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历史神话 叫嚣的海德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25·逆向输出

叫嚣的海德拉 李宅先生 2019 2019.04.21 14:59

  并没有愤怒,硬要说的话,海德拉在很早之前便已经知晓了这件事情……最多,就是还不确定宙斯是否已经彻底的下达了这个决心罢了。

  如果宙斯的心中只是生出来这种念头,但是并没有付诸实际,能够依靠自己的意志将其生生压制,那么海德拉也大可以无视……谁的心中还不曾有过负面想法?谁的心中不曾对自己的家人产生过质疑?哪怕是刻耳柏洛斯他们,在接触到信仰之力的一瞬间,至少也会对自己这个兄长产生一定的质疑……但是他们选择将这种质疑留在心中,选择了相信海德拉……而这样,也就够了。

  而现在,宙斯显然没能逃过命运原本赋予他的本性。

  想着,海德拉落入了此世之恶的泥潭中。而站在山崖上,宙斯那充盈着血丝的目光中则是充满了惊疑不定……在他原本的想法里,散去了所有魔力的海德拉在来到这里之后,那么定然会选择绝地反击,殊死一搏。而海德拉并没有做出这样的选择,而是直接跃入了泥潭里……这令宙斯的心中多出了些许的恐惧。

  但是这种恐惧并没有存在太久,左右看了一眼,而后便迅速的跑向了外面。朝着那澎湃汹涌的黑色大河,苦恼之河飞奔而去——他要回到人间,然后拿回属于自己的命运与王座。

  而就在宙斯离开没有多久,在咕噜的带领下,拉格纳罗斯亦是来到了此处。望着已经远去的宙斯的身影,又看了一眼那充满了混乱的泥潭。拉格纳罗斯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发现自己的这个小主人和自己的老主人在性格上完全不一样……如果是自己的老主人提丰的话,那么任何敢对他生出异心的手下,都会被其亲手撕碎……而自己的这位小主人,似乎并非如此……他会给人留下最后一个,连其本身都不知晓的选择的空间……

  想着,拉格纳罗斯的眼睛微微眯起,随后升起了些许思索。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你那个叫做宙斯的家伙应该便是预言中的命运之子了……一直存在于小主人身边的话,那还不少说。但是像现在这样,宙斯选择了离去,岂不是说,命运也就已经开始了?——又或者,早就开始了?……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小主人的选择可就有趣了……

  一边想着,拉格纳罗斯意识来到了悬崖的边缘。向下望去,或许是因为海德拉的缘故,现在的泥潭就像是一池子化学液体一样,产生了剧烈的化学反应。澎湃汹涌的就仿佛是即将爆发的火焰熔岩……升华这种事情,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老主人的升华,整整持续了一百多年吧……

  想着,看了一眼满脸献媚的咕噜,拉格纳罗斯也没有多说什么……自己的小主人并没有说怎样处理这个低劣的家伙。索性,拉格拉诺斯也就当没看见,命令他驻守在这里便离开了憎恨之河的中央。

  而沉侵在泥潭之中,周围是一望无际的昏暗……但是这种昏暗并没有给予海德拉双目失明的感觉相反,海德拉甚至能够感受到,自己能够看到的东西变的更多的……那是情绪,是生物们的欲望。

  澎湃的情绪化作最为纯粹的力量,冲刷着海德拉的身躯。将皮肤扯下,筋肉剔除,骨骼拆离——剩下的只有纯粹的本源与纯粹的血脉。

  得益于乌拉诺斯曾经帮助海德拉剔除了一部分属于母系的血脉,所以现在海德拉所承受的痛苦并没有预料中的那么庞大……或者说,要比原本预料中的更能够令人接受。在这个过程中,海德拉知晓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憎恨之河,并不仅仅存在于冥府。它存在于这个世界的各个角落。但他并没有实际的形体,而是作为一种概念的存在,将人们的欲望抽离。然后来到冥府,将其转化……

  而现在,原本平静的憎恨之河骤然澎湃了起来。疯狂的涌动着,巨大的漩涡将那从创始之初便存在的生灵们的恶意源源不断的注入海德拉的身躯——并没有排斥。受到提丰血脉的影响,海德拉本身的性格变更偏向于暴戾。可以说,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名为“苏源”的灵魂接受了这个身躯,那么就以这个身躯原生到了灵魂,即便是得到了后世的知识,恐怕也没什么用。

  血管中已经没有了丝毫的血液,只剩下了单纯的,淤塞的黑泥,但是这并没有令海德拉感受到任何不适。甚至说截然相反也不足为过……在海德拉的感知中,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感觉到了自己的神经末梢已经遍布了整个冥府,整个世界。在憎恨之河到了连接下,海德拉的力量得到了无节制的增长。

  同时,海德拉的灵魂亦是开始了剧烈的膨胀。

  如果说在这之前,海德拉灵魂的构成式五分美德,五分恶欲的话。那么现在,海德拉海德拉到了灵魂构成,便又九成九都是恶欲——在那堪称庞大的欲望的挤压下,海德拉的思维已经出现了明显的凝滞。连带着,海德拉周围的空间,都已经出现了剧烈地扭曲。

  剧烈的喘着气,海德拉就仿佛是一个难产的婴儿,存在于一个未知的子宫之中。竭力的相互呼吸新鲜的空气,但是那名为恶欲的存在却堵塞了海德拉的口鼻。

  保持着仅有的理智,海德拉知晓,自己的本源虽然能够与塔尔塔罗斯的冥府进行连接,但是自己作为穿越者的思维,始终难以达到本源恶上的同调——那样的话,就只能这样了!

  于是,在海德拉意志下,连接着整个世界的憎恨之河开始不再像原先的那么澎湃。汹涌的恶意也不再像此世之恶的泥潭汹涌——如果自己无法承载所有的恶意的话,那么。就像曾经的潘多拉打开了魔盒一样,自己只需要将这份恶意还给世间的生灵就好!

  让自己的恶意,存在于每个生灵的思维之间就好!

  憎恨之河开始了逆向的输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