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褚爷夫人是大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嘟嘟

褚爷夫人是大佬 小姑娘胖朵 2245 2020.10.07 16:29

  三个人围坐在一块儿。

  竟没有丝毫的违和感,反而有那么一种和谐融洽,祖辈团坐在一块儿的感觉。

  褚裕明显感觉自己的身体经过刚才的那一次针灸,出现了一丝温热的感觉。

  显然这个小孩,比他之前请的那些医生好多了。

  不过,她年纪小小的,怎么会有如此一手本事。

  如果被人知道,那……

  罢了,算她救他的事上,他也搭把手,护她周全。

  褚裕貌似没有将她同清水湾的那个“胖大婶”联系起来。

  余樱柠倒是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有些眼熟,想起来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饭后。

  外面传来嘈杂的声音。

  听着熟悉的叫唤声,余樱柠知道,是小家伙从山上下来了。

  只是,这声音怎么有丝不对。

  为什么声音怎么在以微之中还带了几声微弱的犬吠。

  透过窗户,往外瞅。

  正看见,小家伙翻墙进来,身后还带着一直银色的小物件。

  远远看去,看的不真切。

  余樱柠在门口等着它。

  “呦呵,小崽崽,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应该玩到天黑才回来才对呀。”余樱柠勾了勾它的小尾巴。

  “嗷嗷,嗷,嗷,嗷。”

  “这是怎么了?弄回来个什么东西?”余樱柠蹲下身,凑过去一瞧。

  发现,是一只半大如手心的小狗。

  正奄奄一息的嗷叫呢,有气进没气出似的。

  余樱柠看着它,有了一丝打量。

  “让你回去看看你的猴子兄弟,你倒是好,会做猴,跑去关注弱小去了,还把这小东西,给我带回来了,说吧,你又想干嘛呀。”余樱柠对他出去一趟就要带回来一些东西的,捡破烂行为,有那么一丝丝的无奈。

  “嗷嗷,嗷嗷。”我还带回来了这个,你看,姐姐,能不能大发慈悲救救它。

  嘟嘟从后面的包里拿出一样东西。

  她给嘟嘟配了个小布包,方便它装一些东西。

  余樱柠看着它拿出来的东西,样子很是怪异,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奇怪的东西。

  同体流白,流白中带着血红色,有丝诡异。

  接过东西。

  质地坚硬,表面光滑,触感温润。

  不知道这猴子又去哪掏东西去了。

  看着它求人的小模样,余樱柠还是有些不舍。

  “给我吧。”

  “唧唧,唧唧。”你小心点。

  “知道啦,这么心疼它,要不是物种不一样,我还以为它是你孩子呢。”余樱柠笑着说。

  嘟嘟跟在她身后,一脸憨憨的看着她手里的小家伙。

  这银色的小狗,还真是小只啊。

  又瘦又小的,握在手里,一点分量也没有。

  估计是太久没吃东西了,这么虚弱,这么小只,连眼睛都还没睁开,又怎么会寻觅食物呢。

  “诶,丫头,这是什么情况?”

  “你问问这只猴子呗,又出去捡破烂了,啥都爱往回捡。”

  “嘿,我就说怎么没看见这猴子,原来是一到这儿,就出去玩了啊。这回,捡了个什么东西回来啊,小猴子。”褚天对于这猴子,异常的感兴趣。

  不仅是长的可爱,还非常的通人性的原因。

  “唧唧,唧唧唧唧。”

  可惜,褚天听不懂它在嗷叫什么。

  倒是,余樱柠听着,皱了皱眉头。

  给手下的小东西喂了点吃的。

  搁在一地方,开始教育嘟嘟。

  “谁让你把这东西往山下带的啊,你知不知道,这个东西,要是在大一点,是会咬人的,知道嘛。”余樱柠有些气愤的看着眼前这只啥都不知道的猴子。

  捡啥不好,捡了一只狼崽子回来。

  幼小的像只小狗,实际上是只大灰狼。

  “唧唧,唧唧,唧唧。”我不把它带回来,它就要死了啊。

  嘟嘟晃了晃她的胳膊,叫道。

  “嘟嘟,并不是世界上的每个生病降生都有机会活下去的,能不能活下去,得看它与世间的缘分。这次算了,下次再有,你就跟着你的小破烂一起浪迹天涯吧。”余樱柠看着它说道。

  倒不是她无情,是有些事情,不是她仁慈就可以解决的,如果仁慈有用的话,有些事,有些人就不会……

  褚裕听到动静,从厨房出来,放下胳膊上的袖子。

  走过来,看了看桌上的银色小狼。

  “难得,这还能看到银狼。这哪来的?”褚裕指了指那只闭着眼睛的银狼问道。

  “它捡的。”余樱柠撇了撇嘴,看了看嘟嘟。

  小家伙正抓着尾巴委屈呢。

  听着话,回看了她一眼,便挪回了视线。

  “小家伙,你从哪里捡的?”

  嘟嘟抬头,看着他。

  对视不到一秒,就往后退。

  如此温柔的嗓音,却让它深陷在沼泽之中,身陷囹圄。

  嘟嘟害怕的往后跑,跳上了她的肩膀,紧紧的抓住她,像个小朋友一样。

  余樱柠拍了拍它,“干嘛呢,他又不会吃了你,你害怕什么,你不会是干了什么心虚的事吧。”

  “唧唧,唧唧。”才没有,这个男人眼镜后面太可怕了,深的像悬崖一样。

  “嘿,你还会看人?从来都不知道呢,厉害啊。”

  “这狗,不对,这小东西你从哪捡回来的?”

  “嗷,嗷。”后山。

  “它从后山捡回来的,怎么了嘛。”余樱柠看着他,有丝疑惑。

  “嗯。”

  “这种狼,在我买下这片山区的时候,雇佣人将它们驱赶的时候,就找不到影子了。现在突然出现,着实有些好奇,它们藏哪里去了。”褚裕沉吟道。

  “这样啊,让它给你探探路,反正它闲着没事干,是吧,嘟嘟。”

  “嗷嗷。”我才没那么无聊呢。

  “我看你就挺无聊的,不然也不至于去捡破烂回来。”

  “嗷嗷。”这不是破烂,这是一条生命。

  “嘿呦,你还知道生命?我真是小瞧你了。”余樱柠跟它对视着。

  “哼。”嘟嘟生气的盘腿坐了下来,扭头不看她。

  “这种狼,杀伤力极大,我本以为它们离开了,也就没有在追查下去,但是现在又出现了,想来,是得把这个问题给解决了。”

  “行啊,这猴子借给你,让它带路,反正它也是从你家山上下来的。”余樱柠看了看嘟嘟。

  “嗷嗷。”我不同意。

  “不同意也不行,你得听我的。”

  嘟嘟垂下头,叹了口气。

  它怎么遇到了,这样子的姐姐。

  因为美色,而把它送了出去,它实在是太可怜了,呜呜。

  “行了,他不会亏待你的,喜欢什么跟他说,他不给,我帮你抢过来。”

  “嗷嗷。”那还应该感谢你了?

  嘟嘟用不屑的小眼神,看着她。

  褚裕看着这一人一猴的交流,顿时觉得有些好笑,又有些好奇,他们是如何进行跨越物种的交流的。

  两人似乎察觉了他的疑问,同时开口。

  “天生的。(唧唧唧。)”

  褚裕握了握拳头,放在嘴边,咳了两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