,您在不注意点身体,您的寿命是在下路的。谁也不是这么透支身体成本的。”余樱柠说着。

  褚裕挑了挑眉,对于这个称呼不是特别满意,又对她后面的话非常的感兴趣。

  “哦?那你说,我身体怎么了。”

  “您啊,熬夜多,睡眠浅,觉跟老人差不多。还有您的阳气重,应该好好的解决一下了。您的双手冰凉,是一年四季都这样吧。”

  余樱柠看着他,双眼囧囧有神的盯着他。

  不让他有所遁逃。

  褚裕到没想到,她会这么的心思缜密,把他观察的这么细致。

  “你医术很好?”

  “刚好够治疗白老头。”

  褚裕点了点头。

  心里笑了一声,这个女孩,可真是够不谦虚的啊。

  “那你介不介意,给我看看?”

  “好啊,不过得另外收费,我不做慈善的。”

  “嗯。”

  两人相视而坐。

  靠近眼前这个家伙,那种勾人的清香再次袭来。

  余樱柠静心为他把脉。

  褚裕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个女孩,在柔和的光线下。

  这个女孩显得格外的柔和,不似刚才那么猛撞。

  不出一分钟。

  余樱柠松开了手。

  拧着眉,看着他,神情有些异样。

  “你这病是打从娘胎带出来的,不好断定。”余樱柠凝重的看着他说道。

  褚裕收了那一副坐怀不乱的样子,没想到,这个孩子,真的有那么两三下。

  “那你,能治吗?”

  “可以试试。但是不保证,药到病除,选择权在你。”余樱柠挑了挑眉,瞥了他一眼。

  “好,我让你试一试。”褚裕莫名觉得,这个女孩,可以给他希望。

  “好啊,咱们事先签个合同。”

  “合同?”

  “省的日后找麻烦。”

  “可以。”

  余樱柠问,哪里有打印机。

  “楼上,我书房里有。”

  “借用一下,你带路。”

  “行。”

  ~~~

  余樱柠拿着刚热乎出机的合同,吹了吹上面的墨迹。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你为什么……”

  “什么?”余樱柠没听到他后半句。

  “很缺钱?”

  “是啊,不仅缺钱,还缺权呢。”余樱柠不在意的回了他一句。

  给褚裕埋下了一个疑惑的种子。

  楼下传来声响,估计是白老头回来了。

  “我先下去啦。你的事儿,我们后面在慢慢说。”余樱柠用合同敲了敲他的胸膛,然后施施然的走了。

  为什么他觉得,这个女孩不按常理来,是现在的孩子都这么早熟么?

  跟大着几岁的人,都没代沟的?

  “嘿,白老头,去哪玩了?你这身体是没啥事儿了?”余樱柠看着他脸不红气不喘,说话还声如洪钟。

  “就林子里打了打猎物,今天你可有口福了,我亲自下厨给你,来一手。”

  “好啊。不过,得让我先给你看看。”

  “行,我去换个衣服,等我一下啊。”

  ……

  “嗯,你的身体比之前好了许多,但是跟预期的相比还是差了一些。今天我先给你扎一针,让您感受一下,针灸的效果会明显一些。一个疗程五次。您这疗程,具体还得看您恢复的情况怎么样。”

  “行,那我们吃完饭之后开始吧。”

  “行,我先去准备一下,午饭就麻烦您啦,白老头。”

  “去吧,去吧。好了叫你们。”

  “嗯嗯。”

  余樱柠转头,正好褚裕下来了。

  她对着他招了招手,“来。”

  “怎么了?”

  “还有时间,我先给你针灸一下,引一下气,循环一周。”

  “哦。”

  余樱柠从包里拿出,那套冰魄银针,通透的身躯,非常的流畅。

  在灯光下,通体流光。

  “你这针,倒是别致新颖”。

  “嗯。坐好,把外套脱了,露出一边的胳膊。”

  看似冰冷的针,在入肤的那一刻。

  褚裕感觉到了,一种炙热的气体,通过银针进去到了他的身体之中,犹如冬日的暖阳。

  同行一周之后,余樱柠大致了解了他的问题。

  他的体内有一股异样的东西,说不上来,但是那东西,遇到真气时会绕道而行。

  没错,她用了真气,通过银针而入。

  气者,无孔不入也。

  团团说,气,在古时候大家里,是非常常用的一种手段。

  鬼知道,她学这个滴时候,有多么困难。

  抽象的气,她得去感受,她一度认为团团是骗她的,她领略的气,一团寂寞。

  好在,最后还是感受到了,在这寂寞之中。

  开始了漫长的探索之旅。

  气分冷暖,由施针者操作控制。

  控制的力度,就跟煮菜烧饭差不多。

  极其不容易。

  余樱柠收针以后。

  褚裕的脸色,以及露出的身体上,是一种洗过澡的红润感。

  “外部的加热,例如洗澡,是不能缓解你的寒气的,你的阳气聚集在一处,不引开,便容易造成其他地方的缺失,我相信这些道理,你都明白。”

  “嗯。”

  “好了,这次就先这样,最近少操劳,多休息,泡泡温泉,吃吃火锅都可以。我在给你开开食疗的方子。一个月一次治疗。到时候我在看看,有没有改善。”

  “嗯,好……”

  还没说完,白老头就大喊了。

  “来个人,帮个忙呗。”

  余樱柠看了看他,使了使眼色,意思是,去吧。

  我是客人,你还想我去不成。

  褚裕穿好衣服,去了厨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